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乐极生悲,最后任红昌怎么死的

三月 24th, 2019  |  历史人物

主导提醒: style=”text-align:
center”>正文摘自《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国君后宫生活之谜全纪录》 小编:华浊水
出版社:PEUGEOT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任红昌,名水旦。听闻其美丽如花,领悟音律舞蹈。初为李豫之子寿王妃,后得玄宗喜爱,天宝四载封为妃子。因其集三千忠爱于寥寥,其兄姐皆显贵,堂兄杨国忠把持朝政。755年安禄山叛乱,杨水花与玄宗逃至马嵬驿。随军诛杨国忠,并请玄宗赐其自杀。缢亡。一说其以替身代之缢,其逃向了东瀛。农历7月除七,俗称七姐诞。这一夜月上柳梢,已是夜深人静,远处传来打更的声响。沿着弯弯曲曲的便道,有一队宫女捧着香盒瓶花等升高,待到了内殿的庭院,早已有内侍张好锦幄,摆开案几。李昂令宫女退下,亲自添香盒,焚龙涎,爇莲炬,烛光在烟篆氤氲中闪耀。月亮的银辉洒在汉白玉的石阶上,夜空深邃高迥。西施斜倚着玄宗,低声说:“今夜星辰,渡河相会,真是一件韵事。”玄宗道:“他双星相会,一年才1回,不如朕与妃,能够每1四日相守。”西施却无故地落下泪。玄宗要命痛惜,替她拭去泪水,问他为啥事而低落。王昭君道:“妾想那双星,即便一年只是一会,却是海约山盟,年年皆有今日,而妾与国王,恐怕不可能似他们那样遥远。”玄宗道:“朕与妃生同衾,死同穴,那难道说不是长久么?”杨贵人颓靡道:“长门孤冷,秋扇抛残,妾每阅前史,心中多有忧伤。”玄宗急道:“朕不是如此薄幸之人,今夜可对双星起誓——”说着便携住任红昌的手,同至案几前,拱手作揖道:“双星在上,作者李俶与任红昌,情似海深,愿生生世世,永为夫妇。”任红昌亦敛衣道:“愿如誓言,若有违此盟,双星作证,不得令终。”接着他侧身握住玄宗的双臂道:“今夕密誓,妾死生不负。”唐德宗李豫与西施的爱情轶事令芸芸众生千年难忘,白乐天《长恨歌》里的“5月二十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写的正是七姐诞月夜李杨盟誓的爱情传说。那过去流传的爱情旧事里的杨妃子生于光皇帝开元六年的蜀州,据悉出生时胳膊上就有一枚中国莲。她的阿爸杨玄琰曾为蜀州司户。水君子花小儿时阿爹逝世,她寄养在包头叔父家。开元二十三年,嫁与寿王李瑁为妃。从名分上说原是玄宗的媳妇。那时玄宗最忠爱的武惠妃刚病死,玄宗陷入深深的哀恸与寂寞中,喜怒无常。近臣高力士进奏说寿王妃杨氏姿容无双、倾国倾城,长得颇似惠妃。玄宗便叫高力士传旨宣召杨妃入温泉宫,他想亲身看一看。这一看没什么,此时已就是黄昏,蜡烛摇曳着红茫茫的光,石阶上月辉沉彩,只见杨妃肌态丰艳,顾盼生情,眉不描而黛,发不漆而黑,颊不脂而红,唇不涂而朱,果然是沉鱼落雁,玄宗转眼无法自已。当下命她宽衣解带,沐浴华清池。水芝脱去服装,黑发如云,肌肤照雪,在氤氲的蒸气中带着一丝疲惫,更觉娇媚无限。沐浴后设宴,杨妃侍坐右侧。玄宗婉转地问杨妃会些什么技艺,杨妃答浅晓音律。杨妃吹的玉笛清音逸韵。惹得玄宗神乎其神,亲斟美酒三杯。杨妃逐杯饮后,脸颊泛红,愈加明艳不可方物。玄宗赠杨妃一副金钗钿盒,杨妃含羞接过,玄宗顺势捏住他的手,觉得光洁且柔弱无骨。这一拉住就再也不松开了,两个人不停吃酒,乘着酒兴携手入内,在床帐里便鱼水同欢,迟至日上三竿,玄宗还不愿起来。面对王昭君年轻的外露身体,玄宗认为温馨也就好像年轻了几七虚岁,任红昌依稀有当年武惠妃的影子,但越多了些野性和落拓不羁,而那就是玄宗从没有感受过的。名分所限,李俶即使喜欢杨贵人,但也不敢镇痉张胆地把儿媳强占,为了能够常相厮守,高力士替玄宗想出一个方式。先教唆杨妃上一道表文,以为已去世的窦太后进献为名,乞为女道士。玄宗赐其法号为太真,先到长安太真宫假做了几天女道士,然后再暗暗地接进宫里。从此每一天求欢,夜夜纵欲,加上西施特性聪敏,善于迎和上意,遂专宠于后宫,宫中人皆称她“娘子”。旋被册为贵人。册妃那22二十日,追赠杨妃亡父玄琰为兵部里正,老母李氏封为粤北郡老婆,堂兄杨铦拜鸿胪卿,小弟杨-为驸马太傅,娶武惠妃所生的太华公主。妃嫔的三个四妹也都美妙绝伦,分别封为大韩民国内人、虢国内人、郑国妻子,可以任意出入宫禁,势倾朝野。时人号为五杨。还有再从兄杨钊也日趋显贵,杨钊,即后来的权焰炙手的杨国忠,他本是武曌的嬖幸张易之的外孙子,张易之伏诛后,老婆改嫁杨家,他随阿妈过去,后来就姓杨了。五杨的住房并峙在宣阳里,甲第洞开,豪华程度不输于皇宫,四方的赂遗从日出直到日落都未曾断绝。官吏有所请求,只要获得五杨的推荐介绍,没有不洋洋自得的。“姊妹兄弟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杨氏家族的荣显,甚至更改了立时重男轻女的社会时髦。当时法国巴黎有歌谣说:“生男勿喜女勿悲,生女也可壮门楣。”

