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故宫盗案所想到的,文物保护与管理成公众注目焦点反思故宫风波

九月 11th, 2019  |  风俗习惯

故宫盗案所想到的

  www.463.com永利皇宫 ,第十二节 5月份热点话题

  从5月的失窃门、错字门、会所门,到8月的瞒报门、拍卖门、屏风门、封口门,故宫一次又一次地暴露出了管理漏洞、经营问题、责任心丧失、延迟回应等诸多问题。这与故宫以往庄重大器、雍容华贵的形象形成了巨大反差。

 

很久没有到故宫去了,算起来也有二十多年的光景,记得最后一次去故宫是二十世纪90年代初的1991年,那时故宫的门票已经涨价,从以往的五毛钱涨到10元,早已超出我辈的承受能力,但还是去了,因为那是一块圣地,中国文化的地标。

故宫盗案所想到的,文物保护与管理成公众注目焦点反思故宫风波。  一 故宫“三重门”事件尴尬了谁?

  问题接踵而至,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面对公众的指责和媒体的拷问,故宫迟缓的反应却显得“老态龙钟”,甚至“宫门深锁”。

自香港展品失窃案后,北京故宫博物院一直未走出社会舆论的聚光灯。会所门、损坏案、拍卖门接踵而至,令身处“多事之秋”的故宫应接不暇。文物保护和管理,再次成公众注目焦点。

崇敬归崇敬,谈到心中对故宫的感受是另外一回事。故宫如同以往的皇宫一样,始终是神秘的,可望而不可及,所以每次到故宫,只是膜拜一下了事,不曾留下深刻的印象。直到有一天一位在故宫工作的年轻人找我,他是清史研究者,想研究清代宫廷的萨满文化。因为曾看到我发表在《西北民族研究》(1992年第2期)上的一篇文章《清代宫廷的萨满祭祀》,前来咨询。我告诉他,能在故宫工作,又要研究萨满文化,那是得天独厚。故宫的坤宁宫就是清代皇帝举行萨满祭祀的地方。这种祭祀从清室入主中原,延续260多年从未间断。我还告诉他,60年代去故宫,还看到坤宁宫举行祭祀的陈设没变。他感到惊讶,约我同去故宫参观。因为他在故宫工作的方便,这次我们从故宫北门进入,先到他简陋的研究室,后到坤宁宫,隔门相望,大殿内空空如也,只有坤宁宫前祭天用的神杆静静地耸立在那里。据说殿内供萨满祭祀用的神器早已拆除,不知去向,也可能在库房中保存,我们都感到失望。萨满祭祀在故宫是很重要的文化事象,清朝统治者正是用它来增强民族凝聚力,是应该很好地研究。谈到研究,年轻人面露难色,研究经费从何而来?他还谈到当时负责故宫管理工作的是一批复员转业军人,根本答不上话,真是秀才遇到兵,我也就无话可说了。之后每当谈到萨满文化,我便想起那位年轻研究者为难的面影,也始终没见他有研究成果发表。

  连日来,故宫博物院仿佛在上演新闻连续剧,一个“门”接着一个“门”。有论者将此“三重门”概括为“失守失语失明、丢物丢人丢魂”,可谓辛辣到位。不过,与既成的事实相比,故宫方面在事件面前支支吾吾、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的态度更让人愤怒。

  一位了解故宫的人士表示,故宫并不缺乏严格的制度,但缺少的是严格的执行。

风波 质疑频现 回应乏力  

前两天媒体报道故宫失窃,又使我想起了故宫。一个小毛贼竟然长驱直入,不仅得手,而且跳下10米高的城墙逃跑,居然毫发无损,还悠闲地在网吧消遣,令人佩服。但毕竟是故宫盗宝,非同小可,强大的公安58小时破案,使故宫的主人感激涕零,送锦旗“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表示感激,不料因一个错别字露出马脚,暴露出故宫管理者文化缺失的软肋。小小毛贼搅得故宫丑闻叠出,舆论飞扬,实在出乎意料。

