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故宫30万件皇宫国宝流失,溥仪退位后从故宫盗窃大批珍宝大部流失海外

十月 12th, 2019  |  文物考古

发布时间: 2007/5/24 8:54:32 被阅览数: 次

www.463.com永利皇宫 1

文章出自历史

流失路线图

在今年嘉德春拍的古籍善本专场中,明嘉靖间刻本《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义廿五卷》引人关注,它曾在2008年嘉德秋拍中以200万元的底价流拍,这次却以414.4万元人民币成交。在它的说明里有如此描述:此本首刻有吕祖谦序,《天禄琳琅书目续编》卷七著录为宋本,实为明刻本,据溥仪赏赐溥杰书目,1922年8月6日溥仪赏溥杰出宫。

对于溥仪盗宝之事,向斯有着独到的见解:“它说明当时虽然已经推翻了旧的王朝,但人们的观念却没有跟上。没人想过溥仪的小朝廷怎么生活,因而对国宝也疏于管理,也没有对每天进出的皇室人员进行搜身,给溥仪以可乘之机。”他认为,毕竟溥仪从小接受皇族教育,骨子里面一直觉得自己还是皇帝,认为拿点国宝是正常的事情,就像拿自己家的东西一样。“实际上,宫里的珍宝是国家财产,造成流失,是全民族的损失,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向斯还介绍,为了防止国宝流失,故宫博物院直到今天还保留了以前清宫里的宫廷管理方法,就是两个人一起进库房,下班后一起锁门、贴封条,钥匙要还钥匙房。

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24年研究破译30万件国宝流失的真实内幕

天禄琳琅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内府善本特藏书库,清乾隆九年,高宗亲笔题写“天禄琳琅”匾额悬挂于昭仁殿,收储宋、元、明各代珍籍善本,其中,以收藏珍贵宋版书著名,其版本精良,装饰精美,书品上乘,可称为中国古籍珍品中的奇珍。截止到2009年,出现在拍卖会上的天禄琳琅藏书达24部之多,虽多以单册、残卷出现,却屡创天价。比如,1995年春,嘉德春拍出现第一部天禄琳琅旧藏《欧阳文忠公集》,拍出了27.5万元;2004年,北京翰海拍卖了宋版《春秋经传》,拍出了193.6万元;2009年嘉德春拍出现了明版《六经图》,拍出了240万元。

在今年嘉德春拍的古籍善本专场中,明嘉靖间刻本《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义廿五卷》引人关注,它曾在2008年嘉德秋拍中以200万元的底价流拍,这次却以414.4万元人民币成交。在它的说明里有如此描述:此本首刻有吕祖谦序,《天禄琳琅书目续编》卷七著录为宋本,实为明刻本,据溥仪赏赐溥杰书目,1922年8月6日溥仪赏溥杰出宫。

中国究竟有多少国宝流传海外?又有多少宫廷珍籍流出皇宫?

既然天禄琳琅藏书是如此珍稀的国宝级文物,又屡次出现在拍卖场,国家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呢?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图书馆副馆长向斯表示,只要认定了是从前故宫的东西,国家有关部门会尽全力进行收购。

天禄琳琅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内府善本特藏书库,清乾隆九年,高宗亲笔题写“天禄琳琅”匾额悬挂于昭仁殿,收储宋、元、明各代珍籍善本,其中,以收藏珍贵宋版书著名,其版本精良,装饰精美,书品上乘,可称为中国古籍珍品中的奇珍。截止到2009年,出现在拍卖会上的天禄琳琅藏书达24部之多,虽多以单册、残卷出现,却屡创天价。比如,1995年春,嘉德春拍出现第一部天禄琳琅旧藏《欧阳文忠公集》,拍出了27.5万元;2004年,北京翰海拍卖了宋版《春秋经传》,拍出了193.6万元;2009年嘉德春拍出现了明版《六经图》,拍出了240万元。

日前,故宫博物院宫廷历史专家、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向斯完成了专着《故宫国宝宫外流失秘籍》,由中国书店出版集团出版。

向斯表示,天禄珍藏的命运和中国近代史一样坎坷,最大的一次劫难是遭溥仪盗窃出宫。据他的专著《故宫国宝宫外流失秘籍》披露,“从宣统十四年七月至九月,溥仪先后41次赏溥杰昭仁殿珍本古书210部,几乎全是宋本精品,包括宋本199部,元本10部,明抄本1部。”溥仪盗运出宫后,昭仁殿中仅有10部宋版书、15部元版书,虽然这些秘籍也都是版本精良、品相较好的本子,但是比起被溥仪盗运出宫的那些珍本却又略逊一筹了。