西施,名翠钱。据悉其美貌如花,了然音律舞蹈。初为唐中宗之子寿王妃,后得玄宗喜爱,天宝四载封为妃嫔。因其集两千深爱于寥寥,其兄姐皆显贵,堂兄杨国忠把持朝政。755年安禄山叛乱,杨水芝与玄宗逃至马嵬驿。随军诛杨国忠,并请玄宗赐其自杀。缢亡。一说其以替身代之缢,其逃向了日本。

乐极生悲,最后任红昌怎么死的。基本提醒: style=”text-align: center”>
本文章摘要自《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国王后宫生活之谜全纪录》 笔者:华浊水
出版社:SUZUKI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西施,名水君子花。听别人讲其美丽如花,明白音律舞蹈。初为唐懿宗之子寿王妃,后得玄宗喜爱,天宝四载封为贵人。因其集两千钟爱于一身,其兄姐皆显贵,堂兄杨国忠把持朝政。755年安禄山叛乱,西施与玄宗逃至马嵬驿。随军诛杨国忠,并请玄宗赐其自杀。缢亡。一说其以替身代之缢,其逃向了东瀛。
公历7月除七,俗称七姐诞。这一夜月上柳梢,已是夜深人静,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沿着波折的小路,有一队宫女捧着香盒瓶花等发展,待到了内殿的院落,早已有内侍张好锦幄,摆开案几。唐德宗令宫女退下,亲自添香盒,焚龙涎,莲炬,烛光在烟篆氤氲中闪烁。月亮的银辉洒在汉白玉的石阶上,夜空深邃高迥。
王昭君斜倚着玄宗,低声说:“今夜星辰,渡河会合,真是一件韵事。”
玄宗道:“他双星会见,一年才一回,不如朕与妃,能够随时相守。”
杨贵人却无故地落下泪。玄宗这些心痛,替他拭去泪水,问她干吗事而消沉。杨妃子道:“妾想那双星,即使一年只是一会,却是山势海盟,年年皆有明天,而妾与国君,也许不能似他们那么遥远。”
玄宗道:“朕与妃生同衾,死同穴,那难道不是长久么?”
任红昌失落道:“长门孤冷,秋扇抛残,妾每阅前史,心中多有难受。”
玄宗急道:“朕不是这么薄幸之人,今夜可对双星起誓――”说着便携住任红昌的手,同至案几前,拱手作揖道:“双星在上,笔者李旦与王昭君,情似海深,愿生生世世,永为夫妇。”
任红昌亦敛衣道:“愿如誓言,若有违此盟,双星作证,不得令终。”接着她侧身握住玄宗的双臂道:“今夕密誓,妾死生不负。”李绍李涵与杨妃子的爱情遗闻令众人千年难忘,白居易《长恨歌》里的“一月10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写的就是双七月夜李杨盟誓的爱情好玩的事。
这过去流传的爱情故事里的王昭君生于唐慧帝开元六年的蜀州,据书上说出生时手臂上就有一枚芙蕖。她的阿爸杨玄琰曾为蜀州司户。水荷花小儿时阿爸过逝,她寄养在钱塘叔父家。开元二十三年,嫁与寿王李瑁为妃。从名分上说原是玄宗的媳妇。那时玄宗最偏爱的武惠妃刚病死,玄宗陷入深深的哀恸与寂寞中,喜怒无常。近臣高力士进奏说寿王妃杨氏颜值无双、倾国倾城,长得颇似惠妃。
玄宗便叫高力士传旨宣召杨妃入温泉宫,他想亲自看一看。这一看没什么,此时已就是黄昏,蜡烛摇曳着红茫茫的光,石阶上月辉沉彩,只见杨妃肌态丰艳,顾盼生情,眉不描而黛,发不漆而黑,颊不脂而红,唇不涂而朱,果然是沉鱼落雁,玄宗时而不可能自已。当下命她宽衣解带,沐浴华清池。水华脱去服装,黑发如云,肌肤照雪,在宽阔的水蒸气中带着一丝疲惫,更觉娇媚无限。沐浴后设宴,杨妃侍坐左侧。玄宗婉转地问杨妃会些什么技巧,杨妃答浅晓音律。杨妃吹的玉笛清音逸韵。惹得玄宗不堪设想,亲斟美酒三杯。杨妃逐杯饮后,脸颊泛红,愈加明艳不可方物。玄宗赠杨妃一副金钗钿盒,杨妃含羞接过,玄宗顺势捏住她的手,觉得光洁且柔弱无骨。这一拉住就再也不加大了,几个人不停饮酒,乘着酒兴扶持入内,在床帐里便鱼水同欢,迟至日上三竿,玄宗还不愿起来。面对杨妃子年轻的外露身体,玄宗认为本身也就好像年轻了几柒岁,杨妃子依稀有当年武惠妃的影子,但更加多了些野性和落拓不羁,而这便是玄宗从不曾感受过的。
名分所限,李怡就算喜欢任红昌,但也不敢活血张胆地把儿媳强占,为了能够常相厮守,高力士替玄宗想出二个艺术。先教唆杨妃上一道表文,以为已逝世的窦太后贡献为名,乞为女道士。玄宗赐其法号为太真,先到长安太真宫假做了几天女道士,然后再暗暗地接进宫里。从此每二5日求欢,夜夜纵欲,加上王昭君天性聪敏,善于迎和上意,遂专宠于后宫,宫中人皆称他“孩子他娘”。旋被册为贵人。册妃那十日,追赠杨妃亡父玄琰为兵部都督,老母李氏封为赣南郡老婆,堂兄杨拜鸿胪卿,堂哥杨-为驸马郎中,娶武惠妃所生的太华公主。