  先是“失窃门”——防线被“撼”,故宫展品失窃。

  就在外界纷纷猜测故宫究竟有多少个“门”,指责故宫缺失管理力度,甚至没有勇气正视问题时,故宫仍在沉默……

  7月30日,网友“龙灿”在微博中爆出,国家一级品宋代哥窑瓷器青釉葵瓣口盘进行出库检测时,被故宫科研人员损坏。8月2日晚,“龙灿”再次发帖,称故宫近年发生多起珍贵文物被损毁或被遗弃的事件。8月5日,《中国青年报》爆出网友“湘江渔隐”曾发帖质疑故宫博物院涉嫌将5件北宋名人书札炒卖创收。

5月16日,故宫官网终于发文就5月13日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上出现错字向公众致歉,全文如下:

  5月8日,故宫发生失窃案件,7件展品被窃。58小时以后,案件告破,嫌犯石柏魁被抓获。尽管警方已经尽力追回展品,但仍有三件宝贝尚未追回,而且多件展品被损坏。

  问题 1

  失窃案尚未尘埃落定,一个个惊人消息又在人群中炸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代通信技术,打破了深宫之墙,隐秘事件被曝于阳光下,故宫与公众的博弈也随着事件的发展发酵开来。

由于我们工作的疏漏,在5月13日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的锦旗上出现错字,谨向公众致歉。

  再是“错字门”——锦旗错字,强词夺理。

  建立制度仍存管理漏洞

  公众质疑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文物被损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报告上级主管单位并告知公众?模糊“哥窑、官窑”定性,是否在故意降低责任程度?是否存在私拍文物,违法操作?接二连三状况频出,是否管理不善?然而,面对舆论质疑,身处风口浪尖的故宫博物院虽忙于应对,却始终不能令公众满意,反而徒增规避责任、降低责任之嫌。

此次赠送锦旗由院保卫部门负责联系、制作,由于时间紧,从制作场地直接将锦旗带到赠送现场,未再交院里检查。下午媒体播出后,院里才发现把“捍”写成“撼”的严重错误。尤其错误的是,在媒体质疑时,该部门未请示院领导,仍然坚持错误,强词夺理,不仅误导公众,而且使故宫声誉受到严重影响。

  5月13日,故宫博物院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感谢警方迅速破获故宫博物院展品被盗案。其中一面锦旗写有“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网友质疑“撼”为错别字,正确用字应为“捍”。面对质疑,故宫相关负责人表示,“撼”字没错,显得厚重。“跟‘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中‘撼’字使用是一样的。”此说法遭到语言学家和网民的批评。沉默三天后,故宫终于就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的锦旗上出现错字一事道歉。

  现状:对于故宫内部的管理,由北京博物馆协会出版的《北京博物馆年鉴(1988-1992)》有过描述:1987年,院里着手建立和健全各项规章制度。新的规章制度分《故宫博物院部处职责和正副主任、处长岗位责任制》和《故宫博物院规章制度汇编》。前者对全院21个部门的职责范围和部处主任、处长岗位责任制做了规定,后者将全院工作分为13类。

  显然,公众关注故宫文物,有其社会深层原因。从曹操墓到故宫文物,公众眼光已经从文物本身深化到文物管理的体制、机制、责任等层面。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罗哲文称,故宫器物损坏事件,技术人员应该负主要责任,但是被质疑事故多发,说明故宫也存在管理不善的失责,作为国家最高文博单位,代表了国家形象,应该珍惜文博系统的声誉,应该反思。

事情发生后,院里即进行认真调查,给予当事人严肃的批评教育,并采取了补救措施。故宫博物院现正组织全院各部门举一反三,吸取教训,堵塞漏洞,增强工作责任心,进行全面整改。

  最后是“会所门”——建福宫会所传言。

  分析:这套制度的核心,在于严格分工,责任落实到人。但这种权责的划分,仅限于“单位”框架,由每一个责任人逐级向上对应,最终对“单位”的最高领导负责。

警示 保护先行 管理为重  

故宫是文化单位,专家云集,发出这样的致歉信面对媒体,面对网民,算是一篇奇文,缺乏的仍然是真诚。文过饰非将责任完全推给保卫部门。这和我们在画面上看到的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纪天斌举着锦旗,满脸笑容的场面很不相称。难道他在送锦旗时不代表院里吗?不进行审查吗?除非他不认识那个“撼”字。既然如此,那他又是怎样混上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的宝座的?如此看来,失职的责任不完全在保卫部门,“强词夺理”的也不是保卫部门,而是院方。

