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关于中华影片现状的原野侦察报告,略论20世纪以来的中国影视风俗商量

九月 23rd, 2019  |  风俗习惯

别忘了,皮影戏还“活”着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3-27  
宁静的暮色被苍凉的唱腔和皮影小人的舞动所打破。湖北省随州市淮河镇上,从来不做白事演出的三个皮影戏班,用搭台唱对台戏的独特方式为去世的艺人唐兴运送葬。这场丧葬仪式上的皮影演出,让利用暑假在全国寻访皮影戏的中山大学师生,切身感受到了抢救皮影艺术的迫切。此后由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戏曲学、民俗学等专业的师生带领来自中大以及全国各地的近20名志愿者,兵分七路展开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大规模皮影戏田野调查,足迹遍布陕、湘、鄂、川、滇、冀、豫、鲁、辽、京十个省市。日前,他们正在此项调查成果的基础上,筹建我国规模最大的皮影艺术资源库。
艺人生存现状
一条吱吱作响的扁担,两三个破旧的道具箱子,几名朴实得与当地农民别无二致的演员走街串巷。在20多年前的中国农村,没有皮影戏就意味着没有娱乐。今天,这样的演出形式已经无法吸引年轻人的眼球,惟有仪式功能的延续使它还在一些地区得以风景独好。以湖南平江县为代表,当地村民盛行请唱“愿戏”(为还愿请皮影戏班唱戏),一个皮影艺人一年演出300场以上,收入可达七八千元。
但大多数皮影戏艺人的境况不那么乐观。目前影戏的演出多为村乡中几位艺人按影箱自发组班,小班2人,大班五六人,“有活就干,没活解散”,一场演出的报酬为80~300元不等。面对影戏演出市场的衰落,艺人们已经不愿意把手艺传给后人,在他们看来,比起做“手艺人”,读书、打工都是更好的选择。
皮影的生命在“人”
国内现在已有不少博物馆收藏影偶,然而刻工再精美、历史再久远的皮影,如果没有艺人操纵表演,灌注如人物血液般的唱腔,它只能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有价值却没有生命,也如同珍稀动物的标本,留给后人的是遗憾。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康保成教授提出,皮影戏是一门“活”的艺术,包括制皮、操纵、演唱等多个方面。对于这种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更多需要的是对民间艺人的关注,他呼吁政府把各省各乡手艺精、口碑好的艺人“养”起来,向后代传授艺术。
拯救光影里的记忆
据康保成教授介绍,以往的皮影戏研究多从工艺美术的视角研究影偶,而根据演出现场来看,演出人员和听众更注重于唱戏、听戏,而非“看”戏。此次田野调查注重考察皮影戏在戏剧学、民俗学方面的价值,涉及唱腔、流派、剧本、影人、皮影图谱、制皮操纵技术、戏班艺人生存现状等方面的情况,并为演出现场进行了录像。整个考察采访艺人531个,收集光碟265张,剧本700多种,照片3.5万张。其中,辽南发现的清光绪年间《桃花扇》抄本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康保成教授同时透露,该研究中心有望在2007年建成全国规模最大的影戏艺术资源数据库,届时这些收集整理好的材料将按省归档在数据库上发布。文章来源:
茶都信阳