贵人的八个三姐也都美妙绝伦,分别封为大韩民国太太、虢国爱妻、赵国内人,能够轻易进出宫禁,势倾朝野。时人号为五杨。还有再从兄杨钊也日渐显贵,杨钊,即后来的权焰炙手的杨国忠,他本是武后的嬖幸张易之的幼子,张易之伏诛后,妻子改嫁杨家,他随老妈过去,后来就姓杨了。五杨的居室并峙在宣阳里,甲第洞开,华侈程度不输于皇城,四方的赂遗从日出直到日落都没有断绝。官吏有所请求,只要取得五杨的引进,没有不洋洋自得的。“姊妹兄弟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杨氏家族的荣显,甚至改变了当时重男轻女的社会新风。当时京城有歌谣说:“生男勿喜女勿悲,生女也可壮门楣。”西施有法子方面包车型大巴特长,她善歌舞,通音律,弹得一手好琵琶,而玄宗也很是爱好音乐。《霓裳羽衣曲》系玄宗所做,关于此曲还有一段据书上说是王昭君所做:过去玄宗重视的梅妃曾做惊鸿舞,玄宗老大观赏,直到移情于王昭君后还时时不忘,于是杨妃暗地里害怕梅妃重返到玄宗身边,将协调吐弃,时时向天堂祈愿,她的苦心感动了月球中的嫦娥,便传给她那首乐曲,盖过了梅妃的惊鸿舞。至于曲子是哪个人做的已不得而知,传说的轶事大概是间接表明《霓裳羽衣曲》的佳绩非人间全体罢。杨妃阅过此曲,立时心领神会,依曲度腔,字字清楚,声声宛转,又依曲而舞,如回风骚雪。玄宗看后,都不知自身是在天空依然人世间了。
任红昌机敏的目光往往在玄宗心念一动的时候就能承迎他的心意,而且特性乖巧,婉变千端,每每想出与众分化的节骨眼,使玄宗沉溺不可自拔。比如:玄宗领小太监百余人,杨妃嫔领着宫女百余人,排为两阵,将锦绣缚在竿头做规范。另有部分小黄门,在阶梯下击鼓鸣金,做两阵进退的号令。击鼓时,小宦官和宫女扭打在一处。凡战胜的罚饮酒一大杯。宦官与宫女堕冠横钗的难堪样子让人发笑。再如:当时间长度安的女性,一至仲春,多相约女伴数人去野外郊游。遇有合适的地址,便在草坪上摆出美酒佳肴,笑谑对饮。为了避防万一有客人侵扰,便解下各自的红裙,连接成帏幕来遮掩,称作宴幄。后来演化成男女放荡风流的游玩,其始作俑者就是西施跟唐宣宗。
玄宗对任红昌尤其嬖幸,他们常去华清宫,洗浴温泉。温泉在九华山下,旁边的王宫环山建造,规模宏敞,气象万千。杨氏兄妹一并从幸。车马仆从,数里不绝,身上穿的旖旎及着装的珠玉,璀璨夺目。而且杨氏五家,每一家的衣衫颜色都不雷同,各为一色,共有五色。遗失在路旁的钗钿以及掉的鞋子,数都数不清。妇女脂粉的香味弥漫数十里。在华清宫摆开盛宴,到了酒酣面热,妃子肌体丰盛,不知不觉香汗淋漓。宫中有华清池,是温泉汇集的地方,每当妃嫔沐浴后,便临风站着,露胸取凉,外人那时都自愿回避,唯有玄宗每一日司空见惯。
任红昌爱吃鲜荔枝,但南方才有荔枝,而且荔枝一过二日就不再新鲜,玄宗为讨贵人的欢心,不惜千Ritter别派人去岭南一带飞驿传送荔枝。沿途以快骑传递,每抵达2个驿站就换上新的马匹,许多快骑日常为了赶路而疲劳。杜牧有一首诗是这么描述的:“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嫔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在此之前,每至春季时,黄昏在宫中欢宴,玄宗让诸贵妃鬓上插花。玄宗亲自放出蝴蝶,蝴蝶停在哪个妃子发上,玄宗就在夜里幸那一个妃子。如今因为杨贵妃得宠,再也没有那种游戏了。
明孝皇帝的轻车熟路睿智稳步消磨。在他在位的末梢,任用奸相李有贞甫、杨国忠,终于酿成天宝安史之乱。
安禄山是营州柳城地点的南蛮,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校尉。原来与杨国忠互相勾结,后因为屡立奇功受皇上赏识,被杨国忠嫉妒。杨国忠常加以诋毁,但西施想到自身与玄宗年龄悬殊,万一玄宗死去,太子早对杨家不满,那时有实力的安禄山正是一个依靠。因而杨妃子极力保持与安禄山的关联。安禄山也极尽所能讨好杨贵人。洗完澡后令人裹进襁褓里,拜王昭君为母。安禄山时时进宫朝见任红昌,王昭君赐安禄山在华清池洗浴,浴罢用色锦结成贰个时辰候摇篮,令安禄山装作婴儿儿模样,卧在源头中。数十三个宫女,抬着摇篮来到西施前边,安禄山口中唤着阿妈。嬉闹中逐年发生了私情,毕竟安禄山强壮有力,动作野蛮,刺激了王昭君的情欲。