  继失窃案和错字风波后,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在其微博上爆料称,故宫的建福宫已被改成一个全球顶级富豪们独享的私人会所,500席会籍面向全球限量发售。这一“建福宫改建豪华会所传言”由此引发公众强烈关注。尽管故宫方面对此进行了澄清,但公众并不买账,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名为“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机构所进行的商业行为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昨日该人士表示,故宫人员较多,无论多么严格的制度,在具体人员身上,都会有执行到位和不到位的情况,而且各个部门的管理松紧程度并不一样,跟领导的重视程度也有很大关系,因此会有存在漏洞的地方。

  故宫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所在,也是全人类的珍贵文化遗产。故宫博物院的使命和职责何在,故宫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文物?“故宫博物院是保留文物遗产的集中机构,它的职责是管理文物,最大限度保护人民的文物。”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刘庆柱说:“民国时期成立故宫博物院后,它不再是帝王家藏,而是属于国家,突发事件发生后,故宫有责任有义务第一时间报告。应该以开放的姿态,为国人提供优质的文化服务。”

小偷让故宫心烦,错别字让故宫丢脸,建福宫让故宫疲软,如此而已。

  故宫在“三重门”里去向尴尬

  问题 2

  故宫博物院曾经历重大波折。抗日战争中,为保护文物不遭战火毁灭,故宫博物院文物辗转南迁,历经上海、南京,直至四川。新中国成立前后,又经南京返回北京。在长达十余年的战争期间,南迁文物数量虽巨,却没有一件丢失和损伤。不可否认,几十年来,故宫在保护祖国文物、弘扬华夏文明、展示中华精神等方面作出过巨大贡献。要求故宫在文物保护上丝毫不出问题是不现实的。但是,接连出现的低级错误,毕竟给文物保护单位的管理敲响了警钟。

  鲁   珊

  安保心理懈怠责任心差

  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故宫文物在研究时被损坏,这与文化遗产被盗、故意被毁在性质上有区别,但是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的结果是相同的。因此,他认为:“文物保护方面,不仅要打击流通领域的违法行为,也应重视管理和研究领域的保护。我们文保单位的管理体制改革应该加强,要建立现代化的开放透明的信息管理,接受社会的监督,在依照合法和合理的程序行事基础上,还要体现高效率。”

  故宫以“企业所为”回应了“建福宫富豪私人会所”一事,引来近来的第三顿唾骂,故宫的三次回应,丝毫未显示一个文化单位的高明。至此,失窃于毛贼,失语于锦旗,失守于商业化,“三失”正在让这个中国顶级文化之地,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

  事件:5月10日下午,有网友在微博上爆料,称8日晚至9日凌晨,故宫博物院被“凿墙盗宝”。坊间号称第一保卫处的故宫,缘何会出现如此“低级”的盗窃事件?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主要还是当班人员的责任心不到位,懈怠所致。

思考 从专家到大众 舆论监督促进保护  

  在被盗、错字、富豪会所三重门内,人们大都以为,被盗是安保老旧,错字是素质不高,二者都只丢人,不出格。只有富豪会所关乎故宫今后的去向,是个实质性的问题。

  分析:据接近故宫的相关负责人称,故宫的保卫部门包括保卫处、开放管理处等大约三四百员工,负责故宫安全。同时,故宫每年都会有关于安保的培训,包括防火、防盗等,而且在院内大大小小的会议上,安全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院内有涉及安全的事件,实行一票否决制,即这件事情只要有一个人反对,就不能做。

  纵观事件始末,故宫博物院的回应确乎迟缓。现代化的信息时代,文物保护已从以前的专家学者、文物局大院,走向公众视野。舆论监督与文物保护的关系必然愈加密切。

  其实,这三重门互相联系,它们统一在同一命题之下,即故宫究竟该以怎样的面目存在,怎样的方式生存,说得更狭隘一些,故宫究竟能不能赚钱?

