www.463.com永利皇宫

宣统帝私藏多少资金财产,清恭宗带了有个别古董出宫www.463.com

四月 2nd, 2019  |  历史人物

问题:宣统帝私藏多少资金财产,清恭宗带了有个别古董出宫www.463.com。清朝灭亡后,溥仪私藏多少财产?

溥仪三岁登基,六岁退位,是清朝最后一个皇帝。虽然溥仪虽然没有了大清皇帝的名号,不过因为袁世凯对满清皇室的优待而使得他能继续住在紫禁城。一直到1924年,溥仪才被冯玉祥带兵给赶了出来。作为紫禁城的主人,溥仪离开皇宫的时候当然不是空着手的,当时还保存在紫禁城的那些大清皇室历年收藏的宝贝被溥仪带出很多。那么溥仪到底带了多少东西呢?

  “中国古代书法展、中国古代绘画展、中国古代缂丝刺绣展”等几大精品展的全面开放,作为“新中国第一座博物馆”的它掀起了一阵阵关注热度。久负盛名的周昉《簪花仕女图》、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宋徽宗《瑞鹤图》领衔众多馆藏赚足了眼球。而这批“中国古代书画”又是怎样从紫禁城转辗多次后置沈阳的呢?这段绝世珍宝漂泊动荡、颠沛流离的“迁徙”旅程究竟该从何聊起?“末代皇帝”与他的亲信们又在这段旅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背景回到清末,故事徐徐打开…

www.463.com 1

回答:

www.463.com 2

  出宫

  随着辽宁省博物馆“中国古代书法展、中国古代绘画展、中国古代缂丝刺绣展”等几大精品展的全面开放,作为“新中国第一座博物馆”的它掀起了一阵阵关注热度。久负盛名的周昉《簪花仕女图》、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宋徽宗《瑞鹤图》领衔众多馆藏赚足了眼球。而这批“中国古代书画”又是怎样从紫禁城转辗多次后置沈阳的呢?这段绝世珍宝漂泊动荡、颠沛流离的“迁徙”旅程究竟该从何聊起?“末代皇帝”与他的亲信们又在这段旅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背景回到清末,故事徐徐打开…

清朝灭亡后,溥仪仍然在紫禁城里过着优裕的生活,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太后、太妃们当家,也无所谓私藏财产了。溥仪离开紫禁城时,携带了不少财产,但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清单可以让后人知道得更详细。溥仪在天津生活的时候,虽然经济情况比紫禁城差很多了,但财产仍然可观。从宫里弄出来的大批财物,一部分换了钱,存在外国银行里吃利息,一部分变成房产,按月收租金。此外,还有大量的土地,仅直隶省的“皇产”即有12万垧。这些经济收入,可以保证溥仪一家在天津的优越生活。

溥仪从退位后在皇宫里住了12年,从懵懂儿童长成了青葱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溥仪的内心有了深深的危机感,他知道自己这个没有任何权利的废帝,可以轻易地被别人赶出皇城,到那个时候,老祖宗们留下的宝物该怎么办?

  1923年1月5日(宣统十四年十一月十九日[1]),北平已进入严冬,转过天来就是小寒,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就要到了,街道上行人渐少,空气清冽而肃杀。这一天的下午,溥杰在陪同兄长溥仪读书后,照例带着太监从毓庆宫出来,经神武门出了紫禁城,伴同的太监腋下携带着一个黄缎包袱,与几个月前不同,这包袱体积较大,分量也显得很重。

  

下图溥仪、婉容在天津张园
www.463.com 3

因为忧虑,溥仪就开始用赏赐这种手段,一点点的将皇家的宝贝让人带出宫去。从1922年底,溥仪就开始赏赐给他的弟弟溥杰等人名人字画,一天就能赏赐好几十件,在溥仪被赶出皇宫的时候,溥仪共转移了一千多件的字画,七八十箱经过他仔细挑选的金银瓷器。

  溥杰与伴同太监这一路过来,经宫门几道,遇各色人等,除各宫门把守的太监外,出了宫要经过护军的各个岗哨,神武门内,先碰到由毓逖统领的守卫人员,神武门外,还能遇见来回巡逻的“内城守备队”值勤士兵。这些驻扎的守备势力,除禁卫军改编外,分属京畿卫戍司令王怀庆、步兵统领聂宪藩管辖。若这些负责保护宫内人身安全及财产的卫兵略生疑窦,对傅杰等人稍加盘问,便可察觉,这黄绫包袱里裹挟的不是平日里读书用的课本,而是唐宋以来的法书名画手卷,共计35件。

www.463.com 4

我重点谈一谈溥仪把私藏的的财产献给国家的过程。

溥仪关押在苏联期间,由于各种原因,不愿意回到中国,整天想着能留在苏联的办法。这天,他忽然想起了逃跑时带的那个皮箱,第一次仔细查看了里面的东西:金盾2个,金手表、金怀表约50多块,金表链20条左右,大小珍珠约2000多颗,镶各种宝石的金领带针约20个,金镯子约10支,金袖扣约10多副,红绿宝石数10块,大块钻石约7个,金小刀约5把,另外还有戒指、别针以及汉玉等物。这些五光十色的珍宝绝大部分是明、清两朝皇宫中的珍贵文物,一部分是大清帝国的遗老遗少们向溥仪进贡的,件件是中华民族的瑰宝。www.463.com 5

为了长期留居苏联以逃避法律制裁,溥仪拿出一部分珍宝分别送给伯力收容所的所长捷尼索夫少校、一个中尉看管人员、一位内务局的翻译和其他工作人员。不仅如此,溥仪还把“礼”送到了伯力收容所所在的州内务局。

一天下午,州内务局道尔吉赫局长宴请溥仪吃饭。宴会上这位局长对溥仪说,苏联虽然胜利了,但还需要恢复战争的创伤,今年遇上大旱,收成不好,困难很多,希望溥仪能尽力支持。这是暗示溥仪献出带来的贵重品。溥仪当即表示一定尽力,随后溥仪趁热打铁,再次提出了留居苏联的请求。此事当然不是一个州的内务局长所能解决的问题,但他满口答应,一定向莫斯科反映,同时代表苏联政府深深感谢溥仪的慷慨解囊。www.463.com 6