玄宗不在时四个人偷偷幽会,2次安禄山用力过猛,竟然在他的酥胸上抓出一道道疤痕。貂蝉不能够向玄宗交代,只可以以锦锻遮在胸前,称为“诃子”,这就是后世“胸衣”的来源于,“禄山之爪”成了古典。事后安禄山私行对人说:“妃子人乳,滑腻如塞上酥!”安禄山肚腹肥大,但跳起胡旋舞却灵巧无比,三遍玄宗问:“吾儿腹中何物,却这么宏大?”安禄山应声道:“臣腹中更无她物,唯赤心耳!”玄宗无比欣喜,赏赐无数。
安禄山进助情花,此花大小如粳米而色红。每当玄宗与西施同床时,含一粒助情花,能够助情发兴,筋力不倦。玄宗春风得意地说:“此花可比汉之慎恤胶。”(慎恤胶是东晋的春药)
杨国忠时时在玄宗前面讲安禄山的坏话,安禄山辗转不安,渐起反意。天宝十四年在范阳起兵,以诛杨国忠的名义兵锋直指长安。杨国忠扰攘朝政,将士指挥无方,二九万三军霎时崩溃。潼关一点也不慢失守,长安撼动。在3个大雨迷蒙的中午,李适、太子、大将军韦见素、杨国忠、西施姐妹及老将陈玄礼辅导的少数卫军,奔出延秋门西逃。
晌午至马嵬坡,军官持戟鼓噪,乱兵诛杀了杨国忠。围住驿站,鼓噪久久不止。陈玄礼奏称:“国忠既诛,贵人不宜再侍候太岁,请赐其死以塞天下怨。”玄宗不忍,高力士劝玄宗:“妃子原是无罪,但将士已杀国忠,贵妃尚侍左右,终未能安众心。愿天皇俯从所请,将士安,太岁亦安了。”玄宗还在犹豫,外面哗声更烈,乱兵大概要拥进门来。王昭君听到动静,含泪告别玄宗:“愿圣上保重!妾诚负国恩,死无所恨,惟乞容礼佛而死。”玄宗已是泣无法语:“愿嫔妃投生在1个好地点。”杨贵人以白绫一束挂在驿馆院中的梨树枝上,北向拜道:“今与君主永诀了。”接着上吊而亡而亡,一道幽魂渺渺无迹。
可是,对于杨中国莲的最后归宿,却有成都百货上千疑点。流传最广的是王昭君投缳。陈鸿《长恨歌传》记载:李宥知他难免一死,但不忍见,使人牵之而去,“仓皇辗转,竟死于尺组之下”。
第1种说法是西施死于乱军之中。首要见于一些唐诗中的描述。李益七绝《过马嵬》和七律《过马嵬二首》中有“托君休洗夫容血”和“太真血染马蹄尽”诗句,表达王昭君死于乱刃。杜工部《哀江头》有“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之句,“血污”二字暗示非缢死于马嵬驿,因为缢死是不会有血的。张佑《华清宫和杜舍人》的“血埋妃嫔艳”;杜牧《华清宫三十韵》的“喧呼马嵬血,零落羽林枪”;温八叉《马嵬驿》的“返魂无验表烟灭,埋血空生碧草愁”等,也都证实了这一标题。以诗证史,也是探讨历史的一个保证情势。
但是刘禹锡《马嵬行》一诗却有如下诗句:“绿野扶风道,黄尘马嵬行,路边杨妃子,坟高三四尺。乃问里中儿,皆言幸蜀时,军家诛佞幸,太岁舍妖姬。群吏伏门屏,妃子牵帝衣,低回转美目,风日为天晖。贵妃饮金屑……”说是吞金而死的。
第三种意见是任红昌流落于民间。白居易《长恨歌》的“马嵬坡下泥中国土木工程公司,不见玉颜空死处”是说长庆帝找任红昌的残骸,结果什么都找不到,证实贵人未死于马嵬驿。陈鸿的《长恨歌传》有句“使人牵之而去”,又特意提议:“世所知者有《玄宗本纪》在。”而“世所不闻”者,今传有《长恨歌》,那肯定暗示任红昌没有死,被使者牵去藏匿远地了。
第三种说法源于东瀛民间和学界,认为杨贵人逃亡东瀛,且说在马嵬驿被缢死的,仅是二个丫头。王昭君被铺排护送南逃,扬帆出海,飘至东瀛久谷町久津,至前扶桑还保留着很多貂蝉的古庙、坟墓、故事、器物。轶事他在日本的政党上又活跃了三十年,到六十六岁才死去。
另据四川专家魏聚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意识美洲》一书声称,他考证出西施没有死于马嵬驿,而是被人带往遥远的美洲。那种说法更为奇怪。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揭橥(www.lishixinzhi.com)假若转载请评释出处。部分剧情出自互联网,版权归原来的文章者全数,如有凌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大家将不久删除相关内容。