既然天禄琳琅藏书是如此珍稀的国宝级文物,又屡次出现在拍卖场,国家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呢?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图书馆副馆长向斯表示,只要认定了是从前故宫的东西,国家有关部门会尽全力进行收购。

这部迄今为止最为权威的研究和考证故宫国宝流失宫外情况的书籍,是向斯3年前申报的故宫博物院研究课题。

向斯介绍,清末代皇帝溥仪逊位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复辟大清帝国的愿望和改善禁锢生活环境的要求日益强烈。为了换取大量金钱,溥仪想到了宫廷古物珍宝。于是,溥仪以赏赐为名,将210部天禄琳琅古书珍品,由其弟溥杰分批盗运出宫。

向斯表示,天禄珍藏的命运和中国近代史一样坎坷,最大的一次劫难是遭溥仪盗窃出宫。据他的专著《故宫国宝宫外流失秘籍》披露,“从宣统十四年七月至九月,溥仪先后41次赏溥杰昭仁殿珍本古书210部,几乎全是宋本精品,包括宋本199部,元本10部,明抄本1部。”溥仪盗运出宫后,昭仁殿中仅有10部宋版书、15部元版书,虽然这些秘籍也都是版本精良、品相较好的本子,但是比起被溥仪盗运出宫的那些珍本却又略逊一筹了。

在故宫任职24年的向斯破译了大量国宝绝密档案,在书中详细披露了约30万件皇宫国宝流失事件之真实内幕。

溥仪回忆录《我的前半生》记载,这批古书出宫以后,都交给了溥仪的父亲前清摄政王载沣,载沣又交给自己的弟弟载涛,载涛再秘密运到天津静园,变卖了几十件,最后全部运往东北,入藏伪满洲国皇宫藏书楼。

向斯介绍,清末代皇帝溥仪逊位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复辟大清帝国的愿望和改善禁锢生活环境的要求日益强烈。为了换取大量金钱,溥仪想到了宫廷古物珍宝。于是,溥仪以赏赐为名,将210部天禄琳琅古书珍品,由其弟溥杰分批盗运出宫。

www.463.com永利皇宫 ,近日,向斯在故宫博物院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对于溥仪盗宝之事,向斯有着独到的见解:“它说明当时虽然已经推翻了旧的王朝,但人们的观念却没有跟上。没人想过溥仪的小朝廷怎么生活,因而对国宝也疏于管理,也没有对每天进出的皇室人员进行搜身,给溥仪以可乘之机。”他认为,毕竟溥仪从小接受皇族教育,骨子里面一直觉得自己还是皇帝,认为拿点国宝是正常的事情,就像拿自己家的东西一样。“实际上,宫里的珍宝是国家财产,造成流失,是全民族的损失,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向斯还介绍,为了防止国宝流失,故宫博物院直到今天还保留了以前清宫里的宫廷管理方法,就是两个人一起进库房,下班后一起锁门、贴封条,钥匙要还钥匙房。

故宫30万件皇宫国宝流失,溥仪退位后从故宫盗窃大批珍宝大部流失海外。溥仪回忆录《我的前半生》记载,这批古书出宫以后,都交给了溥仪的父亲前清摄政王载沣,载沣又交给自己的弟弟载涛,载涛再秘密运到天津静园,变卖了几十件,最后全部运往东北,入藏伪满洲国皇宫藏书楼。

2000年冬天,北京城里大雪纷飞,天气异常寒冷。向斯和同事一起到故宫英华殿整理宫中的旧书。在清点藏文《甘珠尔经》时,他们吃惊地发现,有几夹藏文《甘珠尔经》,捆绑护经板的五彩织锦外经护带,竟被整齐地剪成一段一段,护经板内的镀金佛光和镶嵌的七珍珠宝居然不翼而飞!