宴会结束后,溥仪一回到自己的监号,就同溥杰等亲属商议了对策。大家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敬酒不吃吃罚酒”,无论如何也得贡献出来才行,但是,既要表现出“慷慨解囊",又要把最贵重的部分保存在自己手中。他们把从大栗子带出来的一只装电影放映机用的立式提箱略加改装,把黑绒里子揭起来,在箱底做一夹层,然后把精选出来的468件“宝中之宝”放置其中,然后又照原样糊好了揭下来的黑绒。把“宝中之宝”藏好后,又选出一部分珍宝献给州内务局。最后,还剩下一部分,他们几个人分别把这些东西藏在身上。溥仪的西服上衣里面也缝上了几个兜,装满了宝贝。www.463.com 7

可是,按收容所规定,每星期犯人都要到集中营去洗澡,这时候,藏宝的衣服总是无处可藏,所以,过了一段时间,溥仪感到不妥:一旦被发现,势必被没收,不仅落个“欺骗”的罪名,而且“长期留居苏联”的目的肯定也达不到了。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溥仪决定毁掉它们!毁掉的方式各种各样:最先毁掉的是1000多颗珍珠,由毓喦在火墙的火烧得正旺之时一下子扔进去化为灰烬了;一些钻石,毓喦用铁锤砸,但未能砸碎,结果被苏联管理人员发现后没收;二只藏在毓喦身上的金镯和一个金别针,被他偷偷扔进伯力四十五收容所楼后台阶下的一个深洞里了;毓嶦保存了一副宝石金手镯,怎么处理呢?他想,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把它沉到江里。他把金手镯用一块黄绸子包好,一天,趁着在江边散步的机会,偷偷把金手镯扔进了冰窟窿里,每次散步都有苏联哨兵跟着,但苏联哨兵没看到。但是,万万没有料到,金镯子沉不下去,小黄包浮在了水面,毓嶦吓坏了,他急中生智,连忙趴下装作喝水,顺势把黄包捞了上来。有了这次教训,毓嶦回来后,找了一块石头,把金镯和石头包在一起,第二天又到江边散步时,总算完成了“沉镯”的任务。

下图毓嶦www.463.com 8

“礼”没少送,梦却难圆。费尽心机,溥仪也没有实现长期留居苏联的梦。1952年溥仪被“引渡”回国,藏在皮箱夹层中的468件“宝中之宝”,也被安全地带回国内。几年后,在旅顺战犯管理所,溥仪把它们全部献给了国家。

回答:

这叫什么私藏啊!!!!!!

明明就是他家的好不好!!!!!!!

在清朝灭亡之后,根据清室退位优待条件,他仍旧住在紫禁城里。溥仪当时发现一件事,就是太监偷古董(这个情况很严重,我后面会讲)。这个是他的老师庄士敦发现的,因为庄士敦在逛古董店的时候,发现了不少宫里的东西。而这些,基本都是建福宫乾隆皇帝本人的藏品。

那溥仪当然很生气了,所以他就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他把一些精品以赏赐的名义送给弟弟们,让他们带出去。很多年之后,溥仪承认,这其实和太监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两样:“偷盗的方式也各不同,有拨门撬锁秘密地偷,有根据合法手续,明目张胆地偷。太监大都采用前一种方式,大臣和官员们则采用办理抵押、标卖或借出鉴赏以及请求赏赐等,即后一种方式。至于我和溥杰采用的一赏一受,则是最高级的方式。当然,那时我决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想的只是,别人都在偷盗我的财物。”

第二件,溥仪宣布要清点财产。

这下太监们慌张了,一旦被发现,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于是,1923年,距离溥仪退位一斤过去了11年,还有一年,他将被冯玉祥赶出北京,这一年的6月27日(也有说26日)深夜,建福宫花园突然大火,大批佛像、书画、古籍和珍玩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溥仪后来在《我的前半生》里回忆说:

我刚想查太监偷盗珍宝的罪状,他们就烧毁了建福宫花园毁灭证据!

后来,溥仪被冯玉祥赶出故宫,带走了一批字画精品,作为生活开销。具体有多少,我们无法知道,但其中部分,可以根据一些文献资料管中窥豹——

1945年8月19日,溥仪在奉天机场被苏军俘虏,然后押往苏联赤塔市。上机时,溥仪的仆人带着两个大皮箱,显得很沉重。苏军士兵原以为里面装的是皇帝的龙袍等物品,经打开验查,发现全是珠宝:

重量分别为218.3克和596克的两个金盘;用重量为34.8克拉的174颗钻石和两颗红宝石装饰制成的23K金昆虫形怀表;镶有石榴石和装饰表的23K金首饰合、红珊瑚手镯、纯金项链、纯金发针、珍珠饰品、青金石雕像等大小几百件名贵宝物。

回答:

溥仪皇帝刚退位后,北洋政府还是准许溥仪等人继续居住在紫禁城内。但是,随着溥仪渐渐的长大,他也知道,天下政治形势变化莫测,说不定就有谁将他撵出紫禁城。于是,从1922年开始,溥仪就有计划的转移皇宫内的财产,无数的奇珍异宝被溥仪悄悄地转移出宫。那么,溥仪究竟转移了多少财产呢?这些财产究竟又去了哪里呢?

www.463.com 9

从1922年开始,溥仪以“赏赐”的名义,将皇宫内的极其多的名人字画、古代书籍、金银珠宝通过其弟弟溥杰、溥佳带出皇宫。1924年,溥仪就被冯玉祥撵出了皇宫。据统计,被溥仪带出皇宫的名人字画有1285件,至于那些金银珠宝,以及瓷器摆件,实在是太多了,感觉自己肾需要补,对自己长度、时间都不太满意的朋友,找蔚三个k一个n后跟69,坚持个把小时不是问题!无法统计出来具体数目。但是当溥仪去天津居住时,被他用火车转运的珠宝足足有七八十箱。

www.463.com 10

那么这些被转移出宫的宝物最后都去了哪里呢?溥仪被撵出皇宫不久后就搬到了天津,溥仪先住进了张园,后来又住进了静园。溥仪在天津的居住,也是十分的奢侈。在天津的居住比不上在皇宫里居住,皇宫内的御膳房可以做天南海北的菜,可是在天津就不行了,为了吃南方菜,溥仪还专门请了扬州的厨子来做饭;有时有些满清遗族来找溥仪,求点“打赏”,溥仪就会“打赏”一点;婉容还会抽大烟,穿民国时期最流行、名贵的衣服等等。溥仪奢侈的生活使他不得不变卖从皇宫里带出来的名人字画、珍宝。