,名水花。据书上说其美丽如花,精晓音律舞蹈。初为光叔之子寿王妃,后得玄宗喜爱,天宝四载封为妃子。因其集3000深爱于寥寥,其兄姐皆显贵,堂兄杨国忠把持朝政。755年
叛乱,
与玄宗逃至马嵬驿。随军诛杨国忠,并请玄宗赐其自杀。缢亡。一说其以替身代之缢,其逃向了扶桑。
农历十二月除七,俗称七巧节。这一夜月上柳梢,已是夜深人静,远处传来打更的响动。沿着弯弯曲曲的便道,有一队宫女捧著香盒瓶花等进步,待到了内殿的小院,早已有内侍张好锦幄,摆开案几。唐代宗令宫女退下,亲自添香盒,焚龙涎,爇莲炬,烛光在烟篆氤氲中闪耀。月亮的银辉洒在汉白玉的石阶上,夜空深邃高迥。
斜倚著玄宗,低声说:「今夜星辰,渡河汇合,真是一件韵事。」
玄宗道:「他双星相会,一年才叁遍,不如朕与妃,能够每一天相守。」
却无故地落下泪。玄宗老大痛惜,替他拭去泪水,问他干什么事而消沉。
道:「妾想那双星,就算一年只是一会,却是山势海盟,年年皆有后天,而妾与天王,可能无法似他们那样遥远。」
玄宗道:「朕与妃生同衾, 同穴,那难道说不是长久么?」
杨妃嫔优伤道:「长门孤冷,秋扇抛残,妾每阅前史,心中多有忧伤。」
玄宗急道:「朕不是如此薄幸之人,今夜可对双星起誓——」说着便携住杨贵妃的手,同至案几前,拱手作揖道:「双星在上,笔者李虎与王昭君,情似海深,愿生生世世,永为夫妇。」
任红昌亦敛衣道:「愿如誓言,若有违此盟,双星作证,不得令终。」接着他侧身握住玄宗的双臂道:「今夕密誓,妾
生不负。」李治李暠与任红昌的爱情传说令人们千年难忘,香山居士《长恨歌》里的「1八月二十一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写的正是乞巧节月夜李杨盟誓的爱情故事。
那过去流传的爱情遗闻里的杨贵人生于长庆帝开元六年的蜀州,听新闻说出生时胳膊上就有一枚水芝。她的生父杨玄琰曾为蜀州司户。水华小儿时阿爸逝世,她寄养在南阳叔父家。开元二十三年,嫁与寿王李瑁为妃。从名分上说原是玄宗的儿媳妇。那时玄宗最宠幸的武惠妃刚病死,玄宗陷入深深的哀恸与寂寞中,喜怒无常。近臣高力士进奏说寿王妃杨氏颜值无双、倾国倾城,长得颇似惠妃。
玄宗便叫高力士传旨宣召杨妃入温泉宫,他想亲自看一看。这一看没什么,此时已便是黄昏,蜡烛摇曳著红茫茫的光,石阶上月辉沉彩,只见杨妃肌态丰艳,顾盼生情,眉不描而黛,发不漆而黑,颊不脂而红,唇不涂而朱,果然是沉鱼落雁,玄宗弹指间不能够自已。当下命她宽衣解带,沐浴华清池。中国莲脱去服装,黑发如云,肌肤照雪,在氤氲的蒸气中带着一丝疲惫,更觉娇媚无限。沐浴后设宴,杨妃侍坐左边。玄宗婉转地问杨妃会些什么技艺,杨妃答浅晓音律。杨妃吹的玉笛清音逸韵。惹得玄宗不堪设想,亲斟美酒三杯。杨妃逐杯饮后,脸颊泛红,愈加明艳不可方物。玄宗赠杨妃一副金钗钿盒,杨妃含羞接过,玄宗顺势捏住他的手,觉得光洁且柔弱无骨。这一拉住就再也不松手了,三人不停饮酒,乘着酒兴携手入内,在床帐里便鱼水同欢,迟至日上三竿,玄宗还不愿起来。面对西施年轻的流露身体,玄宗认为温馨也接近年轻了几八周岁,杨贵人依稀有当年武惠妃的黑影,但更加多了些野性和放浪形骸,而那多亏玄宗从没有感受过的。
名分所限,李淳即便喜欢任红昌,但也不敢镇痛张胆地把儿媳强占,为了可以常相厮守,高力士替玄宗想出1个措施。先教唆杨妃上一道表文,以为已逝世的窦太后进献为名,乞为女道士。玄宗赐其法号为太真,先到长安太真宫假做了几天女道士,然后再暗暗地接进宫里。从此每一日求欢,夜夜纵欲,加上杨妃嫔个性聪敏,善于迎和上意,遂专宠于后宫,宫中人皆称她「孩他娘」。旋被册为妃子。册妃那四日,追赠杨妃亡父玄琰为兵部经略使,阿妈李氏封为闽东郡妻子,堂兄杨铦拜鸿胪卿,四弟杨-为驸马教头,娶武惠妃所生的太华公主。
妃嫔的多个三嫂也都美妙绝伦,分别封为大韩民国爱妻、虢国内人、郑国妻子,可以随心所欲出入宫禁,势倾朝野。时人号为五杨。还有再从兄杨钊也稳步显贵,杨钊,即后来的权焰炙手的杨国忠,他本是武媚娘的嬖幸张易之的外甥,张易之伏诛后,内人改嫁杨家,他随老妈过去,后来就姓杨了。五杨的住房并峙在宣阳里,甲第洞开,华侈程度不输于宫殿,四方的赂遗从日出直到日落都并未断绝。官吏有所请求,只要获得五杨的推荐介绍,没有不自鸣得意的。「姊妹兄弟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杨氏家族的荣显,甚至更改了及时重男轻女的社会时髦。当时巴黎有歌谣说:「生男勿喜女勿悲,生女也可壮门楣。」
西施有措施方面包车型大巴一艺之长,她善歌舞,通音律,弹得一手好琵琶,而玄宗也要命爱好音乐。《霓裳羽衣曲》系玄宗所做,关于此曲还有一段据他们说是西施所做:过去玄宗钟爱的梅妃曾做惊鸿舞,玄宗丰盛欣赏,直到移情于西施后还随时不忘,于是杨妃暗地里害怕梅妃再次回到到玄宗身边,将自个儿扬弃,时时向北方祈福,她的刻意感动了月球中的月宫仙子,便传给她那首曲子,盖过了梅妃的惊鸿舞。至于曲子是何人做的已不得而知,传说的传说大约是直接表明《霓裳羽衣曲》的佳绩非人间全数罢。杨妃阅过此曲,登时心领神会,依曲度腔,字字清楚,声声宛转,又依曲而舞,如回风骚雪。玄宗看后,都不知本身是在天宇还是世间了。
任红昌机敏的眼神往往在玄宗心念一动的时候就能承迎他的目的在于,而且性情乖巧,婉变千端,每每想出非常的症结,使玄宗沉溺不可自拔。比如:玄宗领小太监百余人,杨贵人领着宫女百余人,排为两阵,将锦绣缚在竿头做规范。另有一些小黄门,在阶梯下击鼓鸣金,做两阵进退的命令。击鼓时,小太监和宫女扭打在一处。凡征服的罚饮酒一大杯。宦官与宫女堕冠横钗的难堪样子令人忍俊不禁。再如:当时间长度安的半边天,一至春季,多相约女伴数人去野外郊游。遇有合适的地方,便在草地上摆出美酒佳肴,笑谑对饮。为了避防有别人干扰,便解下各自的红裙,连接成帏幕来遮掩,称作宴幄。后来演变成男女放荡风骚的娱乐,其始作俑者就是西施跟李昂。