www.463.com永利皇宫 1

一、 调查缘起和前期准备

原载《重庆大学学报》2008年第1期

河南信阳罗山李世宏皮影演出现场

《中国影戏的历史与现状》是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承担的中国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的首批两个重大项目之一。因而,早在两年以前,我们就开始为全国范围的影戏调查做准备。这些准备工作主要有:1、将近一年的文献、网络资料准备和踩点工作,辑成三本《影戏资料集》;2、进行田野调查方面的训练,请有经验的专家(福建省艺术研究所叶明生研究员)讲课,还专程到福建见习;3、派三位教师赴广东陆丰进行实地调查,摸索影戏调查的经验;4、在人力资源方面,以博士生为主力,将博士论文选题与本项目结合起来;少数博士后研究人员和硕士生参与,此外还公开招募志愿者,中山大学、北京大学、山东大学、辽宁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山西师范大学、浙江美院的一批教师、研究生、本科生参与了调查;5、在器材和经费保证方面,以教育部重大项目科研经费为主,同时利用国家985专项资金的支持,购置了一批摄影、照相器材,解决了差旅费等问题;5、为了避免意外,我们还为所有参与者购买了人身保险。去年暑假,我们用两个月时间,冒着酷暑,在陕西、河南、河北、北京、山东、辽宁、湖北、湖南、四川、云南等十个省市进行调查。9月中旬,我们又派三位博士生赴唐山参加国际皮影艺术节和学术研讨会。11月中旬,我们第二次赴广东陆丰调查。加之已经踩过点的福建省和博士生孔美艳读硕期间调查过的山西省,我们到去年为止实际上已经调查了13个省份。今年暑假,我们专程赴台湾、甘肃、浙江、江苏、安徽五省调查,到目前为止,总计调查了18个省份。二、
调查收获根据初步统计,在田野调查中,我们共走访影戏艺人将近400名,搜集剧本近700种,拍摄照片数万张、录像带近百盒,刻录和购买光碟300余张。此外还购置(获赠)了一批影偶、图谱、乐器等。到2006年暑假前,已经有两位参与调查的硕士研究生完成了以影戏为题的硕士论文,并获得学位,这两篇论文是:1、
豫南还愿影戏研究(陈燕)2、湖北云梦茶座影戏研究(李惠)通过调查,使我们深深认识到,皮影戏,这种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巨大的苍凉感、悲壮感和历史感。时间仿佛凝固了,从上千年前到21世纪的今天,一种借光显影的艺术穿越古今,人生的几十年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调查表明,一息尚存的皮影戏,往往与人们的信仰和经济收入密切相关。各地的自然演出,可分为节庆演出、庙会演出、祭祀演出、茶座演出、还愿演出等几类。从戏班和演员的角度,无论何种演出,都应当得到经济利益。尤其对专靠演影戏为生的戏班来说,一旦这种报酬少到不能维持生计的地步,影戏必然萎缩,以至于消亡。所以现在多数的戏班是季节性戏班,仅靠影戏演出所得补贴生活而已。从观众的角度看,只有极少数人是报着喜欢的态度前往观看的,而绝大多数人是为了看热闹,或者是为了某种宗教目的观看影戏的。甚至只迎不看。所谓只迎不看,我想举例予以说明。2004年农历七月十五,广东陆丰南塘镇某村举行祭孤仪式,请皮影班演出,到晚上11点左右,观众基本走光,当地农民的解释是:影戏是演给神看的,无须人来观看。这就是只迎不看,即必须把皮影班迎来,但不必前往观看。湖南平江的一些戏班,每年还能演出300场以上,得到七、八千元收入,在这个贫困县里可谓收入不菲。一次还愿演出时,主家对我说:我们这里的人都迷信。一语道破了真相。所以,戏班的经济收入和观众的朴素信仰,是维持皮影戏生存的两大支柱。调查表明,我国影戏的艺术形态千差万别。从戏班组成来说,大的专业皮影剧团多达20余人,最小的业余戏班两人就可以演一台戏,甚至还有独角戏的存在。此外,各地影戏的传统剧目、剧本形态、音乐唱腔、影窗(屏幕)大小、影偶大小及形象、雕刻制做、操纵技术等等,都有很大的差异。以往有学者把我国的影戏分成三大系统,即河北唐山一带的滦州影系、陕西关中影系和广东潮州影系。现在,通过上述各因素的详细比较和文献资料的印证,我们有条件把这一工作做得更细更好。(附:照片和音频视频资料)今天,各地皮影戏都面临濒危局面,而造成濒危的正是人们梦寐以求的现代化。怎样做到在现代化社会里保护和发展传统文化?这是亟待解决的课题。三、
今后工作计划我们计划,从2006年9月开始,对调查得来的资料进行整理,到2007年年底前,完成中国影戏资源库电子版,并争取早日向全社会公开。到2007年暑假前,将有6篇博士论文提交答辩:1、
中国影戏的剧本形态研究(卜亚丽)2、 中国影戏的演出形态研究(张冬菜)3、
中国影戏班社研究(梁志刚)4、 中国影戏与民俗研究(李跃忠)5、
中国影戏的传承与传播研究(张军)6、
中国影戏的审美特征及其与姊妹艺术的关系研究(郑劭荣)上述博士论文,都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皮影戏的历史与现状》的组成部分。所以,该项目至此将提请结项。随后,将作为一套研究丛书,提交出版社正式出版。实地调查还带来了一些副产品。例如,我们分别应浙江人民出版社和黑龙江人民出版社之约,进行《关中影戏》(梁志刚)的《中国影戏》(李跃忠)的写作。这两本书均已完稿。此外,到2008年暑假前,再完成博士论文一篇:中国潮州影系研究(邓琪瑛)。这本专著将归入另一项目。我们的考察,已经得到各地专家学者、皮影艺人、党政机关、文化部门的鼎力支持。对此我们深表感谢,并拟在将来的成果中予以说明。我们深知,这次考察只是雨过地皮湿,我们对影戏的了解还是十分表面和粗浅的,希望继续得到各地专家、各界朋友的关注、批评、支持与协助。我的汇报完了,谢谢大家!