www.463.com 11

被溥仪带出皇宫的宋朝名作《濠梁秋水图》,现天津博物馆收藏

就这样,在天津居住的日子里,溥仪就变卖了很多的历史文物。后来,溥仪去了东北,做了伪满洲国的皇帝。整天面对的是日本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日本人的监视之下。很多日本军官都听说了溥仪从皇宫里带出了很多文物,经常想办法从溥仪那里勒索点珍宝。1945年,日本战败后,溥仪想要逃亡海外,于是很多带不走的文物就留在了伪满洲国的皇宫里,遭到了卫兵们的哄抢,甚至很多传世之作被撕成碎片,让后人们痛心不已。

www.463.com 12

溥仪逃到了沈阳机场,就被苏联人抓了个正着,苏联人于是截获了溥仪携带的珍宝。这其中就包括《清明上河图》。溥仪从紫禁城带出的大量的珍宝有的散落民间、有的现在被博物馆珍藏、也有一部分流失海外。

回答:

www.463.com 13

每个帝国的崛起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而作掌控这个帝国的最高管理者则拥有的财富也是无可比拟的。

作为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在清朝灭亡的时候私藏了多少财富?

这个可以说是一个令人值得探究的问题!

www.463.com 14

溥仪作为三次当过皇帝的人,在知道清朝已经不行的时候,他通过各种的名义,将皇宫内的很多有价值的名人字画、金银珠宝以及瓷器都通过自己的兄弟弟溥杰、溥佳给转移出去。直到1924年,冯玉祥把溥仪赶出了皇宫。

在这期间据不完全统计,其中被他偷偷运出皇宫的名人字画有1200多件,更不用说其他的金银珠宝,以及瓷器玛瑙了。

在溥仪去天津时候,通过火车运走的珠宝就已经快达百箱了。

www.463.com 15

但是很多人会想,溥仪将这么多的东西带出最后都跑哪里去了?

溥仪被赶出皇宫以后就搬到了天津,溥仪在天津先后分别住在了张园,静园。

溥仪虽然在位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是在皇宫里面还是养成不少奢侈的行为。当时溥仪为了能够迟到南方菜还专门请了扬州的厨子,没事还会赏一下下人。加上婉容还会抽大烟,喜欢穿民国时期最流行、名贵的衣服等等。

这些花销让溥仪不得不得变卖自己从皇宫里面带出的东西,久而久之不少文物就被出售不少。

后来,溥仪做了伪满洲国的皇帝以后就被日本人整天找一些接口勒索点珍宝。

等到日本战败后,他出逃逃亡海外。一些带不走的文物就留在了伪满洲国的皇宫里,遭到了日本人的哄抢。

回答:

1924年,溥仪被赶出故宫,加上嫔妃带走了一些珠宝、日用品,白银总共15万两左右,没有了民国政府的接济,溥仪开始疯狂的卖运出来的文物,来供日常开销,著名的《清明上河图
》《曹娥碑》都被卖掉了,后来又一次卖掉了16个纯金钟(总重大11万余量),还有金宝、金册、金宝箱等,珍珠1900余颗,宝石180余块等等,卖了80万大洋。www.463.com 16

后来溥仪又把这些剩下的文物带去了东北,伪满洲国覆灭后,溥仪带走了一部分贵州的,剩下的宫内的护卫你争我抢,又损毁了不少文物,被苏联俘虏后,损失了一部分文物,溥仪回到中国后,上交了最后的486件文物

回答:

这其中包括宋元版的珍贵古籍二百多部,唐宋元明清各个时代的古字画两千多件,这其中就包括晋朝顾恺之的《洛神赋》、唐朝阎立本的
《步辇图》、唐周昉的《挥扇仕女图》和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等无价之宝。

  成功躲开众多警卫及值勤人员注意的溥杰一行,向北而进,回到了位于后海北河沿的醇亲王府家中。到得家来,顾不上展阅赏玩,手卷便被溥杰交到了父亲载沣手中,和这几个月以来被携带出宫的善本图籍、晋唐书画一道,放进了几口大木箱子中。

  出宫

这些私产,放到现在,是个富可敌国的天文数字,不客气的说,要是溥仪活到现在,并保有这些私产,中国首富没有别人的事儿,死了传给别人,传给谁,谁就是当仁不让的首富。www.463.com 17

土地的处理,选择了成立“私产管理处”这种公私合营方式,私是逊清皇室,公是民国政府直隶督办,两边分赃,这些“皇产”,仅在直隶一地,就有十二万饷。逊清这方面的收益,负责“驻京办”、“驻辽办”、“宗人府”、“宗庙、东陵、西陵守护”等各项开支,到溥仪手里就没多少了,甚至不得不打起随身物品的主意。www.463.com 18

溥仪的随身物品,刚出宫的时候没有统计,只知道溥仪未雨绸缪,在还没被赶出宫前,为了防范民国政府,其实更多的是为了不让太监们偷干净,通过赏赐溥杰的办法分批次倒出去不少,加上1924年出宫时自己带出来的,通通运到了天津。www.463.com 19

在天津的七年,不断变卖,其中最主要的一次交易额是60万,买主是一位法国人。卖了足足七年,仍有大量剩余,“有法书名画1300件,约30箱;
法书名画册页40件,共4箱;书画挂轴31件,装1箱;宋元版书200部,装31箱;殿版书装3箱;大金库两个,内装皮匣两个,手提小金库30余个;皮货200件,装8箱。”剩余的七年后又打包跟随溥仪运到了长春。www.463.com 20

在长春的这十几年,这些国宝流失不算严重,当然也免不掉“赠予”一些“日本友人”。苏联出兵东北后,溥仪带着国宝再次逃难,这次事发匆忙,没有做好周全准备,只带了最珍贵的57箱,剩余的一部分被伪满皇宫守卫掠走,一部分被苏军拍卖,全部流落民间,后来才慢慢被国家收回了一部分。www.463.com 21