玄宗对西施特别嬖幸,他们常去华清宫,洗浴温泉。温泉在花果山下,旁边的宫廷环山建造,规模宏敞,气象万千。杨氏兄妹一并从幸。车马仆从,数里不绝,身上穿的旖旎及着装的珠玉,璀璨夺目。而且杨氏五家,每一家的衣衫颜色都不平等,各为一色,共有五色。遗失在路旁的钗钿以及掉的鞋子,数都数不清。妇女脂粉的香气弥漫数十里。在华清宫摆开盛宴,到了酒酣面热,贵人肌体丰盛,不知不觉香汗淋漓。宫中有华清池,是温泉汇集的地点,每当贵人沐浴后,便临风站着,露胸取凉,外人那时都自愿回避,唯有玄宗天天不足为奇。
杨水芸爱吃鲜荔枝,但南方才有荔枝,而且荔枝一过三25日就不再新鲜,玄宗为讨妃嫔的欢心,不惜千里专门派人去岭南一带飞驿传送荔枝。沿途以快骑传递,每抵达三个驿站就换上新的马儿,许多快骑平常为了赶路而疲劳。杜牧有一首诗是那般描述的:「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贵人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以前,每至春日时,黄昏在宫中欢宴,玄宗让诸贵人鬓上插花。玄宗亲自放出蝴蝶,蝴蝶停在哪些妃嫔发上,玄宗就在夜里幸那个妃子。近年来因为西施得宠,再也没有那种娱乐了。
李漼的高明睿智慢慢消磨。在她在位的末代,任用奸相李欣蔓甫、杨国忠,终于酿成天宝安史之乱。
是营州柳城地点的四夷,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里正。原来与杨国忠互相串通,后因为屡立奇功受始祖赏识,被杨国忠嫉妒。杨国忠常加以诬告,但任红昌想到自身与玄宗年龄悬殊,万一玄宗死去,太子早对杨家不满,那时有实力的安禄山正是2个注重。因而任红昌极力保持与安禄山的关系。安禄山也极尽所能讨好任红昌。洗完澡后令人裹进襁褓里,拜王昭君为母。安禄山时时进宫朝见西施,王昭君赐安禄山在华清池洗浴,浴罢用色锦结成一个小时候摇篮,令安禄山装作婴儿儿模样,卧在摇篮中。数1一个宫女,抬着摇篮来到西施前面,安禄山口中唤著老母。嬉闹中稳步发生了私情,究竟安禄山强壮有力,动作野蛮,刺激了杨妃子的情欲。
玄宗不在时两个人偷偷幽会,2回安禄山用力过猛,竟然在他的酥胸上抓出一道道疤痕。王昭君不大概向玄宗交代,只可以以锦锻遮在胸前,称为「诃子」,那就是继任者「乳房罩」的发源,「禄山之爪」成了古典。事后安禄山私自对人说:「妃子人乳,滑腻如塞上酥!」安禄山肚腹肥大,但跳起胡旋舞却灵巧无比,壹回玄宗问:「吾儿腹中何物,却如此宏大?」安禄山应声道:「臣腹中更无他物,唯赤心耳!」玄宗无比欢乐,赏赐无数。
安禄山进助情花,此花大小如大米而色红。每当玄宗与杨贵人同床时,含一粒助情花,可以助情发兴,筋力不倦。玄宗喜出望内地说:「此花可比汉之慎恤胶。」(慎恤胶是后金的春药)
杨国忠时时在玄宗前面讲安禄山的坏话,安禄山辗转不安,渐起反意。天宝十四年在范阳起兵,以诛杨国忠的名义兵锋直指长安。杨国忠骚扰朝政,将士指挥无方,二八万三军霎那之间崩溃。潼关相当慢失守,长安撼动。在四个小雨迷濛的早晨,唐圣祖、太子、提辖韦见素、杨国忠、杨贵人姐妹及老将陈玄礼携带的个别卫军,奔出延秋门西逃。
中午至马嵬坡,军人持戟鼓噪,乱兵诛杀了杨国忠。围住驿站,鼓噪久久不止。陈玄礼奏称:「国忠既诛,妃子不宜再侍候帝王,请赐其死以塞天下怨。」玄宗不忍,高力士劝玄宗:「妃嫔原是无罪,但将士已杀国忠,妃嫔尚侍左右,终未能安众心。愿圣上俯从所请,将士安,帝王亦安了。」玄宗还在徘徊,外面哗声更烈,乱兵大约要拥进门来。西施听到动静,含泪告别玄宗:「愿君王保重!妾诚负国恩,死无所恨,惟乞容礼佛而死。」玄宗已是泣无法语:「愿妃嫔投生在3个好地点。」杨贵妃以白绫一束挂在驿馆院中的梨树枝上,北向拜道:「今与皇帝永诀了。」接着上吊自杀而亡,一道幽魂渺渺无迹。
可是,对于任红昌的
后归宿,却有成都百货上千疑团。流传最广的是王昭君上吊自杀。陈鸿《长恨歌传》记载:唐代宗知他难免一死,但不忍见,使人牵之而去,「仓皇辗转,竟死于尺组之下」。
第三种说法是王昭君死于乱军之中。主要见于一些唐诗中的描述。李益七绝《过马嵬》和七律《过马嵬二首》中有「托君休洗君子花血」和「太真血染马蹄尽」诗句,表达西施死于乱刃。杜草堂《哀江头》有「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之句,「血污」二字暗示非缢死于马嵬驿,因为缢死是不会有血的。张佑《华清宫和杜舍人》的「血埋妃子艳」;杜牧《华清宫三十韵》的「喧呼马嵬血,零落羽林枪」;温庭云《马嵬驿》的「返魂无验表烟灭,埋血空生碧草愁」等,也都表明了这一标题。以诗证史,也是研商历史的二个有限支撑格局。
可是刘禹锡《马嵬行》一诗却有如下诗句:「绿野扶风道,黄尘马嵬行,路边杨妃子,坟高三四尺。乃问里中儿,皆言幸蜀时,军家诛佞幸,国君舍妖姬。群吏伏门屏,贵人牵帝衣,低回转美目,风日为天晖。妃子饮金屑……」说是吞金而死的。
第二种意见是王昭君流落于民间。白乐天《长恨歌》的「马嵬坡下泥中土,不见玉颜空死处」是说唐愍帝找杨贵妃的尸骨,结果什么都找不到,证实贵人未死于马嵬驿。陈鸿的《长恨歌传》有句「使人牵之而去」,又特别建议:「世所知者有《玄宗本纪》在。」而「世所不闻」者,今传有《长恨歌》,那眼看暗示王昭君没有死,被使者牵去藏匿远地了。
第5种说法源于东瀛民间和学界,认为王昭君逃亡东瀛,且说在马嵬驿被缢死的,仅是1个丫头。西施被布署护送南逃,扬帆出海,飘至扶桑久谷町久津,现今天本还保存著许多任红昌的道观、坟墓、传说、器物。轶事他在日本的政府上又活跃了三十年,到六十八虚岁才死去。
另据吉林专家魏聚贤在《中国人察觉美洲》一书声称,他考证出杨水花没有死于马嵬驿,而是被人带往遥远的美洲。那种说法更是诡异。

