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日本古代并无宦官的原因是什么呢www.463.com:,日本该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三月 25th, 2019  |  www.463.com

不怕后宫通奸:古代日本为何没有太监

www.463.com 1古代太监
太监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产物,而同样经历过封建时代又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皇宫却没有太监,这是为什么呢?
古代日本为什么没有太监?
日本有一个叫桑原鹭藏(1870~1931)的人,大正十二年写了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发表在大阪的报纸上,题目是《中国的宦官》,他说:“独我国自隋唐以来广泛采用中国的制度文物,但惟有宦官制度不拿来,这不能不说实在是好事。英国的斯坦特曾发表论文《中国的宦官》,一语道破:东洋各国如此普通的宦官制度在西洋却不太流行,这完全托基督教的福,然而,我国丝毫不指望宗教的力量,竟然不沾染此一蛮风,岂不更足以自负,我们就此也必须十分感谢我国当时先觉者的思考辨别。”(见《桑原鹭藏全集·东洋史说苑》)
中国人对宦官没有好感,也就情不自禁地佩服一下日本人,虽然如今电视上宦官与和尚争脸,皇帝并奴才争风,宦官固然鄙陋,但是把朝廷衰亡归罪于他们的“非人性”,似不无儒家观念的偏见。
宦官或阉人当中也不乏伟人,如司马迁、蔡伦、郑和,就宦官制度来说,日本的确很值得庆幸,不过,没学中国的地方多了,以为他们什么都学,都学得来,那才是一种误解,没学并不表示比中国高明,倒可能是过于落后,却歪打正着,坏事变好事。
1、受佛教文化影响?
一场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大清帝国,总算出了一口压在心头的恶气,但是要彻底走出中国的阴影,还必须从文化上打垮,枪杆子,笔杆子,翻身靠这两杆子。
桑原鹭藏是东洋史学者,充当笔杆子,大写《中国人辫发史》、《中国人吃人肉风习》、《中国的宦官》什么的,似乎说中国的坏,便反证了日本的好。
中国何以有宦官?桑原写道:“中国人是嫉妒心极强的国民,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嫉妒心,使唤中性的宦官,或许是顺理成章。”
40年后,三田村泰助把桑原鹭藏的文章敷演成书,题为《宦官》,照他的意思,宦官是伴随征服异民族这一现象而发生的,日本古代社会不曾和异民族广泛接触,更不曾征服他们,岛国成为造不出宦官的决定性条件,后又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不再搞这么残酷的勾当。
2、没畜牧业所致?
陈寿著《三国志》记载了日本的前身——倭国,虽然西尾干二等人在《国民历史》一书中说《三国志》信口雌黄,没有史料价值,但就考古学成果来看,这部史书所言不虚: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马是4世纪末叶带入日本列岛的,日本园艺颇发达,对动物品种的改良却大大落后,日本古语里没有表示去势的词语,梵语称阴茎为魔罗,日本人以为切去阴茎就绝了淫欲,便叫作“罗切”,1898年,柳泽银藏才著有《去势术》。
势由人予夺,家畜从本能上顺从了人类,有日本人观察秦始皇陵墓的马俑,说那些战马都去了势。
18世纪20年代,德川幕府从中国和荷兰买进马匹,荷兰兽医和中国人沈大成先后来日本传授养马及骟马的知识。
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军马没骟过,在队列里尥蹶子,为“罪文化”的欧美兵大加嘲笑,于是“耻文化”的日本陆军把军马统统骟它个球的,从此“入欧”。
或许像《三国志》记载的那样,日本女人不淫,不妒忌,那就无需阉割了男人以维护她们的贞洁,但是把事情往文化上说,日本历史上毕竟少了一样宦官文化。
日本人之所以不学,或如文化人类学家石田英一郎所言:去势本来是一种畜牧技术,被文明国家应用到宫廷生活中来,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
和吃肉的游牧民族相比,日本是吃米的民族,畜牧业从未发达,虽然弥生时代也养过猪,但不知何故,平安时代以降,直至17世纪,不再饲养,普遍吃鸡,大街小巷卖“烧鸟”,是江户时代以后的事。
吃“牛锅”(一种煎牛肉的料理方法)更是拜文明开化之赐,但到底压不过吃鱼,他们吃鱼内脏,却至今不爱吃猪牛下水,这样的民族自然不关心阉割,不会骟马,也不会骟人,终于没骟出宦官来。