最可惜的是一名伪满皇宫守卫,他抢了最多,足有四五十件书画,后来特殊时期保存的时候怕被查到,全部放进灶膛付之一炬,书圣王献之的《二谢帖》、《岳飞文天祥合卷》、南宋画龙大家陈容的《六龙图》均在其中。www.463.com 22

这57箱精挑细选的宝贝,有很多遗留在通化,后被民主联军没收,《清明上河图》、《文姬归汉图》、《资治通鉴》、《曹娥碑》等就在此列。转开往沈阳的飞机时只剩有两箱,被苏联人缴获。www.463.com 23

被关押苏联期间,溥仪随身的一个原来装电影放映机的箱子里还有一些容易携带的存货,当时溥仪清点的结果是:“金盾2个,金手表、金怀表约50多块,金表链20条左右,大小珍珠约2000多颗,镶各种宝石的金领带针约20个,金镯子约10支,金袖扣约10多副,红绿宝石数10块,大块钻石约7个,金小刀约5把,另外还有戒指、别针以及汉玉等”。www.463.com 24

这些宝贝在苏联大部分被溥仪送了人情,有部分不想给苏联人,甚至被毁掉,最后仅剩下余了乾隆皇帝的玉玺——田黄三连印章,在溥仪回国时捐给了国家,现在成了故宫博物馆的镇馆之宝。www.463.com 25

回答:

溥仪被冯玉祥赶出紫禁城时带走了不少宝物和财产,但是其中有一件宝物比传国玉玺还要珍贵,解放后溥仪献给了国家,现在已是北京故宫博物院镇馆之宝之一。

www.463.com 26

这件宝物就是“乾隆田黄三连印”,也叫“乾隆田黄三连玺”,是溥仪在我国抗美援朝时为争取早日出狱忍痛割爱的。

www.463.com 27

无论是材质的选择、还是图文的篆刻还有做工都非常不同寻常。

三枚印章有两枚是正方形,刻有“乾隆宸翰”和“惟精惟一”,一枚是卵型,刻有“乐天”,整个印章呈现灵动动感。

www.463.com 28

1924年溥仪带出此宝物,到1950年献给国家,辗转26年重新回到故宫,虽然溥仪是为了争取早日出狱,也非常不舍的,但是三连印还是回到了故宫,也使得我们现在可以感触感染到他200多年的历史沧桑和厚重感。

www.463.com 29

回答:

虽说袁世凯推翻了清朝政府,但是袁世凯还算厚道,依然让末代皇帝溥仪住在皇宫,并且每个月还给“零花钱”,就连宫中的宫女和太监都没有撤走,可以说溥仪在这几年里,虽说没有皇帝的称号,但是却享有皇帝的待遇。www.463.com 30

(溥仪)

《清室优待条约》中规定,国民政府每年要拨款400万辆白银,并且规定清朝皇室的所有财产都归溥仪一人所有,

要知道当时的一两白银相当于现如今的3000元人民币。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溥仪16岁那年,被冯玉祥赶出了紫禁城,据说溥仪被赶出来的时候宫女太监哭的那是一个惨,虽说看起来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孩子,但是溥仪还是很有钱的,因为他一直都不缺钱。www.463.com 31

后来有人计算统计过溥仪的财产,仅仅是溥仪一年的开销就高达12亿人民币,这还是溥仪公开的钱财。

溥仪私有财产也数不胜数,很多人都说溥仪随遇而安,没有远见,其实不然,早在溥仪退位时,随着年纪的增长,想法也大胆了许多,他认为自己是个废皇帝,迟早有一天会被赶出皇宫,所以未雨绸缪。

溥仪将宫中许多奇珍异宝悄悄转出宫外,溥仪很聪明,知道明目长大的转移会被发现,暗地里转移也有可能被发现,于是他想了一个好办法。www.463.com 32

因为《清室优待条约》规定这些财产都是溥仪的,所以他自己经常赏赐给其他人,尤其是自己的弟弟溥杰,溥佳,让他们带出宫,而就在溥仪被赶出皇宫的那一年,有人统计过,溥仪带出皇宫的名人字画就有1285件,去天津时又运走了七八十箱珠宝。

在伪满洲国皇宫里,这些珠宝遭到了日军的哄抢,但是溥仪依然是腰缠万贯。

溥仪在被苏联红军抓获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两大箱子金银珠宝,一直跟随溥仪送到了苏联的赤塔市。www.463.com 33

(溥仪被苏军抓获)

之后苏联红军强迫溥仪将这两箱珠宝交给了苏联,因为苏联急需用钱发行公债,这两箱珠宝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据说溥仪的个人财产远远超过了世界首富亚斯特四世。然而这位首富当时的个人资产达到10亿美金,也就是折合人民币大概70亿。

溥仪的一生从不缺钱,缺的只是权力。

回答:

其实不然,清朝灭亡后溥仪并没有私藏什么财产,清朝灭亡之前的账单大致是欠美国3500万两白银,欠英国2000万两白银,欠日本1000万两白银。而清政府的盐铁税、海关税等都已经被质押给了英美,可以说当时清政府国库空虚不已,财政一团糟。连官员的俸禄都发不起,慈禧死后又带有了大量的财富,据统计慈禧墓中的财富相当于清政府三年的税收。这样的清政府那里还有什么财产让溥仪私藏,无非是几个古董,几副字画。
www.463.com 34

辛亥革命时期清帝退位的条件之一就是要保证清皇室的开销,而革命党也答应了每年拿出350万两银子给清皇室,以保证清皇室在紫禁城内的生活。不过当时各个地方都要钱,实际拿到清皇室手里的不到100万两白银。为了维持开销,清皇室一直是变卖一些首饰和古董。张勋复辟失败后,早已经看不了清皇室的段祺瑞把溥仪这群人撵出了紫禁城,溥仪这时候的生活就完全是靠变卖一些古董和宫女而来。
www.463.com 35

在天津的那段时间,溥仪维持生活的重要手段是那帮老臣四处求人施舍,加上一些大商人对溥仪的帮扶。勉勉强强可以生活下去,依旧是自称朕。但是这时候的溥仪生活只是有人义务伺候罢了,和普通的百姓没有多大区别。这时候溥仪的一些亲戚也给予了他一些帮助,溥仪的岳父就给了溥仪很大的帮助。溥仪在后来回忆中,也讲述了离开紫禁城后的生活,感慨世态炎凉。
www.463.com 36