旧历11月除七,俗称七姐诞。这一夜月上柳梢,已是夜深人静,远处传来打更的响动。沿
着波折的小径,有一队宫女捧着香盒瓶花等升高,待到了内殿的小院,早已有内侍张好锦幄,摆开案几。李晔令宫女退下,亲自添香盒,焚龙涎,爇莲炬,烛光在烟篆氤氲中闪耀。月亮的银辉洒在汉白玉的石阶上,夜空深邃高迥。

杨妃子斜倚着玄宗,低声说:“今夜星辰,渡河会合,真是一件韵事。”

玄宗道:“他双星晤面,一年才二遍,不比朕与妃,能够随时相守。”

任红昌却无故地落下泪。玄宗百般痛惜,替她拭去泪水,问她怎么事而消沉。王昭君道:“妾想那双星,即使一年只是一会,却是山势海盟,年年皆有今日,而妾与君主,大概不能够似他们那么遥远。”

玄宗道:“朕与妃生同衾,死同穴,那难道说不是长久么?”

王昭君黯然道:“长门孤冷,秋扇抛残,妾每阅前史,心中多有难过。”

玄宗急道:“朕不是如此薄幸之人,今夜可对双星起誓——”说着便携住西施的手,同至案几前,拱手作揖道:“双星在上,作者唐世祖与王昭君,情似海深,愿生生世世,永为夫妇。”

西施亦敛衣道:“愿如誓言,若有违此盟,双星作证,不得令终。”接着她侧身握住玄宗的单手道:“今夕密誓,妾死生不负。”唐慧帝长庆帝与西施的爱情传说令芸芸众生千年难忘,香山居士《长恨歌》里的“7月三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写的正是七姐诞月夜李杨盟誓的爱情典故。

这过去流传的爱情传说里的杨妃子生于唐敬宗开元六年的蜀州,据说出生时胳膊上就有一枚荷花。她的阿爹杨玄琰曾为蜀州司户。水华小儿时老爹谢世,她寄养在湘潭叔父家。开元二十三年,嫁与寿王李瑁为妃。从名分上说原是玄宗的媳妇。那时玄宗最厚爱的武惠妃刚病死,玄宗陷入深深的哀恸与寂寞中,喜怒无常。近臣高力士进奏说寿王妃杨氏容貌无双、倾国倾城,长得颇似惠妃。玄宗便叫高力士传旨宣召杨妃入温泉宫,他想亲身看一看。这一看没什么,此时已正是黄昏,蜡烛摇曳着红茫茫的光,石阶上月辉沉彩,只见杨妃肌态丰艳,顾盼生情,眉不描而黛,发不漆而黑,颊不脂而红,唇不涂而朱,果然是沉鱼落雁,玄宗转眼无法自已。当下命她宽衣解带,沐浴华清池。金水芝脱去衣服,黑发如云,肌肤照雪,在荒漠的蒸汽中带着一丝疲惫,更觉娇媚无限。沐浴后设宴,杨妃侍坐左边。玄宗婉转地问杨妃会些什么技能,杨妃答浅晓音律。杨妃吹的玉笛清音逸韵。惹得玄宗难以想象,亲斟美酒三杯。杨妃逐杯饮后,脸颊泛红,愈加明艳不可方物。玄宗赠杨妃一副金钗钿盒,杨妃含羞接过,玄宗顺势捏住她的手,觉得光洁且柔弱无骨。这一拉住就再也不放手了,三个人不停吃酒,乘着酒兴携手入内,在床帐里便鱼水同欢,迟至日上三竿,玄宗还不愿起来。面对杨贵人年轻的裸露身体,玄宗认为温馨也相近年轻了几拾虚岁,任红昌依稀有当年武惠妃的影子,但越来越多了些野性和落拓不羁,而这就是玄宗从没有感受过的。

名分所限,唐宣宗固然喜欢王昭君,但也不敢利尿张胆地把儿媳强占,为了能够常相厮守,高力士替玄宗想出1个主意。先教唆杨妃上一道表文,以为已长逝的窦太后进献为名,乞为女道士。玄宗赐其法号为太真,先到长安太真宫假做了几天女道士,然后再暗暗地接进宫里。从此每天求欢,夜夜纵欲,加上杨贵妃个性聪敏,善于迎和上意,遂专宠于后宫,宫中人皆称他“娃他妈”。旋被册为贵人。册妃那2二十一日,追赠杨妃亡父玄琰为兵院长史,母亲李氏封为浙东郡妻子,堂兄杨铦拜鸿胪卿,四哥杨■为驸马都督,娶武惠妃所生的太华公主。妃嫔的四个三妹也都美妙绝伦,分别封为南韩爱妻、虢国内人、宋国老婆,能够肆意进出宫禁,势倾朝野。时人号为五杨。还有再从兄杨钊也逐步显贵,杨钊,即后来的权焰炙手的杨国忠,他本是武媚娘的嬖幸张易之的幼子,张易之伏诛后,老婆改嫁杨家,他随老母过去,后来就姓杨了。五杨的居室并峙在宣阳里,甲第洞开,富华程度不输于宫殿,四方的赂遗从日出直到日落都并未断绝。官吏有所请求,只要取得五杨的引进,没有不非常满意的。“姊妹兄弟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杨氏家族的荣显,甚至更改了及时重男轻女的社会新风。当时京城有歌谣说:“生男勿喜女勿悲,生女也可壮门楣。”

西施有艺术方面包车型客车绝招,她善歌舞,通音律,弹得一手好琵琶,而玄宗也丰盛爱好音乐。《霓裳羽衣曲》系玄宗所做,关于此曲还有一段传说是任红昌所做:过去玄宗重视的梅妃曾做惊鸿舞,玄宗格外观赏,直到移情于任红昌后还时时不忘,于是杨妃暗地里害怕梅妃重临到玄宗身边,将本人扬弃,时时向南方祈愿,她的苦心感动了月球中的月宫仙子,便传给她那首乐曲,盖过了梅妃的惊鸿舞。至于曲子是哪个人做的已不得而知,故事的逸事大致是间接表达《霓裳羽衣曲》的精美非人间全部罢。杨妃阅过此曲,立即心领神会,依曲度腔,字字清楚,声声宛转,又依曲而舞,如回风骚雪。玄宗看后,都不知自个儿是在天空照旧人世间了。

西施机敏的目光往往在玄宗心念一动的时候就能承迎他的心意,而且本性乖巧,婉变千端,每每想出特别的关键,使玄宗沉溺不可自拔。比如:玄宗领小太监百余人,王昭君领着宫女百余人,排为两阵,将锦绣缚在竿头做榜样。另有一部分小黄门,在台阶下击鼓鸣金,做两阵进退的号令。击鼓时,小太监和宫女扭打在一处。凡克制的罚饮酒一大杯。太监与宫女堕冠横钗的窘迫样子令人发笑。再如:当时长安的才女,一至春季,多相约女伴数人去野外郊游。遇有合适的地方,便在草坪上摆出美酒佳肴,笑谑对饮。为了防患有客人干扰,便解下各自的红裙,连接成帏幕来遮掩,称作宴幄。后来演变成男女放荡风骚的嬉戏,其始作俑者正是西施跟唐代宗。