在抗日战争胜利后,溥仪仓皇出逃,伪皇宫内的珍宝顿时遭到国民党执勤兵哄抢。所幸国民党东北地区财政特派员张嘉璈慧眼识珠,发现伪宫内尚存一批宋元善本图笈,共有13箱。后来这批书籍用飞机运回北京,由政府再次交回故宫博物院。

对于溥仪盗宝之事,向斯有着独到的见解:“它说明当时虽然已经推翻了旧的王朝,但人们的观念却没有跟上。没人想过溥仪的小朝廷怎么生活,因而对国宝也疏于管理,也没有对每天进出的皇室人员进行搜身,给溥仪以可乘之机。”他认为,毕竟溥仪从小接受皇族教育,骨子里面一直觉得自己还是皇帝,认为拿点国宝是正常的事情,就像拿自己家的东西一样。“实际上,宫里的珍宝是国家财产,造成流失,是全民族的损失,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向斯还介绍,为了防止国宝流失,故宫博物院直到今天还保留了以前清宫里的宫廷管理方法,就是两个人一起进库房,下班后一起锁门、贴封条,钥匙要还钥匙房。

第一次流失

有意思的是,2009年嘉德春拍中出现的明版《六经图》,恰恰没有被张嘉璈发现。据拍品持有人、国民党东北清查团干事刘燕夫的后人介绍,刘燕夫在伪满皇宫附近古玩店闲逛时,见到店内最贵的物品标价二十两黄金,原来是一本古籍,书前标明宋版《六经图》。问及店家,告曰此乃宫中警官合伙拿来出售,于是刘燕夫认定其为宫中散出之宋版,意义非同一般,毅然购之,并携往文物专家金毓黻处请过目,金亦认为此书价值极大,愿以双倍价格请刘燕夫转让,遭刘婉拒。刘燕夫1949年初赴台,1971年又转而定居美国,1978年台湾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昌彼得见到这本书,鉴定后认为此书乃明版而非宋版,之后刘燕夫将其影印流传于世。

在抗日战争胜利后,溥仪仓皇出逃,伪皇宫内的珍宝顿时遭到国民党执勤兵哄抢。所幸国民党东北地区财政特派员张嘉璈慧眼识珠,发现伪宫内尚存一批宋元善本图笈,共有13箱。后来这批书籍用飞机运回北京,由政府再次交回故宫博物院。

《永乐大典》正本去向成谜

向斯介绍,新中国成立之初,故宫曾陆续从民间收购了一些天禄琳琅的藏本。之后,故宫将自持的天禄琳琅藏本都划拨给北京图书馆珍藏。近年来,还不时从民间冒出天禄琳琅珍本,比如2005年时,山东图书馆就从民间收购了13册明刻版《吕氏家塾读诗记》。“如今,在溥仪盗出的210部天禄琳琅珍本中,还有约一半流散民间。”向斯认为,那些在外飘荡了近一个世纪的天禄琳琅藏本,到了该回家的时刻。

有意思的是,2009年嘉德春拍中出现的明版《六经图》,恰恰没有被张嘉璈发现。据拍品持有人、国民党东北清查团干事刘燕夫的后人介绍,刘燕夫在伪满皇宫附近古玩店闲逛时,见到店内最贵的物品标价二十两黄金,原来是一本古籍,书前标明宋版《六经图》。问及店家,告曰此乃宫中警官合伙拿来出售,于是刘燕夫认定其为宫中散出之宋版,意义非同一般,毅然购之,并携往文物专家金毓黻处请过目,金亦认为此书价值极大,愿以双倍价格请刘燕夫转让,遭刘婉拒。刘燕夫1949年初赴台,1971年又转而定居美国,1978年台湾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昌彼得见到这本书,鉴定后认为此书乃明版而非宋版,之后刘燕夫将其影印流传于世。

“大家都很沉痛,不知道如何解释眼前的情况,宫中的珍宝秘籍,怎么会被盗? ”

向斯介绍,新中国成立之初,故宫曾陆续从民间收购了一些天禄琳琅的藏本。之后,故宫将自持的天禄琳琅藏本都划拨给北京图书馆珍藏。近年来,还不时从民间冒出天禄琳琅珍本,比如2005年时,山东图书馆就从民间收购了13册明刻版《吕氏家塾读诗记》。“如今,在溥仪盗出的210部天禄琳琅珍本中,还有约一半流散民间。”向斯认为,那些在外飘荡了近一个世纪的天禄琳琅藏本,到了该回家的时刻。

“后来,我仔细阅读了有关档案,认真梳理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原来这样令人吃惊的场面,在50多年前就曾经发生过。这是八国联军所为,根据有关档案的记载,有18箱《甘珠尔经》被割断锦缎,侵略者们盗去了护经板里的镀金佛光和七珍珠宝。”