而被日本人弄到沈阳后,溥仪的生活是有了保障,但是却失去了作为一个皇帝的尊严。溥仪没有人身自由,没有决定权,溥仪在后来也承认了满洲国的傀儡性。溥仪到沈阳时没有带一件值钱的东西,这就印证了溥仪并没有私藏什么大多财富,毕竟大清已经被慈禧给败的差不多了,实在只有几件古董,而在乱世那东西也并不值钱,值钱的溥仪也不敢带走。

回答: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奉系失败后,溥仪心生恐惧,开始往宫外偷运宫中文物,直到1924年被驱逐出紫禁城。

www.463.com 37

1912年清朝灭亡后,宫内文物尽属皇室财产。张勋复辟失败后,有人提出废除《清室优待条件》,将溥仪驱逐紫禁城,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奉系失败,徐世昌下台,溥仪心生恐惧,明白被驱逐出宫已经是迟早的事,开始将宫中文物,以赏溥杰为名,偷运出宫,一直到1924年被驱逐出宫。

根据清室善后委员会核查“溥仪赏单”,发现溥仪共偷运出宫书画手卷一千多件,册页、挂轴两百多种,宋元版珍贵图书两百余本。根据溥杰回忆,所有文物共装有七十八口大木箱。从数量上来看,溥仪偷运出宫的文物和宫中文物相比,是九牛一毛,但各个都是精品,溥仪赏赐给溥杰的文物都是价值连城,其中就有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溥仪出宫后,正是通过变卖文物过着奢靡的生活。

www.463.com 38

  这一日捎带出宫的作品,在数量上达到了顶峰,而裹在黄缎包袱皮里的35件手卷中,其中有3件,正是今日列展在辽宁省博物馆“中国古代绘画展厅”内的一级品,分别是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宋徽宗的《瑞鹤图》以及王蒙的《太白山图卷》。本次展览中的另外3件精品,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戴进的《达摩至慧能六代祖师图卷》以及仇英的《清明上河图》,则已于1922年12月10日、18日及20日(宣统十四年十一月初三、十一日及十三日)以“赏赐”的名义让傅杰带出了宫。

  1923年1月5日(宣统十四年十一月十九日[1]),北平已进入严冬,转过天来就是小寒,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就要到了,街道上行人渐少,空气清冽而肃杀。这一天的下午,溥杰在陪同兄长溥仪读书后,照例带着太监从毓庆宫出来,经神武门出了紫禁城,伴同的太监腋下携带着一个黄缎包袱,与几个月前不同,这包袱体积较大,分量也显得很重。

当然,这些是被溥仪带出去的,还有很多溥仪并没有带走。当时很多的宝物都被太监等偷走换成了钱。对于宫中这种集体偷盗的行为,溥仪也曾经想要查办,结果1923年一场发生于建福宫的大火让溥仪的行动戛然而止。

  实际上,从1922年7月开始,溥杰与堂弟溥佳便在上下学所带的包袱里携带宫中物品,起先只拿取乾清宫之西昭仁殿所藏的善本图籍,只因这些善本形式与溥杰兄弟平时随带的课本表面大小一致,便于夹带运送。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后,傅杰等人将目光转向了晋唐以来的法书名画。

  溥杰与伴同太监这一路过来,经宫门几道,遇各色人等,除各宫门把守的太监外,出了宫要经过护军的各个岗哨,神武门内,先碰到由毓逖统领的守卫人员,神武门外,还能遇见来回巡逻的“内城守备队”值勤士兵。这些驻扎的守备势力,除禁卫军改编外,分属京畿卫戍司令王怀庆、步兵统领聂宪藩管辖。若这些负责保护宫内人身安全及财产的卫兵略生疑窦,对傅杰等人稍加盘问,便可察觉,这黄绫包袱里裹挟的不是平日里读书用的课本,而是唐宋以来的法书名画手卷,共计35件。

建福宫是保存了乾隆皇帝最喜欢的字画、古玩、金银器物等宝物,并且在乾隆皇帝死后就开始封存,这座宫殿的被烧,让很多文物失去了下落,当时内务府报的损失是被烧毁金佛2665尊,字画有1157件,古玩435件,还有数万件的古书。不管这些宝贝下落如何,都没能落在溥仪的手里。而且为了维持小朝廷的生存,溥仪也典当了不少的金器来弥补亏空。

  辛亥革命以后,清王朝的实际统治已然不存在了,但在紫禁城内仍保留了一个“小朝廷”,让溥仪继续在宫中以皇帝自居。按照清廷与南京临时政府签订的《优待清室条件》规定,“大清皇帝辞位之后,其原有之私产由中华民国特别保护”,公然将紫禁城内的文物视作合法私产,正因有此条文作凭依,逊帝才敢对宫中财物如此任意处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军阀混战,时局动荡不安,溥仪深恐宫内无法长久安居,于是一面委托载涛在天津购置房产,一面将宫中古籍、字画运出宫外,为以后生活及留洋筹备经费。

  成功躲开众多警卫及值勤人员注意的溥杰一行,向北而进,回到了位于后海北河沿的醇亲王府家中。到得家来,顾不上展阅赏玩,手卷便被溥杰交到了父亲载沣手中,和这几个月以来被携带出宫的善本图籍、晋唐书画一道,放进了几口大木箱子中。

www.463.com 39

  按例,各宫所存物品都由各宫太监负责保管,如果要把某宫物品赏人,不但在某宫的账簿上要记载清楚,还要拿到司房载明某种物品赏给某人,然后开一个条子,才能把物品携带出宫。据《清宫陈设档》所载,1923年1月5日被带走的3个手卷,原本存放于静怡轩。

  