www.463.com 2日本官
中国的宦官是历朝历代都有的,而且大多为后人所憎恶,日本文化受中国的影响并不小,但是在宦官制度上,日本却并未采纳,这是为何呢?
www.463.com ,古代日本为什么没有太监或宦官?
日本有一个叫桑原鹭藏(1870~1931)的人,大正十二年写了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发表在大阪的报纸上,题目是《中国的宦官》,他说:“独我国自隋唐以来广泛采用中国的制度文物,但惟有宦官制度不拿来,这不能不说实在是好事。英国的斯坦特曾发表论文《中国的宦官》,一语道破:东洋各国如此普通的宦官制度在西洋却不太流行,这完全托基督教的福,然而,我国丝毫不指望宗教的力量,竟然不沾染此一蛮风,岂不更足以自负,我们就此也必须十分感谢我国当时先觉者的思考辨别。”(见《桑原鹭藏全集·东洋史说苑》)
中国人对宦官没有好感,也就情不自禁地佩服一下日本人,虽然如今电视上宦官与和尚争脸,皇帝并奴才争风,宦官固然鄙陋,但是把朝廷衰亡归罪于他们的“非人性”,似不无儒家观念的偏见。
宦官或阉人当中也不乏伟人,如司马迁、蔡伦、郑和,就宦官制度来说,日本的确很值得庆幸,不过,没学中国的地方多了,以为他们什么都学,都学得来,那才是一种误解,没学并不表示比中国高明,倒可能是过于落后,却歪打正着,坏事变好事。
1、受佛教文化影响?
一场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大清帝国,总算出了一口压在心头的恶气,但是要彻底走出中国的阴影,还必须从文化上打垮,枪杆子,笔杆子,翻身靠这两杆子。
桑原鹭藏是东洋史学者,充当笔杆子,大写《中国人辫发史》、《中国人吃人肉风习》、《中国的宦官》什么的,似乎说中国的坏,便反证了日本的好。
中国何以有宦官?桑原写道:“中国人是嫉妒心极强的国民,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嫉妒心,使唤中性的宦官,或许是顺理成章。”
40年后,三田村泰助把桑原鹭藏的文章敷演成书,题为《宦官》,照他的意思,宦官是伴随征服异民族这一现象而发生的,日本古代社会不曾和异民族广泛接触,更不曾征服他们,岛国成为造不出宦官的决定性条件,后又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不再搞这么残酷的勾当。
2、没畜牧业所致?
陈寿著《三国志》记载了日本的前身——倭国,虽然西尾干二等人在《国民历史》一书中说《三国志》信口雌黄,没有史料价值,但就考古学成果来看,这部史书所言不虚: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马是4世纪末叶带入日本列岛的,日本园艺颇发达,对动物品种的改良却大大落后,日本古语里没有表示去势的词语,梵语称阴茎为魔罗,日本人以为切去阴茎就绝了淫欲,便叫作“罗切”,1898年,柳泽银藏才著有《去势术》。
势由人予夺,家畜从本能上顺从了人类,有日本人观察秦始皇陵墓的马俑,说那些战马都去了势。
18世纪20年代,德川幕府从中国和荷兰买进马匹,荷兰兽医和中国人沈大成先后来日本传授养马及骟马的知识。
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军马没骟过,在队列里尥蹶子,为“罪文化”的欧美兵大加嘲笑,于是“耻文化”的日本陆军把军马统统骟它个球的,从此“入欧”。
或许像《三国志》记载的那样,日本女人不淫,不妒忌,那就无需阉割了男人以维护她们的贞洁,但是把事情往文化上说,日本历史上毕竟少了一样宦官文化。
日本人之所以不学,或如文化人类学家石田英一郎所言:去势本来是一种畜牧技术,被文明国家应用到宫廷生活中来,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
和吃肉的游牧民族相比,日本是吃米的民族,畜牧业从未发达,虽然弥生时代也养过猪,但不知何故,平安时代以降,直至17世纪,不再饲养,普遍吃鸡,大街小巷卖“烧鸟”,是江户时代以后的事。
吃“牛锅”(一种煎牛肉的料理方法)更是拜文明开化之赐,但到底压不过吃鱼,他们吃鱼内脏,却至今不爱吃猪牛下水,这样的民族自然不关心阉割,不会骟马,也不会骟人,终于没骟出宦官来。