玄宗对杨贵人特别嬖幸,他们常去华清宫,洗浴温泉。温泉在泰山下,旁边的王宫环山建造,规模宏敞,气象万千。杨氏兄妹一并从幸。车马仆从,数里不绝,身上穿的旖旎及着装的珠玉,璀璨夺目。而且杨氏五家,每一家的行头颜色都不等同,各为一色,共有五色。遗失在路旁的钗钿以及掉的靴子,数都数不清。妇女脂粉的白芷弥漫数十里。在华清宫摆开盛宴,到了酒酣面热,妃嫔肌体丰裕,不知不觉香汗淋漓。宫中有华清池,是温泉汇集的地点,每当贵人沐浴后,便临风站着,露胸取凉,旁人那时都自愿回避,唯有玄宗每天见怪不怪。

西施爱吃鲜荔枝,但南方才有荔枝,而且荔枝一过十八日就不再新鲜,玄宗为讨贵人的欢心,不惜千里特别派人去岭南一带飞驿传送荔枝。沿途以快骑传递,每抵达2个驿站就换上新的马匹,许多快骑平时为了赶路而疲劳。杜牧有一首诗是这么讲述的:“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嫔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在此从前,每至淑节时,黄昏在宫中欢宴,玄宗让诸嫔妃鬓上插花。玄宗亲自放出蝴蝶,蝴蝶停在哪些妃子发上,玄宗就在夜里幸那些贵妃。近来因为西施得宠,再也绝非那种娱乐了。

李恒的精干睿智慢慢消磨。在她在位的末尾,任用奸相赵犇甫、杨国忠,终于酿成天宝安史之乱。

安禄山是营州柳城地点的四夷,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少保。原来与杨国忠相互串通,后因为屡立奇功受圣上赏识,被杨国忠嫉妒。杨国忠常加以诬告,但西施想到本身与玄宗年龄悬殊,万一玄宗死去,太子早对杨家不满,那时有实力的安禄山便是一个依靠。因而任红昌极力保持与安禄山的关联。安禄山也极尽所能讨好任红昌。洗完澡后令人裹进襁褓里,拜任红昌为母。安禄山时时进宫朝见任红昌,杨妃嫔赐安禄山在华清池洗浴,浴罢用色锦结成三个小时候摇篮,令安禄山装作婴儿儿模样,卧在源头中。数10个宫女,抬着摇篮来到任红昌前边,安禄山口中唤着阿娘。嬉闹中逐步发生了私情,终归安禄山强壮有力,动作野蛮,刺激了任红昌的情欲。玄宗不在时多个人偷偷幽会,二次安禄山用力过猛,竟然在她的酥胸上抓出一道道疤痕。任红昌不可能向玄宗交代,只可以以锦锻遮在胸前,称为“诃子”,那就是后人“胸衣”的来自,“禄山之爪”成了古典。事后安禄山私行对人说:“贵妃人乳,滑腻如塞上酥!”安禄山肚腹肥大,但跳起胡旋舞却灵巧无比,一回玄宗问:“吾儿腹中何物,却这么大幅?”安禄山应声道:“臣腹中更无他物,唯赤心耳!”玄宗无比手舞足蹈,赏赐无数。

www.463.com ,安禄山进助情花,此花大小如黑米而色红。每当玄宗与王昭君同床时,含一粒助情花,能够助情发兴,筋力不倦。玄宗如沐春风地说:“此花可比汉之慎恤胶。”(慎恤胶是东晋的春药)

杨国忠时时在玄宗前边讲安禄山的坏话,安禄山辗转不安,渐起反意。天宝十四年在范阳起兵,以诛杨国忠的名义兵锋直指长安。杨国忠打扰朝政,将士指挥无方,二八万军事霎那之间崩溃。潼关一点也不慢失守,长安撼动。在贰当中雨迷蒙的早晨,唐德宗、太子、刺史韦见素、杨国忠、西施姐妹及新秀陈玄礼教导的个别卫军,奔出延秋门西逃。

黄昏至马嵬坡,军官持戟鼓噪,乱兵诛杀了杨国忠。围住驿站,鼓噪久久不止。陈玄礼奏称:“国忠既诛,贵人不宜再侍候帝王,请赐其死以塞天下怨。”玄宗不忍,高力士劝玄宗:“贵妃原是无罪,但将士已杀国忠,妃子尚侍左右,终未能安众心。愿帝王俯从所请,将士安,始祖亦安了。”玄宗还在犹豫,外面哗声更烈,乱兵差不离要拥进门来。西施听到动静,含泪告别玄宗:“愿天皇保重!妾诚负国恩,死无所恨,惟乞容礼佛而死。”玄宗已是泣无法语:“愿贵妃投生在1个好地点。”杨妃嫔以白绫一束挂在驿馆院中的梨树枝上,北向拜道:“今与国王永诀了。”接着上吊而亡而亡,一道幽魂渺渺无迹。

不过,对于任红昌的结尾归宿,却有诸多难题。流传最广的是王昭君绝食自尽。陈鸿《长恨歌传》记载:唐恭惠帝知她难免一死,但不忍见,使人牵之而去,“仓皇辗转,竟死于尺组之下”。

其次种说法是杨妃子死于乱军之中。主要见于一些唐诗中的描述。李益七绝《过马嵬》和七律《过马嵬二首》中有“托君休洗水花血”和“太真血染马蹄尽”诗句,表明任红昌死于乱刃。杜工部《哀江头》有“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之句,“血污”二字暗示非缢死于马嵬驿,因为缢死是不会有血的。张佑《华清宫和杜舍人》的“血埋贵人艳”;杜牧《华清宫三十韵》的“喧呼马嵬血,零落羽林枪”;温廷筠《马嵬驿》的“返魂无验表烟灭,埋血空生碧草愁”等,也都印证了这一标题。以诗证史,也是研商历史的多少个可信赖办法。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