溥仪在天津的生活一样奢侈,他并没有什么营生,只能靠变卖宝物来维持生活,这时候天津的古玩市场就出现了很多的文物,这其中就包括了南宋名家李唐所画的《濠梁
秋水图》。

  那时正值内务府大臣和师傅们清点字画,溥仪便趁机从选出的上品中挑最好的拿,未走“正规”流程,将静怡轩这几件标记为“静字号”的手卷直接“赏赐”出了紫禁城。从宣统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开始到十二月十二日为止,除去中间少有的间歇外,溥仪基本上都是按天行赏,从开始的一次10件发展到35件,在前后两个半月的时间内,共带出书画手卷1285件,册页68件。

www.463.com 40

1931年年底,溥仪从天津秘密的逃到了东北,在伪满洲国登基当了皇帝,他随身还带了一大批的宝贝,这其中就有很多被日本人敲诈拿走了。1945年八月日本战败投降了,溥仪也准备逃跑,他把当时身边的大批的宝物都装上汽车想要试图带到日本。

  就这样,溥杰兄弟几乎每天都从紫禁城内带走大包书画,时间长了,难免引起了宫内人的注意。不久,就有太监和官伴问溥佳:“这些东西都是赏您的吗”溥佳含混地对他们说:“有的是赏我的,也有的修理之后要还回宫里来的。”可是,那些要修缮的字画只见出,不见进。溥仪等人也知醇亲王府终究不是理想的存放地,于是筹备将装文物的大木箱送到天津,也因此开启了这批文物漂泊动荡、颠沛流离的一段旅程。

  这一日捎带出宫的作品,在数量上达到了顶峰,而裹在黄缎包袱皮里的35件手卷中,其中有3件,正是今日列展在辽宁省博物馆“中国古代绘画展厅”内的一级品,分别是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宋徽宗的《瑞鹤图》以及王蒙的《太白山图卷》。本次展览中的另外3件精品,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戴进的《达摩至慧能六代祖师图卷》以及仇英的《清明上河图》,则已于1922年12月10日、18日及20日(宣统十四年十一月初三、十一日及十三日)以“赏赐”的名义让傅杰带出了宫。

www.463.com 41

  周转

  实际上,从1922年7月开始,溥杰与堂弟溥佳便在上下学所带的包袱里携带宫中物品,起先只拿取乾清宫之西昭仁殿所藏的善本图籍,只因这些善本形式与溥杰兄弟平时随带的课本表面大小一致,便于夹带运送。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后,傅杰等人将目光转向了晋唐以来的法书名画。

这其中就有清朝历代的龙袍等珍贵文物。后来溥仪做了苏联的俘虏。这部分文物的下落到底是被日军哄抢,还是彻底被毁,或者是遭到了苏联人的截留,这都很不好说,当时最后能够回到祖国的只有468件,其他的全都不知下落。当时被溥仪带出皇宫的七八十箱珍宝,最后留下的也只有这么四百多件,实在是让人感到非常的痛心。

  天津英租界戈登路13号166号楼,这一天运进了七八十口大木箱。箱体为松木制成,三尺多长,一尺多宽,一尺多高,中间有立柱和两扇门。按照惯例,英租界内不得进入中国卡车,几口箱子只能经人力搬运。这些箱子体积既大,数目又多,运送至天津颇费了一番周折。负责押运的人是逊帝溥仪的堂弟,溥佳。166号楼也是溥佳的父亲载涛代溥仪所买。这些箱子从北平的醇亲王府送出,到天津需搭乘火车。可在当时,货物出入火车站时,不但要上税,还要接受检查,箱子里满满装的都是从紫禁城运出的古籍、字画,自然不能让人检查。溥佳于是找到了载抡,说醇亲王府和自家的东西要送往天津,请他帮忙,载抡的岳父孙宝琦是当时全国税收督办,于是免验、免税的护照就这样办妥了。

  辛亥革命以后,清王朝的实际统治已然不存在了,但在紫禁城内仍保留了一个“小朝廷”,让溥仪继续在宫中以皇帝自居。按照清廷与南京临时政府签订的《优待清室条件》规定,“大清皇帝辞位之后,其原有之私产由中华民国特别保护”,公然将紫禁城内的文物视作合法私产,正因有此条文作凭依,逊帝才敢对宫中财物如此任意处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军阀混战,时局动荡不安,溥仪深恐宫内无法长久安居,于是一面委托载涛在天津购置房产,一面将宫中古籍、字画运出宫外,为以后生活及留洋筹备经费。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派警备总司令鹿钟麟和警察总监张璧率领20名短枪手于11月5日闯入紫禁城,在一个钟头内,将溥仪驱逐出宫。第二年2月,在日本警卫的“保护”下,溥仪潜逃至天津,先是住进张园,后来又搬进了静园。而之前存放于戈登路166号楼的七十多口木箱,也随之来到了静园。据严振文(溥仪的侍卫,也是在津专门管理此批珍品的人)回忆,由张园迁往静园的书画卷册有30至32箱,“静字号”的手卷自然也在这其中,它们在天津一呆就近10年。

  按例,各宫所存物品都由各宫太监负责保管,如果要把某宫物品赏人,不但在某宫的账簿上要记载清楚,还要拿到司房载明某种物品赏给某人,然后开一个条子,才能把物品携带出宫。据《清宫陈设档》所载,1923年1月5日被带走的3个手卷,原本存放于静怡轩。

  1933或1934年间(伪满洲国康德元年或大同二年),坐落于今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子区光复路1号的一座荒凉而破旧的房舍,迎来了一批货物。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中将参谋吉冈安直,运送了法书名画、善本珠宝约70箱至此,照例按卷、册、轴之分,用乾隆时期专制的花绫包袱皮裹着,装在定做的楠木盒内,按大小长短分装,一同交由刘振瀛看管。

  那时正值内务府大臣和师傅们清点字画,溥仪便趁机从选出的上品中挑最好的拿,未走“正规”流程,将静怡轩这几件标记为“静字号”的手卷直接“赏赐”出了紫禁城。从宣统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开始到十二月十二日为止,除去中间少有的间歇外,溥仪基本上都是按天行赏,从开始的一次10件发展到35件,在前后两个半月的时间内,共带出书画手卷1285件,册页68件。

  早在1932年间,溥仪就已偷渡白河,由天津到了长春,居住在伪皇宫中。溥仪对古版图籍和书画文物珍宝有格外的偏好,伪满初年,便在皇宫西花园内专用三间大瓦房装贮珍贵的古物和书籍,满满当当的,人在屋内很难转身。后又在“帝宫”主建筑旁增建了两层的水泥楼,专贮从天津静园运来的书籍字画,这里便被称为藏书楼,也即“小白楼”。“小白楼”的外貌实在普通,这幢二层建筑外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可室内却藏有一千多件历代名人字画,这些字画在这里一箱摞一箱的堆着,存放了14年之久。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朝不保夕,书画文物自然也如浮萍一般,无根漂泊。