那以后,向斯希望,能够结合他20多年来在故宫的研究发现,写一本关于宫廷书籍流失情况的书籍,让人们了解这些皇宫国宝和珍籍的流失情况。3年后,他向故宫博物院申请了这个研究课题。

“我把清宫珍籍流传宫外的情况作了系统的研究后,大致分为四个时期,第一次宫廷国宝、秘籍流失主要包括《永乐大典》《四库全书》的流失。”

向斯说:“明朝《永乐大典》的修编可以说是一件空前绝后的文化盛事。”据有关史料记载,有约3000人参与纂修,前后历时三年,全书共22000多卷,修成后明成祖非常满意,亲自作序并赐名。

然而,自《永乐大典》问世以后,直到明朝末期,《永乐大典》正本的去向一直成为史学界和文化界的一个谜案。有专家认为,早在明朝末期《永乐大典》就不在人世了,有人说毁于大火,有人说随葬于帝陵,还有人干脆就认为是去向不明。向斯推测说,很有可能是在明朝亡时毁于战火。

另外,清朝末年,皇宫秘阁内的书籍管理松散,一些不良的儒臣起了贪婪之心,费尽心机偷窃宫中的秘本《永乐大典》。根据清末史料记载,翰林大臣文廷式等人,每天早晨进翰林院时特地让随从背个包袱,装自己的棉袄,晚上离开时把棉袄穿在身上,将秘阁内的《永乐大典》打成同样大的书籍带回自己家。后来一些不良的儒臣发现偷盗出来后居然无人过问,还开始公然倒卖。早就眼馋皇宫秘籍的洋人到处打听宫中流出的《永乐大典》,就这样大量《永乐大典》秘本流入洋人手中,带出中国。

第二次流失

八国联军抢劫文物无数

咸丰10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洗劫圆明园,也拿走了大量宫廷珍藏的《永乐大典》。40年后,八国联军再次入侵北京,储存在翰林院的《永乐大典》惨遭不测,几乎被毁,大部分秘籍葬身火海幸免于难的书籍则散落一地,有些士兵觉得这些书籍体积大,比较结实,干脆拿这些书籍当砖头,有的用作马槽,还有的用于工事或铺路。

根据有关记载,日本收藏中国皇宫秘本《永乐大典》多达55册,仅次于日本的是美国45册,英国38册,中国方面一直在全力收购这批流失宫外的皇宫秘籍,目前,中国共有《永乐大典》226册。

“在流出宫外的珍宝中,有相当一部分源于外国列强对中国的掠夺。其中,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对于中国文物的掠夺和毁损是最为严重的。”

1859年,英法共同研究对华作战计划,确定组建了两国联军2万人远征。在瓜分堆积如山的财宝时,英法联军最高统帅决定成立联合委员会,将所有战利品由双方军队瓜分。然而,行动开始后,一切都变样了,许多珍贵的物品不翼而飞。

于是,眼睛血红的官兵们开始变得野蛮而疯狂,一拨又一拨的抢劫者们眼睛放射着绿光,涌进富丽堂皇的宫殿,疯狂抢劫、纵火烧毁那些带不走的器物、字画和秘籍。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故宫再遭浩劫。圆明园究竟有多少国宝被抢劫而流失,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据统计,中国国宝级珍贵文物流失海外的,大约有160万余件,这些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被全世界的200多家博物馆作为最为珍贵的文物,甚至是镇馆之宝郑重收藏;分散在五湖四海私人手中的中国珍贵文物数量,实在无法统计,估计应该在1000万件以上;大约有数十万件的皇宫国宝流失宫外。”

向斯说,流失海外的中国古代名画,就有大约2万余件,中国古代最为珍贵的古画《女史箴图》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一次最为惨痛的流失是溥仪盗取国宝秘籍,这一次,几乎全都是由宫里选出的最精品的文物和书籍。”向斯十分痛心地说。清宣统三年,也就是1911年,末代皇帝溥仪在隆裕皇太后的监护下退位,按照民国政府给的清皇室《清室优待条件》,继续生活在紫禁城北部的后廷中,并沿用宣统年号,称为小朝廷,前后13年。但是退位后的溥仪不甘心失去江山社稷,一心想复兴大清帝国,重登皇帝宝座。