中国影戏是一种古老而优秀的民间艺术,或许由于它的不登大雅之堂,长期以来传统文人鲜有留意此道者。宋金时期,虽有些少数文人在一些笔记中对影戏有些记载,但文辞极为简约。元明的数百年间情况也基本如此,入清后尤其在清代后期,这种状况有所好转,一些志书、笔记开始关注这种艺术形式了,但仍嫌简略。至于以科学的态度来认真研究它的人就几乎没有了。这种情况,一直到二十世纪才发生变化。在二十世纪初期,随着西方人文学科学术思想、学术理念,尤其是民俗学等的输入,开始有人对影戏进行研究了。

宁静的暮色被苍凉的唱腔和皮影小人的舞动所打破。湖北省随州市淮河镇上,从来不做白事演出的三个皮影戏班,用搭台唱对台戏的独特方式为去世的艺人唐兴运送葬。这场丧葬仪式上的皮影演出,让利用暑假在全国寻访皮影戏的中山大学师生,切身感受到了抢救皮影艺术的迫切。此后由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戏曲学、民俗学等专业的师生带领来自中大以及全国各地的近20名志愿者,兵分七路展开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大规模皮影戏田野调查,足迹遍布陕、湘、鄂、川、滇、冀、豫、鲁、辽、京十个省市。日前,他们正在此项调查成果的基础上,筹建我国规模最大的皮影艺术资源库。
艺人生存现状
一条吱吱作响的扁担,两三个破旧的道具箱子,几名朴实得与当地农民别无二致的演员走街串巷。在20多年前的中国农村,没有皮影戏就意味着没有娱乐。今天,这样的演出形式已经无法吸引年轻人的眼球,惟有仪式功能的延续使它还在一些地区得以风景独好。以湖南平江县为代表,当地村民盛行请唱“愿戏”(为还愿请皮影戏班唱戏),一个皮影艺人一年演出300场以上,收入可达七八千元。但大多数皮影戏艺人的境况不那么乐观。目前影戏的演出多为村乡中几位艺人按影箱自发组班,小班2人,大班五六人,“有活就干,没活解散”,一场演出的报酬为80~300元不等。面对影戏演出市场的衰落,艺人们已经不愿意把手艺传给后人,在他们看来,比起做“手艺人”,读书、打工都是更好的选择。
皮影的生命在“人”
国内现在已有不少博物馆收藏影偶,然而刻工再精美、历史再久远的皮影,如果没有艺人操纵表演,灌注如人物血液般的唱腔,它只能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有价值却没有生命,也如同珍稀动物的标本,留给后人的是遗憾。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康保成教授提出,皮影戏是一门“活”的艺术,包括制皮、操纵、演唱等多个方面。对于这种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更多需要的是对民间艺人的关注,他呼吁政府把各省各乡手艺精、口碑好的艺人“养”起来,向后代传授艺术。
拯救光影里的记忆
据康保成教授介绍,以往的皮影戏研究多从工艺美术的视角研究影偶,而根据演出现场来看,演出人员和听众更注重于唱戏、听戏,而非“看”戏。此次田野调查注重考察皮影戏在戏剧学、民俗学方面的价值,涉及唱腔、流派、剧本、影人、皮影图谱、制皮操纵技术、戏班艺人生存现状等方面的情况,并为演出现场进行了录像。整个考察采访艺人531个,收集光碟265张,剧本700多种,照片3.5万张。其中,辽南发现的清光绪年间《桃花扇》抄本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康保成教授同时透露,该研究中心有望在2007年建成全国规模最大的影戏艺术资源数据库,届时这些收集整理好的材料将按省归档在数据库上发布。