  出现如此“低级”的盗窃事件,是当值人员的惰性问题,“虽然安全问题天天讲,但几年不出事,有些人就有了懈怠思想,自以为肯定不会出事,结果却出了大事。”

  正如刘庆柱所说,微博爆料,舆论监督,一方面说明公众文物保护意识的加强,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文物保护还存在很多问题。“随着通信技术的发达,信息渠道的通畅,文保单位可以通过网络、微博发布信息,也可以被舆论监督。我们应根据公众的呼声来健全制度,用舆论监督来促进文物保护。”

  故宫里装的是什么?国宝,历史,文化。故宫是全国人民的故宫,凭什么给少数人去过皇帝的瘾?所以调查表明,超半数人不同意故宫有商业化操作。那么,故宫该如何生存?目前故宫的正当收入是门票,全部上缴,维修费用和成本支出按预算拔款。

  问题 3

  “依靠群众,公开透明,加强监督,”谢辰生强调,“文物工作,不能由少数政府部门、个别领导拍脑袋说了算,而要建立完善决策程序和公开制度,利用社会力量加强对文物开发利用的规范和监督。”

  而故宫的开放面积只有30%左右。故宫馆藏文物超过150万件,公开的只有1万件,不到1%。故宫有16.7万平方米的古建筑40多年从未进行过大修。即便是公开区域,陈列条件也多年未改进。绝大部分馆藏蒙于尘灰中,原因当然是经费。同样是经费,安保能升级到何种级别可以想见,还是经费,人员只有工资,没有福利,商业化也是必然之物。

  关键技术人员欠缺经验

  故宫风波还未平息,公众的监督仍将继续,文保工作依然任重道远。故宫博物院新闻发言人冯乃恩在回应舆论时说:“希望群众对故宫保持一份信任……我们要从事故中汲取教训,提出整改措施,都是为了指导今后工作中如何避免、杜绝这类事故的发生,不能因噎废食。”

  然而,故宫自己也不敢承认有“商业经营”,所以推说是企业所为,甚至这个名为“故宫宫廷文化公司”的企业,至今仍是半事业半企业性质。在公益与经营间犹犹豫豫,才有故宫三重门,或许还有更多门。

  事件:7月30日,网友“龙灿”在微博上称故宫一件宋代哥窑瓷器被工作人员失手摔碎。事后故宫秘而不宣,未将情况按要求上报有关部门。

  的确,唐代诗人孟浩然曾写下“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的诗句。要使中华文明生生不息,就要求我们尊重文物,守护民族文化精魂,为后人留得真迹在,这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走向文化复兴的重要一步。

  其实,经营是不是代表不公益?非也。连慈善都需要市场专业化操作来确保其公益性,何况博物馆?故宫是全国人民的故宫,可是99%的馆藏都在灰尘中沉睡,它就只成了人民聊以自慰的文化符号。放眼国外,博物馆经营已是常态,麦当劳在多年前就在卢浮宫与蒙娜丽莎比邻而居了。

  分析:该人士表示,故宫一共有约1500名员工,其中宫廷部、古器物部、古书画部、古建部、文保科技部等基本上实现了文保人员的延续,但在修复部门等技术人员上存在断层。

  事件梳理

  那么,经营如何才能有方?第一,故宫能不能经营,不妨交由公众讨论。第二,故宫以何种方式经营,如何管理,不妨明确提出并予以规范。第三,如何保证经营没有妨碍博物馆的文化功能,反而能促进文物开放和保护?不妨征询专业人士。第四,谁来监督经营符合之前设定的前提和规范?第五,甚至馆长,也不妨交由全国人民决定。诸多问题,可以一一解之。说小是故宫的去向问题,说大其实是文化体制改革的问题,唾骂无益,何妨正视。

  故宫对技术人员的要求较高,比如10来年的经验,可能在某些行业算资深人士,但对故宫的修复人员而言,经验需要更长期的积累。而故宫招聘的大学生,由于学校没有一套完整的系统的教育,需要在实践中总结经验,因此在工作中会有欠缺。

  5月8日,故宫香港展品失窃;58小时后,“大盗”落网,追回部分展品。

  二 “五道杠”少年当官记

  该人士表示,文物损坏,思想上不够重视依然是很重要的原因,“故宫的家具是文物;盘子也是文物,每件东西怎么拿、怎么放,都要非常小心,对文物要有敬畏之心。”

  5月11日,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在微博上称,听说故宫把建福宫变成全球富豪专属会所。