为了筹措经费,他以赏赐溥杰为名,把宫里最值钱的字画和古籍运出宫外,存到天津英租界的房子里。“走到东北,他和朝臣们没有吃的,就拿价值连城的字画和古董和当地农民换馒头和包子。”

向斯研究认为,溥仪认为古书是最为珍贵的宝物,他盗窃宫中古物珍宝的半年时间里,前40多天,盗窃的全部都是难以携带的书籍!然后通过赏赐溥杰的办法将这些国宝珍籍盗取出宫,他先后41次赏赐溥杰的昭仁殿珍本古玩210部,几乎全是宋本精品,大部分是无价之宝。

第三次流失

溥仪盗古籍珍本出宫

“溥仪盗运古书出宫后,昭仁殿中绝大部分珍贵的宋元珍本都已流失宫外,留存在殿中的,仅有10部宋版书,15部元版书,这些秘籍也都是版本精良、书品较好的本子,但是比起被盗运出宫的那些珍本书籍,却又略逊一筹了。

向斯介绍说,这些古书出宫后,都交给了溥仪的父亲前清摄政王载沣,他转交载涛,再秘密运到天津静园,变卖了几十件,最后全部运往东北,入藏伪满洲国皇宫藏书楼。日本投降后,就不知下文了。

“溥仪偷盗出宫的古玩珍宝秘籍到达东北后,藏于伪满洲国皇宫藏书楼,国民党占领长春后,接收了十三箱宋版书,并交给了国立长春大学图书馆,现在存于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其余的珍贵古书和珍品文物,一部分收回、收购、一部分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其他则流失各处。”

有中华第一神品之称的《清明上河图》,被溥仪皇帝带到东北后,也入藏伪满皇宫。1945年8月,溥仪被苏联红军俘虏,随身携带的字画珠宝也被收缴,其中就包括这幅《清明上河图》。但是,由于情况混乱,当时人们并没有在意这幅作品,只是随意扔在了机场,后来作为战利品上交,并陆续发现了两幅摹本。

1950年,这三件《清明上河图》拨交东北博物馆。1950年底,文化部组织专家清理东北遗留下的文化遗产,文化部研究院杨仁恺奉命清点、整理东北地区的战利品,在堆积如山的藏品中,欣喜若狂地发现了这幅《清明上河图》。

除了列强武力掠抢和宫内自盗外,还有一些珍籍国宝,由于战时被迫转移、内部的调整划拨和与国外的礼物交流而外流。

20世纪30年代,日寇入侵北京,故宫博物院被迫将大量精品文物装箱南迁。“从1932年秋天开始,故宫文物开始装箱。事实证明这是明智之举。”向斯说,这为后来的突发事件赢得了宝贵时间。

文物装箱可是一门专业的学问,一方面是文物古董、宝贝书籍如何装;另一方面是哪些国宝秘籍应该装。国宝文物的装箱有两大秘诀,一是紧,二是隔,当时,故宫三大馆都选派了有关方面的专家前来挑选国宝秘籍,他们的想法是,北京有可能沦为战场,应当尽量装最好的文物,尽量装满,增加件数而减少箱数。以至于吴玉璋先生装的铜器箱,后来在上海开箱检查把铜器搬出来核对后,怎么也装不下了。大家抱怨当时装箱人何必装这么多,却不知道这是装箱人的一片好心。

第四次流失

非常岁月国宝南迁

故宫博物院的国宝藏品中,凡是留存宫中的书画精品,都精选装箱,几乎网罗一空。宋元明历朝的精品瓷器共7000多件,也全部装箱,再加上宫中秘籍文献、珍玩精品,共计13000多箱文物全部南迁。

“由于当时北京人坚决反对国宝文物的南迁,起运日期确定为1933年2月5日深夜,皇城戒严,在中午就已装车的国宝文物,一车接一车,告别了他们从未离开的深宫,踏上南迁之路。辗转数千里,历时十余年,除了由于天气潮湿,受潮情况严重外,几乎所有的文物完好无损。有2972箱文物运往台湾,其中珍贵书籍近16万册,并于1965年建立台湾故宫博物院。1950年和1953年,大批故宫国宝秘籍又两次大规模从南京北迁。”

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说,部分外流国宝作为昔日的礼物交流,成了文化交流的见证。例如,美国国会图书馆就在1869年收到当时清廷书籍,这是应美国政府要求回赠的书籍,10种933册;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均曾获得过清政府的赠书。

作者:赵琳琳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汀滢


www.463.com永利皇宫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