本文原刊于《福建省首届艺术科学研究年会论文(2005)》

本文对近百年来影戏研究中人们对影戏民俗,以及影戏和民俗关系的研究作了一些粗浅的考察,以为中国影戏的研究虽是在民俗学的影响下开展起来的,但在其起始之初,人们对影戏民俗,以及二者的关系并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进入新世纪以后,学者对影戏民俗的研究才渐渐多起来。

一、二十世纪前期的影戏与民俗研究

关于中华影片现状的原野侦察报告,略论20世纪以来的中国影视风俗商量。清末民国初期,特殊的历史环境,使得许多爱国青年走出国门,去西方、日本等地寻求强国富国之路。他们走出国门不仅学习其“船坚炮利”的工业技术,也带来了许多西方的人文社科思想,期以开启民智。民俗学便是其中之一。随着民俗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影戏也渐渐被纳入了人们的视野。

近代以来,最早论及影戏的是王国维。1912年,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的第三章“宋之小说杂戏”中论道:“傀儡戏之外,似戏剧而非真戏剧者,尚有影戏。此则自宋有之。……然则影戏之为物,专以演故事为事,与傀儡同。此亦有助于戏剧之进步者也。”
小说、傀儡、影戏“皆以演故事为主。小说但以口演,傀儡、影戏则为其形象矣,然而非以人演也。”王氏关于影戏的论述虽只寥寥数语,但在影戏研究方面却有巨大贡献:通过文献引证,对影戏的历史进行了溯源;指出了影戏、傀儡戏等对“真戏剧”发展的积极影响;论及了影戏
“似戏剧而非真戏剧者”、“非以人演也”等艺术特性。王氏之论对后世的影戏研究无疑有一定的开启意义。但王氏并非专门有意研究影戏,因此他并不是影戏研究的始作俑者。

笔者以为我国最早对影戏进行学术研究的,当首推影戏艺人李脱尘。李是河北省玉田县人,生卒年月无考,大约生活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到二十世纪中期。他十岁左右随父进京,而后从师于二叔学习影戏艺术。李不仅精于影戏艺术,而且致力于影戏研究。宣统二年(1910),李专程到迁安县泗河桥镇北关家庄拜访“影戏先辈”安心齐。安为李的精神所感动,赠给了他一本自己编写的《影戏小史》一书。李得到书后潜心研读,并结合自己的研究成果加以充实和校正,定名为《滦州影戏小史》。〔1〕李氏1934年在《滦州影戏小史》自序中称:“研究影剧四十余年,遨游数省,考察中国各地影剧。以见闻所得笔录如此。并搜罗各地影剧材料以广见闻。”〔2〕据之,李脱尘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之交,就开始关注影戏了,可惜李氏之书已经散佚不可得,甚是遗憾。不过稍后研究影戏的佟晶心、顾颉刚二人,在各自的著作里都提到了李氏的这本书,而且还采用了他的不少观点。其中佟晶心的《中国影戏考》大段保留有《滦州影戏小史》的文字,为了解李氏的学术观点提供了重要资料。