  一则出自湖北省武汉市的新闻,让公众开始关注一个13岁的少年——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黄艺博。但凡看到这则报道中有关黄艺博照片以及其博客的人,不少都戏称黄艺博“长得有些‘官相’,写的文字有些‘官腔’”,而更引发关注的是各种有关黄艺博的照片中,其手臂上戴着的“五道杠”少先队队牌,让一直以为少先队至多“三道杠”的读者们,甚是好奇。实际上,黄艺博是武汉市华师一寄宿学校初一的学生,他除了手臂上挂的那个有“五道杠”的队牌之外,其身上也笼罩着“全国百名优秀好少年”“武汉市首届‘十大孝星’”等诸多光环。在武汉当地媒体的报道中记者发现,黄艺博的父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黄艺博“两三岁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且已在全国重要报刊上发表过100多篇文章,并将其近3000元稿费和变卖废品赚来的零花钱都用于资助与看望孤寡老人”。并称“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在政史上的许多见解,甚至已超出了我们理解的范畴”。这些言辞让读者们不得不把黄艺博与“天才”少年相联系。

  问题 4

  5月13日,故宫博物院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锦旗上“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有关媒体指出,其中的“撼”字用的是“撼动”的“撼”,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意为摇撼、震撼,而锦旗中表达的含义应为捍卫,因此用字不当,应为错别字。故宫相关负责人13日晚表示,“撼”字没错,显得厚重。后故宫方面表示,此字确系讹误。

  谁说“不屑弟”在表达“不屑”?

  回应错字凸显诚恳缺失

  7月30日,网友“龙灿”在微博称:7月4日,国家一级品宋代哥窑瓷器青釉葵瓣口盘进行出库检测时被损坏。故宫一直未对外发布该消息。

  钱夙伟

  事件:5月13日下午,故宫博物院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对警方迅速侦破失窃案表示感谢。照片传到网上后,公众发现“撼祖国强盛”的“撼”字应为“捍”字才对。故宫对此回应,使用“撼”字没错,反倒显得厚重。

  8月2日,网友“龙灿”再次在博客中发帖,称故宫近年发生多起珍贵文物被损毁或被遗弃的事件,相关情况未按要求上报主管部门。

  “每个五道杠少年的背后,总有一双翻着的白眼儿”,湖北武汉“五道杠少年”黄艺博事件,又出了新看点,几张黄艺博在课堂上认真学习的图片上,他侧后一名同学,却做出撇嘴不屑的表情看着他。这段截自东方卫视播出的一段关于黄艺博的新闻的视频,迅即在微博上疯传,并被PS成各种形象进行调侃和恶搞。“五道杠少年”事件转向新一轮网络狂欢……

  分析:对此,有关人士表示,故宫没有实事求是地承认错误,反而还说这样“显得厚重”,给故宫抹黑。

  8月5日,《中国青年报》爆出:5月16日,名为“湘江渔隐”的网友称,故宫博物院2005年曾涉嫌将其珍贵的馆藏文物——5件北宋名人书札交拍卖行“炒卖创收”。其质疑的主要依据,是著名文物鉴定家裴光辉的《格古日记》。(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这位“不屑弟”,按照时下网络的规则,理所当然地被称为“超强的表情帝、藐视帝、白眼帝……”,一言以蔽之,就是对“五道杠”的“不屑”。

  接近故宫的上述人士表示,近年来故宫在保护文物工作上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建设地下库房,整理文物等,但在面对公众质疑时不够诚恳,应该彻底放低姿态,有一说一,与公众、媒体形成良性的沟通机制。

  

  然而,“不屑”,真是这位“不屑弟”所要表达的吗?确实,“不屑弟”做出一副与“五道杠少年”截然不同的鬼脸,但这就是表达对“五道杠”的不屑吗?谁都知道,对着镜头,虽然也有孩子如“五道杠少年”那样老成持重,但更多的孩子则更会做出种种夸张的表情,其中就包括鬼脸,这几乎是一种天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刘庆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突发事件发生后,故宫有责任和义务在第一时间报告,以开放的姿态,通过网络、微博发布信息,我们应根据公众呼声来促进文物保护。

  显然,在把“不屑弟”称为“不屑弟”,并认定是在表达“不屑”之前,谁也不在意是否“有图没真相”,就按照自己的想当然,把成人社会的规则,套用到了孩子的世界之中。

  问题 5

  孩子的世界是天真的、单纯的,然而,大人们总是在把自己的规则,强加给孩子,比如,是大人设计出了所谓的“五道杠”,然后,又由大人来对“五道杠”口诛笔伐,群起而攻之,似乎这都是孩子的错,其实,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大人自己。