对许多中国人而言,日本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古代日本向中国学习,所以日本文化有好多和中国相似的地方,但日本文化也有好多独特的地方。比如,中国古代有宦官,而日本就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日本古代并无宦官的原因是什么呢www.463.com:,日本该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对很多中国人而言,日本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古代日本向中国学习,所以日本文化有好多和中国相似的地方,但日本文化也有好多独特的地方。比如,中国古代有宦官,而日本就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没宦官非常值得庆幸

日本有一个叫桑原鹭藏(1870——1931)的人,大正十二年写了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发表在大阪的报纸上,题目是《中国的宦官》。他说:“独我国自隋唐以来广泛采用中国的制度文物,但惟有宦官制度不拿来,这不能不说实在是好事。英国的斯坦特曾发表论文《中国的宦官》,一语道破:东洋各国如此普通的宦官制度在西洋却不太流行,这完全托***的福。然而,我国丝毫不指望宗教的力量,竟然不沾染此一蛮风,岂不更足以自负。我们就此也必须十分感谢我国当时先觉者的思考辨别。”(见《桑原鹭藏全集·东洋史说苑》)

日本有一个叫桑原鹭藏(1870~1931)的人,大正十二年写了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发表在大阪的报纸上,题目是《中国的宦官》。他说:「独中国自隋唐以来广泛采用中国的制度文物,但惟有宦官制度不拿来,这不可以不说实在是好事。英国的斯坦特曾发表论文《中国的宦官》,一语道破:东洋各国如此普通的宦官制度在西洋却不太流行,这完全托基督教的福。然而,中国丝毫不指望宗教的力量,竟然不沾染此一蛮风,岂不更足以自负。我们就此也必须十分感谢中国当时先觉者的思考辨别。」(见《桑原鹭藏全集·东洋史说苑》)

中国人对宦官没有好感,也就情不自禁地佩服一下日本人,虽然如今电视上宦官与和尚争脸,皇帝并奴才争风。宦官固然鄙陋,但是把朝廷衰亡归罪于他们的“非人性”,似不无儒家观念的偏见。宦官或阉人当中也不乏伟人,如司马迁、蔡伦、郑和。就宦官制度来说,日本的确很值得庆幸。不过,没学中国的地方多了,以为他们什么都学,都学得来,那才是一种误解。没学并不表示比中国高明,倒可能是过于落后,却歪打正着,坏事变好事。

中国人对宦官没有好感,也就情不自禁地佩服一下日本人,虽然当今电视上宦官与和尚争脸,皇帝并奴才争风。宦官固然鄙陋,但是把朝廷衰亡归罪于他们的「非人性」,似不无儒家观念的偏见。宦官或阉人当中也不乏伟人,如司马迁、蔡伦、郑和。就宦官制度来讲,日本的确非常值得庆幸。不过,没学中国的地方多了,认为他们什么都学,都学得来,那才是一种误解。没学并不表示比中国高明,倒大概是过于落后,却歪打正著,坏事变好事。

受佛教文化影响?

受佛教文化影响?

一场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大清帝国,总算出了一口压在心头的恶气,但是要彻底走出中国的阴影,还必须从文化上打垮。枪杆子,笔杆子,翻身靠这两杆子。桑原鹭藏是东洋史学者,充当笔杆子,大写《中国人辫发史》、《中国人吃人肉风习》、(日本历史
www.lishixinzhi.com)《中国的宦官》什么的。似乎说中国的坏,便反证了日本的好。

一场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大清帝国,总算出了一口压在心头的恶气,但是要彻底走出中国的阴影,还必须从文化上打垮。枪杆子,笔杆子,翻身靠这两杆子。桑原鹭藏是东洋史学者,充当笔杆子,大写《中国人辫发史》、《中国人吃人肉风习》、《中国的宦官》什么的。似乎说中国的坏,便反证了日本的好。

中国何以有宦官?桑原写道:“中国人是嫉妒心极强的国民。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嫉妒心,使唤中性的宦官,或许是顺理成章。”40年后,三田村泰助把桑原鹭藏的文章敷演成书,题为《宦官》,照他的意思,宦官是伴随征服异民族这一现象而发生的,日本古代社会不曾和异民族广泛接触,更不曾征服他们,岛国成为造不出宦官的决定性条件。后又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不再搞这么残酷的勾当。

中国何以有宦官?桑原写道:「中国人是嫉妒心极强的国民。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嫉妒心,使唤中性的宦官,也许是顺理成章。」40年后,三田村泰助把桑原鹭藏的文章敷演成书,题为《宦官》,照他的意思,宦官是伴随征服异民族这一现象而发生的,日本古代社会不曾和异民族广泛接触,更不曾征服他们,岛国成为造不出宦官的决定性条件。后又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不再搞这么残酷的勾当。

没畜牧业所致?