  就这样,溥杰兄弟几乎每天都从紫禁城内带走大包书画,时间长了,难免引起了宫内人的注意。不久,就有太监和官伴问溥佳:“这些东西都是赏您的吗”溥佳含混地对他们说:“有的是赏我的,也有的修理之后要还回宫里来的。”可是,那些要修缮的字画只见出,不见进。溥仪等人也知醇亲王府终究不是理想的存放地,于是筹备将装文物的大木箱送到天津,也因此开启了这批文物漂泊动荡、颠沛流离的一段旅程。

  散佚

  周转

  1945年8月9日,虽值盛夏,“伪皇都新京”长春的天气却颇为凉爽,22岁的毓嵣正在伪皇宫的私塾中上课,作为溥仪的侄子,他是溥仪亲选的宫廷学生,也是流亡期间的贴身亲信。课程还没有上完,毓嵣就被溥仪召去紧急开会。会议的内容让人心惊,原来苏联已经对日宣战,长春也即将失守,目前比较安全的地带是临江县的大栗子沟,宫内人等必须马上搬家转移,由日本人护送过去。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伪皇宫内紊乱无章,在危机时刻,溥仪亲自挑选了手卷中的精品,将最珍贵的装成57箱,箱子是白木板现钉的,每箱长一米余,高五十厘米,宽四十厘米。为了能多装一些作品,宫人不惜将原有的楠木盒子及花绫包袱皮一概扔掉,这样慌乱的整理持续了两天,却仍然有大批文物留在了小白楼中。从醇亲王府运出的千余件文物就这样被迫相互分离,散佚各处。

  天津英租界戈登路13号166号楼,这一天运进了七八十口大木箱。箱体为松木制成,三尺多长,一尺多宽,一尺多高,中间有立柱和两扇门。按照惯例,英租界内不得进入中国卡车,几口箱子只能经人力搬运。这些箱子体积既大,数目又多,运送至天津颇费了一番周折。负责押运的人是逊帝溥仪的堂弟,溥佳。166号楼也是溥佳的父亲载涛代溥仪所买。这些箱子从北平的醇亲王府送出,到天津需搭乘火车。可在当时,货物出入火车站时,不但要上税,还要接受检查,箱子里满满装的都是从紫禁城运出的古籍、字画,自然不能让人检查。溥佳于是找到了载抡,说醇亲王府和自家的东西要送往天津,请他帮忙,载抡的岳父孙宝琦是当时全国税收督办,于是免验、免税的护照就这样办妥了。

  8月11日清晨,毓嵣与其他随从正陪着溥仪、皇后婉容、福贵人李玉琴候在同德殿内,突然院内传来卡车的轰鸣,紧接着就听到来人嚷道:“快装快装!时间紧迫!”从同德殿的窗口望去,只见侍从们慌慌张张地往几辆日本军用卡车上装木箱,很快,车就被塞满了,装不下的箱子只能被留了下来。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派警备总司令鹿钟麟和警察总监张璧率领20名短枪手于11月5日闯入紫禁城,在一个钟头内,将溥仪驱逐出宫。第二年2月,在日本警卫的“保护”下,溥仪潜逃至天津,先是住进张园,后来又搬进了静园。而之前存放于戈登路166号楼的七十多口木箱,也随之来到了静园。据严振文(溥仪的侍卫,也是在津专门管理此批珍品的人)回忆,由张园迁往静园的书画卷册有30至32箱,“静字号”的手卷自然也在这其中,它们在天津一呆就近10年。

  当天傍晚,毓嵣和溥仪等十余人分乘四辆小汽车去了火车站。钻出汽车,众人惶恐之间,匆忙爬上了火车“展望号”,至于随行有多少人和行李,已无人顾及清点了。这列昔日为溥仪“巡幸”时专用的“展望号”专列便在黑漆漆的夜幕中别离了长春,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在8月13日清晨抵达临江县(今临江市)大栗子沟火车站。11日清晨被日军运走的文物是否都平安、完整地装到了火车上,没人能说得清。毓嵣只知道,运往大栗子沟的几个木箱在到达目的后,寄放于该处矿山株式会社、矿长住宅西头的两间房内。

  1933或1934年间(伪满洲国康德元年或大同二年),坐落于今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子区光复路1号的一座荒凉而破旧的房舍,迎来了一批货物。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中将参谋吉冈安直,运送了法书名画、善本珠宝约70箱至此,照例按卷、册、轴之分,用乾隆时期专制的花绫包袱皮裹着,装在定做的楠木盒内,按大小长短分装,一同交由刘振瀛看管。

  三天后,溥仪同亲信逃亡沈阳,迫于形势,只带走了数量有限的珠宝及书画。这批书画中的大部分,随家属留在了大栗子沟。而溥仪等人也最终在沈阳东塔机场被苏联红军截获。

www.463.com,  早在1932年间,溥仪就已偷渡白河,由天津到了长春,居住在伪皇宫中。溥仪对古版图籍和书画文物珍宝有格外的偏好,伪满初年,便在皇宫西花园内专用三间大瓦房装贮珍贵的古物和书籍,满满当当的,人在屋内很难转身。后又在“帝宫”主建筑旁增建了两层的水泥楼,专贮从天津静园运来的书籍字画,这里便被称为藏书楼,也即“小白楼”。“小白楼”的外貌实在普通,这幢二层建筑外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可室内却藏有一千多件历代名人字画,这些字画在这里一箱摞一箱的堆着,存放了14年之久。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朝不保夕,书画文物自然也如浮萍一般,无根漂泊。

  截获

  散佚

  8月的大栗子沟空气湿润,清晨的山上萦绕着薄雾,毓嵣的夫人杨井竹看着太阳从山间升起,内心却充满了恐惧与不安。自溥仪走后,大栗子沟里、村里、矿里的大人小孩一齐来到日本人的住处,把日本人的东西全打坏抢走了。伪皇宫的内廷人员只得集中到大库房住,而从长春带来的物品被溥仪带走后,还剩有40多箱,都存放在日本矿长家东屋的炕上,门上连个锁也没有,只是贴了一张小封条。