1919年,佟晶心在《新旧戏曲之研究》(上海:文华书局1927年第2版)一书中,辟专章论述“中国影剧”。这是中国影戏研究史上,第一次由有着深厚学术素养的知识分子,对其进行科学的研究。

中国的影戏研究,虽然是在西方人文思潮,尤其又是民俗学学科影响下展开的,但开始时学者们并没有自觉地将影戏放在一个“世俗的世界”里来进行动态考察,更多的只是静态地关注“戏”的本身。这可以佟晶心1934年发表的《中国影戏考》一文为代表,文中佟氏从“什么是影戏”、“中国文献中的记载”、“影戏的戏台”、“影戏人的制作”、“影戏脚本的研究”、“影戏的腔调”等十六个方面,对中国影戏进行了较为全面的介绍。另外,顾颉刚的《滦州影戏》和《中国影戏略史及其现状》、汤际亨《中国地方剧研究之一:滦州影戏》等文都是如此。这一时期,影戏研究者的目光主要是投向京畿地区内的滦州影戏,而研究滦州影戏的一系列文章,也几乎都是从文献去考证它的历史源流,或以田野调查所得,从剧本、戏班、戏台、影人等角度介绍滦州影戏,但都没有提及滦州影戏的演出及其它习俗。

这一时期对影戏与宝卷关系的讨论,其目的虽然是为了探讨影戏的起源问题,但事实上却涉及了影戏与民俗的关系。1937年《歌谣》第2卷和第3卷连续刊出5篇文章讨论影戏的起源及其与宝卷的关系,吴晓铃、佟晶心、叶德均相继发文进行“商榷”。这场讨论是由佟晶心的《探论“宝卷”在俗文学上的地位》所引发的。佟氏在文中提出:“影戏在宋朝所使用的剧本便是当时的话本,但近代的便用宝卷”,“影戏的剧本组织,和故事的结构很有宝卷的意味,但已采用对话的形式。”针对佟氏的论断,吴晓铃在《关于“影戏”与“宝卷”及“滦州影戏”的名称》中进行了质疑,认为“影戏的剧本在宋朝并不是用话本,近代用的也不见得就是宝卷。理由很简单,因为影戏著重在表演,其文词是代言体,而话本和宝卷著重在演说,其文词则是叙述体,二者在运用方面迥乎不同”。随后佟晶心又予以回应。这场讨论虽然涉及了影戏和宗教信仰民俗的关系,但其讨论仅限于二者的渊源考辨,并没有再做其它深入的思考。

在1949年以前的诸多论文中,值得注意的是孙作云的《中国影戏源流》和孙楷第的《近代戏曲源出宋代傀儡戏影戏考》二文。前者完成于1938年,作者对影戏与傀儡戏、讲史、昆曲、变文宝卷之关系的论述都是一些很重要的话题,尤其是他对“影戏人的迷信”的纪录,就已经是比较自觉的研究、纪录与影戏相关的民俗了。后者完成于1940年,文中作者考证了影戏与隋唐时期变文、俗讲的关系,虽非自觉的对影戏与民俗之关系进行探讨,但在客观上却揭示了影戏与佛教文化的密切关系。

在抗日根据地、解放区等地,则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人们把与影戏生存密切相关的许多“世俗活动”都视作迷信,人们谈的更多是影戏剧目内容的人民性、阶级性等问题,是影戏的利用、改革与创新问题。