  建会所被指求商业利益

  从“五道杠少年”到“不屑弟”,大人们显然陷于自己制造的悖论之中。人们反感“五道杠少年”成人化的表情和行为,却又理所当然地把“成人化的表情和行为”,强加于一个孩子头上。

  事件:5月11日和12日,央视名嘴芮成钢接连在微博发帖,称故宫建福宫已被改造成全球顶级私人会所,这让人在质疑故宫是否真正保护了文物的同时,也引发了对故宫利用文物赚取商业利益的猜疑。

  “每个五道杠少年的背后,总有一双翻着的白眼儿”,如果孩子的世界真这么可怕,那么更可怕的是大人自己。没有大人的“五道杠”和“不屑”,又怎么会有孩子的“五道杠”和“不屑”。显然,救救孩子,还是得先救救大人。

  分析:据有关人士介绍,故宫实行收支两条线。最初故宫大门票上缴财政,小门票以及有关经营收入归院内自行处理;后来随着收入的增多,大小门票都上缴,经营收入自行处理,用于员工福利、党团经费等,但对于这些资金怎么分配有着严格的规定。

  说  明:

  该人士表示,故宫的经费本身来说是比较充足的,特别是文保、科研等经费,国家拨款并不少,办公经费也比较充足。故宫虽有专门的经营管理部门,但出现建福宫这样的事件,其如何经营肯定不仅仅是经营部门决定的。出现违规行为,并非因为缺钱,而是因为想“赚更多的钱”。

  以上话题和热点主要来源于由赫学颖先生主编的《高考(微博)作文必备考题》、《高考作文最后一题》图书以及《作文独唱团·素材精粹》、《课堂内外·创新作文》4-6期期刊,请大家关注。

  ■ 声音

  赫学颖新浪微博

  “故宫应稳重地还原事实”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时至今日,故宫对于公众的质疑仍然是以片段化的应答为回应。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清华大学公共关系与战略传播研究所所长董关鹏认为,在对待媒体的问题上,故宫的步子要再大一些,对于媒体和公众关注的核心问题,要予以正面的、全面的回应。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以哥窑被损事件为例,在过多的碎片信息中,除了有一些是时间、事件等指向不明的信息外,还混杂了虚假信息。董关鹏认为,故宫现在需要与媒体共同面对这些信息,将碎片化信息进行整体的还原,同时对于真假难辨的信息,去假存真地回应。

  董关鹏认为,故宫作为最传统的部门,正在接受最时新的全媒体考察。故宫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大器稳重地还原公众和媒体质疑的事实和核心问题,拿出可推敲、可验证的证据予以回复,只有如此才有可能重建外界对于故宫的尊敬和信赖。

  故宫身陷“八重门”

  5月10日 失窃门

  网友微博爆料,8日晚至9日凌晨,故宫被“凿墙盗宝”,被盗物品为现代工艺品展上的部分展品。

  5月11日、12日

  会所门

  央视名嘴芮成钢微博爆料,故宫建福宫被改造成全球顶级富豪独享的私人会所。

  5月13日 错字门

  故宫向警方赠送锦旗表达感谢时,“撼祖国强盛”的“撼”字应为“捍”,故宫回应此举为显厚重。

  7月30日 哥窑门

  网友“龙灿”爆料,称故宫一件宋代哥窑瓷器(国家一级文物)被工作人员失手摔碎,秘而不宣。

  8月2日 瞒报门

  网友“龙灿”爆料称,故宫近年发生4起文物人为损坏事件,事发后故宫未向主管部门上报。

  8月5日 拍卖门

  《中国青年报》报道,故宫1997年拍得5件北宋珍贵书札,2005年以超过购入价两倍多的价格拍出。

  8月9日 屏风门

  财新网报道,由故宫宫廷部负责保管的清宫旧藏木质屏风,在进行修复时被水浸泡,故宫隐瞒不报。

  8月9日 封口门

  财新网报道,2009年,故宫发生内部人士自导自演的私分票款案,败露后被勒索10万元“封口费”。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