  1945年8月9日,虽值盛夏,“伪皇都新京”长春的天气却颇为凉爽,22岁的毓嵣正在伪皇宫的私塾中上课,作为溥仪的侄子,他是溥仪亲选的宫廷学生,也是流亡期间的贴身亲信。课程还没有上完,毓嵣就被溥仪召去紧急开会。会议的内容让人心惊,原来苏联已经对日宣战,长春也即将失守,目前比较安全的地带是临江县的大栗子沟,宫内人等必须马上搬家转移,由日本人护送过去。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伪皇宫内紊乱无章,在危机时刻,溥仪亲自挑选了手卷中的精品,将最珍贵的装成57箱,箱子是白木板现钉的,每箱长一米余,高五十厘米,宽四十厘米。为了能多装一些作品,宫人不惜将原有的楠木盒子及花绫包袱皮一概扔掉,这样慌乱的整理持续了两天,却仍然有大批文物留在了小白楼中。从醇亲王府运出的千余件文物就这样被迫相互分离,散佚各处。

  这天夜里,杨井竹在皇后婉容的带领下,与众女眷来到了东屋,屋里有几个麻袋,分别装着书画和汉白玉。人人都默不作声,却开始分头在麻袋里寻找,目的是为了看一看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她们所不清楚的是,和《清明山河图》一道堆放在麻袋里的,还有周昉的《簪花仕女》及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

  8月11日清晨,毓嵣与其他随从正陪着溥仪、皇后婉容、福贵人李玉琴候在同德殿内,突然院内传来卡车的轰鸣,紧接着就听到来人嚷道:“快装快装!时间紧迫!”从同德殿的窗口望去,只见侍从们慌慌张张地往几辆日本军用卡车上装木箱,很快,车就被塞满了,装不下的箱子只能被留了下来。

  溥仪逃跑后不久,遗留在大栗子沟的“皇亲国戚”就被由何长工、吴溉之所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通化军区所发现、包围。带队的政委将杨井竹等人集合起来,检查并收缴了存放在麻袋里的文物,共计得到书画140件。这些作品通过东北人民银行保管与拨交,最终转入了于1949年筹建的东北博物馆(至今在辽博所藏部分书画上,还可看到“东北博物馆珍藏之印”的朱文方印)。该馆于1959年改名为辽宁省博物馆,今天在辽博所展的古代书画之精品,大多出自东北联军所截获、苏联红军所收缴、“小白楼”所散佚出的文物。

  当天傍晚,毓嵣和溥仪等十余人分乘四辆小汽车去了火车站。钻出汽车,众人惶恐之间,匆忙爬上了火车“展望号”,至于随行有多少人和行李,已无人顾及清点了。这列昔日为溥仪“巡幸”时专用的“展望号”专列便在黑漆漆的夜幕中别离了长春,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在8月13日清晨抵达临江县(今临江市)大栗子沟火车站。11日清晨被日军运走的文物是否都平安、完整地装到了火车上,没人能说得清。毓嵣只知道,运往大栗子沟的几个木箱在到达目的后,寄放于该处矿山株式会社、矿长住宅西头的两间房内。

  溥仪从天津、长春及大栗子沟抽身离开时,曾留下过大批书画文物,它们被赠予、赏赐、偷盗、抢夺、置换、贩卖,历经劫难沉浮。其中比较幸运者,被截获、收缴、征集,最终回归了人们的视野,不幸者则在此过程中残损、毁坏甚至消亡。悠悠历史,倾覆的何止是王朝,国宝的颠沛离散和消失损毁又何尝不是国之剧痛?

  三天后,溥仪同亲信逃亡沈阳,迫于形势,只带走了数量有限的珠宝及书画。这批书画中的大部分,随家属留在了大栗子沟。而溥仪等人也最终在沈阳东塔机场被苏联红军截获。

  参考资料

  截获

  杨仁恺《国宝沉浮录》

  8月的大栗子沟空气湿润,清晨的山上萦绕着薄雾,毓嵣的夫人杨井竹看着太阳从山间升起,内心却充满了恐惧与不安。自溥仪走后,大栗子沟里、村里、矿里的大人小孩一齐来到日本人的住处,把日本人的东西全打坏抢走了。伪皇宫的内廷人员只得集中到大库房住,而从长春带来的物品被溥仪带走后,还剩有40多箱,都存放在日本矿长家东屋的炕上,门上连个锁也没有,只是贴了一张小封条。

  溥仪《我的前半生》

  这天夜里,杨井竹在皇后婉容的带领下,与众女眷来到了东屋,屋里有几个麻袋,分别装着书画和汉白玉。人人都默不作声,却开始分头在麻袋里寻找,目的是为了看一看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她们所不清楚的是,和《清明山河图》一道堆放在麻袋里的,还有周昉的《簪花仕女》及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

  溥杰《溥杰自传》

  溥仪逃跑后不久,遗留在大栗子沟的“皇亲国戚”就被由何长工、吴溉之所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通化军区所发现、包围。带队的政委将杨井竹等人集合起来,检查并收缴了存放在麻袋里的文物,共计得到书画140件。这些作品通过东北人民银行保管与拨交,最终转入了于1949年筹建的东北博物馆(至今在辽博所藏部分书画上,还可看到“东北博物馆珍藏之印”的朱文方印)。该馆于1959年改名为辽宁省博物馆,今天在辽博所展的古代书画之精品,大多出自东北联军所截获、苏联红军所收缴、“小白楼”所散佚出的文物。

  毓嵣《爱新觉罗·毓嵣回忆录》

  溥仪从天津、长春及大栗子沟抽身离开时,曾留下过大批书画文物,它们被赠予、赏赐、偷盗、抢夺、置换、贩卖,历经劫难沉浮。其中比较幸运者,被截获、收缴、征集,最终回归了人们的视野,不幸者则在此过程中残损、毁坏甚至消亡。悠悠历史,倾覆的何止是王朝,国宝的颠沛离散和消失损毁又何尝不是国之剧痛?

  房裕谨《溥仪赏溥杰宫中古籍及书画目录》

  《清宫陈设档》

  [1]
按照“小朝廷”自行规定的年号即宣统十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民国十二年。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