二、二十世纪后期的影戏与民俗研究

新中国成立后及至七十年代,影戏民俗及二者之间的关系研究同样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没有得到应有重视,人们除继续谈影戏剧目内容的人民性、阶级性,谈影戏的利用、改革与创新等问题外,还注重影戏剧目、剧本、音乐、影人造型等的资料汇编。所以,在这段较长的历史时期里,学界对影戏民俗及二者之间关系的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在这方面值得一提的是董每戡于1953年完成的《说“影戏”》一文,该文提及了灯影、剪纸、手影等民间游艺对影戏形成的影响。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学术渐渐自由,于是有人开始重视影戏民俗的研究了。尤其是在戏曲志、曲艺志等编撰工程启动后,为了采集资料,县市文化部门的工作者在广大农村地区作了大量访谈工作,纪录了与戏曲、曲艺相关的一些传说、演出习俗、行话等。在大部分地区,影戏虽然没有入志,但调查时一般都把它包括在里面了。如1989年河南罗山县赵彦超主编《罗山县戏曲志》就纪录有“供奉乐王教主”、“偿台”、“请神”、“禁忌”等资料。虽简略却很宝贵,为了解古代影戏的生态环境提供了重要资料。

另外,一些影戏的专书论著也开始留意影戏民俗了。马德昌《皮影艺术的魅力》一书在“陇东南皮影的演出”一节中,较为详细的介绍了影戏开演前的迎神,载录了“三出头”剧目的唱词,显得十分珍贵。在图录中,他还介绍了不少相关习俗,如介绍“王灵官”影偶时说“皮影戏头一天晚上,必须摆灵官片子,表示驱邪、扶正、降富、生财之意”。〔3〕赵建新《陇东南影子戏初编》主要保存了清代陇东南地区的影戏资料(抄本、线谱、音乐),但作者也辟有“陇东南影子戏的职能和作用”专题,纪录了这里“会戏娱主神,串村还俗愿”及“首演剧目《天官赐福》”的习俗。〔4〕这些对了解影戏的演出习俗都是很珍贵的资料。

除了“纪录”影戏民俗外,也有学者对二者之间的关系作了一些探讨。如1990年单良全在《中国影戏与佛教》(《人民日报》(海外版)1990年6月15日第7版)一文中简略谈了影戏和佛教的关系,而1997年丁言昭的《木偶、皮影和宗教文化》一文的论述就深入多了,他认为木偶、皮影是一种造型艺术与戏曲艺术融为一体的综合艺术,它与宗教文化的关系,不仅体现在它所表现的宗教故事、宗教人物,宣扬的宗教思想及参与的宗教活动中,而且也体现在它形成的历史、它的人物造型和演出的剧本中。指出宗教是皮影戏诞生的助产师,也是宣传宗教思想的服务者。〔5〕

另外还有学者探究了影戏的民俗功能。如江玉祥在《四川皮影戏的民俗功能》一文中探讨过四川影戏的民俗功能,他指出巫术宗教的功能是影戏原始的民俗功能,四川影戏的这一功能主要体现在社区和个人的一系列民俗活动中:“酬神还愿”、“行会戏”、“祈年禳灾”和“人生礼仪的大贺礼”等四个方面。〔6〕