没畜牧业所致?

陈寿著《三国志》记载了日本的前身——倭国,虽然西尾干二等人在《国民历史》一书中说《三国志》信口雌黄,没有史料价值,但就考古学成果来看,这部史书所言不虚: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马是4世纪末叶带入日本列岛的。日本园艺颇发达,对动物品种的改良却大大落后,日本古语里没有表示去势的词语。梵语称阴茎为魔罗,日本人以为切去阴茎就绝了淫欲,便叫作“罗切”。1898年,柳泽银藏才著有《去势术》。

陈寿著《三国志》记载了日本的前身——倭国,虽然西尾干二等人在《国民历史》一书中说《三国志》信口雌黄,没有史料价值,但就考古学成果来看,这部史书所言不虚: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马是4世纪末叶带入日本列岛的。日本园艺颇发达,对动物品种的改良却大大落后,日本古语里没有表示去势的词语。梵语称阴茎为魔罗,日本人认为切去阴茎就绝了淫欲,便叫作「罗切」。1898年,柳泽银藏才著有《去势术》。

势由人予夺,家畜从本能上顺从了人类。有日本人观察秦始皇陵墓的马俑,说那些战马都去了势。

势由人予夺,家畜从本能上顺从了人类。有日本人观察秦始皇陵墓的马俑,说那些战马都去了势。

18世纪20年代,德川幕府从中国和荷兰买进马匹,荷兰兽医和中国人沈大成先后来日本传授养马及骟马的知识。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军马没骟过,在队列里尥蹶子,为“罪文化”的欧美兵大加嘲笑,于是“耻文化”的日本陆军把军马统统骟它个球的,从此“入欧”。

18世纪20年代,德川幕府从中国和荷兰买进马匹,荷兰兽医和中国人沈大成先后来日本传授养马及骟马的知识。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军马没骟过,在伫列里尥蹶子,为「罪文化」的欧美兵大加嘲笑,于是「耻文化」的日本陆军把军马统统骟它个球的,从此「入欧」。

或许像《三国志》记载的那样,日本女人不淫,不妒忌,那就无需阉割了男人以维护她们的贞洁。但是把事情往文化上说,日本历史上毕竟少了一样宦官文化。

也许像《三国志》记载的那样,日本女人不淫,不妒忌,那就无需阉割了男人以维护她们的贞洁。但是把事情往文化上说,日本历史上到底少了一样宦官文化。

日本人之所以不学,或如文化人类学家石田英一郎所言:去势本来是一种畜牧技术,被文明国家应用到宫廷生活中来。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

日本人之所以不学,或如文化人类学家石田英一郎所言:去势其实是一种畜牧技术,被文明国家应用到宫廷生活中来。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

和吃肉的游牧民族相比,日本是吃米的民族,畜牧业从未发达。虽然弥生时代也养过猪,但不知何故,平安时代以降,直至17世纪,不再饲养。普遍吃鸡,大街小巷卖“烧鸟”,是江户时代以后的事。吃“牛锅”(一种煎牛肉的料理方法)
更是拜文明开化之赐,但到底压不过吃鱼,他们吃鱼内脏,却至今不爱吃猪牛下水。这样的民族自然不关心阉割,不会骟马,也不会骟人,终于没骟出宦官来。

和吃肉的游牧民族相比,日本是吃米的民族,畜牧业从未发达。虽然弥生时代也养过猪,但不知何故,平安时代以降,直至17世纪,不再饲养。普遍吃鸡,大街小巷卖「烧鸟」,是江户时代以后的事。吃「牛锅」(一种煎牛肉的料理方法)
更是拜文明开化之赐,但毕竟压不过吃鱼,他们吃鱼内脏,却到今天不爱吃猪牛下水。这样的民族自然不关心阉割,不会骟马,也不会骟人,终于没骟出宦官来。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