迄今为止,在中国影戏与民俗研究的成果中,1999年由台北淑馨出版社出版的江玉祥之《中国影戏与民俗》一书应是最重要的成果了。不过该书虽然名为“影戏与民俗”,但事实上,著作主要还是论述中国影戏的发展史,真正研究影戏与民俗的份量占的并不多:首先,从章节、篇幅上看。全文十六章,仅有三章,即第十三章“中国影戏与民俗”、十四章“四川皮影戏中的‘十殿图’”和十五章“四川皮影戏中的神话故事《雷峰塔》”是研究民俗。其次,从内容上分析。第十三章从“影戏与祭祀”、“影戏与口承语言民俗”、“影戏与影戏舞台对联”三个方面进行介绍;十四、十五两章可视为影戏与民俗的个案研究;此外,作者还在相关章节中介绍了“四川皮影戏的民俗功能”、“班规与班俗”、“表演习俗”等。显然,以这样的篇幅,来“纪录”、介绍影戏民俗是不够的。再次,作者对影戏与民俗的诸多事象也缺乏深入的剖析,并没有真正揭示它们的文化内涵。如作者对“四川皮影戏的民俗功能”的分析所论限于四川,并不能说明“中国”;二则作者指出的四项功能“酬神还愿”、“行会戏”、“祈年禳灾”、“人生礼仪的大贺礼”,仍是表象研究,并没有指出它们的文化功能。最后,作者就中国影戏与民俗的研究没有一个整体的构思,缺乏体系。

三、新世纪以来的影戏与民俗研究及其展望

真正对影戏民俗及其关系的探讨是近些年来的事。如果夸张一点,可以说这段时期的文章不管是纪录性、报道性的还是学术性的,在文中几乎都会带上几句演出影戏的事由,或者讲个有关的影戏传说等。

二十一世纪以来,学者们对影戏与民俗研究的学术视野相当宽阔。有的较为深刻地论述了影戏与宗教信仰的关系。如对于佛教和影戏的关系康保成近年来曾做过专门研究,他指出:“巫术中的招魂术是我国影戏的远源,而印度佛教‘以影说法’是影戏的近缘,……中唐时期,佛教僧人以光影演出变相,同时元宵节提供了影戏上演的重要场合,我国的皮影戏宣告成熟。宋代影戏多演世俗故事,佛教因素不浓,但明清乃至现在仍流行的影戏,仍表现出与佛教形影相随的密切关系。”〔7〕康先生还从“影戏戏神为观音菩萨”、“演出剧目多为佛教内容”、“演出场所多在寺庙”、“演出场合多与作佛事有关”、“唱腔似念经”、“影偶形象受佛教造像影响”等六个方面予以说明“宋以后,尤其明清以降,影戏与佛教仍有形影相随的密切关系”。〔8〕

也有学者运用民间文学的叙事理论来研究影戏的剧本创作问题。如赵宗福指出:“河湟皮影戏有自己的话语程式。艺人们根本不用影卷等书面文本,也用不着演前彩排,即可表演甚至即兴创作演出大型或连台情节生动、唱词唱腔优美的戏。它体现了民间文艺传承口头性与民俗文化程式化的特性。”“河湟皮影戏艺人的创作展演始终是程式化的文化传承,艺人们利用叙事模式以及各类尺度不一的‘词’,加以巧妙地装配,形成许许多多的皮影戏作品。”〔9〕

还有的考察了一些民间技艺在影戏形成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如笔者以为古代的一种游艺“手伎”,尤其又是其中的手影戏表演,对中国影戏的发展就有着直接影响,郑劭荣则考察了说唱伎艺与民间剪纸在影戏形成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除上述研究角度外,还有的从图腾文化的角度研究影戏的造型(黄雪《华县皮影的艺术精神》,西安美术学院2005年硕士学位论文),张冬菜则在梳理文献中关于影戏起源的记载,和各地影戏艺人关于影戏起源的种种传说后,认为在一些民间传说中隐含了影戏与剪纸招魂习俗的密切关联。

而刘季霖《影戏说――北京皮影之历史、民俗与美术》一书“谢影神”、“影戏艺术的文化内涵”、“影戏班社的组成及堂会戏的演出”、“民俗对皮影戏的影响”等专题中,既保存了一些影戏民俗史料,也探讨了古代神话、宗教、民俗活动对影戏的影响。公允而论,刘先生的论述很不深入,多是泛泛而谈,但他的一些提法、论述却触及了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对开启人们的研究思路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其次,新世纪以来的影戏与民俗研究,与人们对非物质文化的“文化空间”的认识有关。我国虽然很早就注重对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但人们真正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却是近几年的事,尤其是2004年后。2004年8月,我国加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11月,文化部、财政部等联合发出《关于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通知》,200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颁发《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并开始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申报工作。

不少地区已经或准备把当地影戏申报为国家级或省级的遗产名录,因而编撰了不少影戏志书,其中对影戏民俗的记载更为详细些,如2006年出版的《环县道情皮影志》一书,在第八章“杂记”中,分四节记录了“道情皮影与民俗”、“道情皮影戏俗忌讳”、“道情皮影行话暗语”、“道情皮影言语对联”等,都是影戏民俗研究中非常宝贵的资料。

笔者亦受此影响,对影戏的生存方式进行了思考。指出影戏的生存方式有生存环境、生存价值和生存实践三个要素。生存环境指影响影戏生存、发展的所有因素,大到国家的政策方针、经济发展、教育模式、战争灾害等,小到民间节庆、社区活动等,都有可能影响影戏的生存和发展。生存价值则是指影戏在一定的生存环境里能满足怎样的社会需要,这是决定影戏生存的第一位因素。生存实践则是指影戏根据社会需要,采取何种形式实现它的“功能”,简单的说,也就是影戏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以怎样的形式进行活动,从而实现它的价值。并以为影戏的生存价值首要的不在于娱乐和审美,而是因为影戏的演出能满足俗民“民间信仰”活动的诸多需求。并以为今日中国影戏濒危的根本原因在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影戏的生存环境基本被破坏了。〔14〕

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之艺术价值、文化价值及其实用价值日渐为广大民众所认识,无论是作为表演艺术类还是民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影戏,它都会得到人们应有的重视。而事实也如此,2006年5月底公布的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皮影”名列其中,就有河北唐山、广东陆丰等十三个地方的影戏得到了保护,至于申报为省级、地市级以及县市级的就更加多了。

由于此,影戏及影戏民俗研究也势必会受到重视。完全可以说,影戏民俗是一座可供研究的宝库,其中还有很多内容如民间请唱影戏的缘由、影戏的写戏方式、影戏台及其相关习俗、影戏的演出习俗、行规、宗教对影戏的影响、影戏的民俗文化功能等都有待人们去进行探索。


参考文献

〔1〕张树云.李脱尘与庆民生影戏社〔A〕//陈克编著.唐山戏曲资料汇编第六集〔C〕.内部资料,1988:12-14.

〔2〕佟晶心.中国影戏考〔J〕.剧学月刊.1934(3卷11期):5.

〔3〕马德昌.皮影艺术的魅力〔M〕.内部资料,1994:17-30.

〔4〕赵建新.陇东南影子戏初编〔M〕.台北:施合郑民俗文化基金会出版,1995:38-46.

www.463.com永利皇宫 ,〔5〕丁言昭.木偶、皮影和宗教文化〔J〕.戏剧艺术.1997(3):120-124.

〔6〕江玉祥.四川皮影戏的民俗功能〔J〕.文史杂志.1989(6):35-36。

〔7〕康保成.佛教与中国皮影戏的发展〔J〕.文艺研究.2003(5):91.

〔8〕康保成.中国古代戏剧形态与佛教〔M〕.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4:456-457.

〔9〕赵宗福.论河湟皮影戏展演中的口头程式〔J〕.文艺研究.2000(4):118-142.

李跃忠.从“手伎”到影戏〔J〕.民族艺术.2005(4):45-49.

郑劭荣.从唐宋说唱伎艺与民间剪纸看我国影戏的形成〔J〕.民间文化论坛.2006(3):59-64.

张冬菜.略谈中国影戏的起源〔J〕//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第11辑.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6:76-83.

刘季霖.影戏说――北京皮影之历史、民俗与美术.〔日本〕东京:好文出版,2004.

〔14〕李跃忠.论中国影戏的生存方式及其变迁〔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2007(1):139-142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