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江都之变的过程,探究其陵墓真实地址

九月 11th, 2019  |  文物考古

发布时间: 2013/4/19 9:21:32 被阅览数: 次 C
失火三月初十,今天天气本来挺好的,让我心情也不错。可是不知从哪里突然刮起了大风,天气阴暗,白昼如同黄昏,搞得我一点兴致也没有了。城门、府库、皇宫值守都如常,虽然心情忧愁,到底是又过了一天。一日无话。可当我晚上睡觉正酣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喧哗,我惊坐起,看到宫中火光!怎么回事!都三更天了,难道部队有变?我忙问宫殿负责值班的裴虔通是怎么回事,他说只是草料库失火,正有人扑救。他的脸上神色有点异常,可能是怕我怪罪或者担心惊驾了吧。还好,万幸,我安排赶紧救火,然后继续躺下了。虚惊一场。
D
丝巾三月十一,天还没有亮,我正睡得朦朦胧胧,听得殿内有人大喊“有贼”。随后一阵砍打声隐约响起,真出事了!我头脑一片空白,御前带刀贴身卫士独孤开远率数百人敲打宫城玄览门高喊:“军队武器,全都整齐,仍可以击破盗匪!陛下如果出来亲自督战,人心自然平定,不然,大祸临头!”独孤开远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是真的想保护我?不对,这个时候谁都不能相信,他肯定是要骗我开门,然后把我捉获交给那些拥有不可告人秘密的人。我不能开门,我得赶紧跑,而且我不能穿皇帝衣服了,太显眼,我得穿便服。但是,我的最骠勇忠心的卫士们呢?他们怎么不出现了?
来不及想太多了,肯定是那些要逃跑的人发动的政变,我先跑到西阁躲一下再说。原本以为躲得够隐蔽了,可是校尉令狐行达这个狗崽子居然拔刀直进西阁,我隔着窗子问他是不是要杀我,他说:“不敢,只是打算请你西返!”没办法,我只能跟他走下阁楼。
下楼之后,我居然看到了裴虔通!你是我的亲信啊!我问他:“你难道不是我的老友?有什么怨恨,一定要谋反?”裴虔通说:“我不敢谋反,只为了将士们想回自己家乡,打算请你回京而已。”后来我才知道,包括司马德戡在内的这些人原来早就商量好要逃跑了,还签订了攻守同盟的盟约,由宇文化及这个家伙做领袖。他们还污蔑我说要毒死全部家在关中的卫士们,这让政变发动有了群众基础。可怜了好孩子燕王杨倓,他在叛军集结时本想通知我,却被裴虔通给关起来了。
这个时候只能说软话了,我告诉裴虔通我正要回京,只因船未到一直没动身,要走现在就走!
天亮了,我仍在叛军的看管下。裴虔通让我去金銮宝殿慰问文武百官,呸!他还把他自己骑的装着破马鞍和缰绳的马拉来准备让我骑,呸!再危险也得要有范儿。我让他换了新的马鞍和缰绳,在他的引领下走出宫门。这些叛军居然看到我不惭愧和畏惧,居然很兴奋地呐喊。宇文化及这个狗东西居然大声说:“把这个东西弄出来干什么?还不带回去下手!”我眼前一片漆黑,想找人护驾但已经没人了。自知死期已到,但也只能任人宰割,人为刀俎。我垂头丧气地跟着裴虔通、司马德戡——我信任的部下、朋友——来到了寝殿,他们俩都拔出了钢刀。
我叹了口气问:“我有什么罪?这样待我!”那些运河两岸的繁荣、科举取出来的翩翩少年、吐谷浑军队拜服的狼狈样、万国来朝的惊愕表情在我脑海里一遍遍过,还有那些阅读我诗篇满脸真诚享受的面孔……我不服。
“陛下不停巡游,发动战争,对内奢侈荒淫,民众死在刀剑下,人们失业盗贼遍地;亲近小人不听规劝,难道这些还不是罪吗?”
是,这些是我不愿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的,但对于你们,我可是够意思的!
我最疼爱的杨杲,我的儿啊,你才十二岁,叫你不要哭你非哭,那个天杀的裴虔通一刀砍下你的人头,你稚嫩的热血喷溅了我一身,那是我的血啊。
唉,当时我已心如死灰,我也知道他们不会饶了你,可这些家伙还想对我动手。我是一国之君,不能死于刀锋!我早就准备好毒酒了,是时候该让人拿出来了!可是……人呢?
令狐行达这厮,居然上来薅住我的领口!没等我反应,猛地把我按得坐在地上。
罢了。我解下自己的丝巾,交给令狐行达,他给我保存了最后的尊严——他用这条丝巾把我绞死了。
来源:山东商报 编辑:秋痕

司马德戡的父亲是司马元谦,在北周为都督。司马德戡幼年孤弱,以杀猪谋生。有个和尚释粲,与司马德戡母和氏私通,遂抚养教育他,通过如此解书计。开皇年间,司马德戡为侍官,渐迁至大都督。跟随杨素出讨汉王杨谅,充当内营左右,司马德戡俊辩多奸计,杨素很喜欢他。以勋授仪同三司。大业三年(607年),为鹰扬郎将。从隋炀帝讨辽左高句丽,进位正议大夫,迁武贲郎将。

大业十四年三月十日,是隋朝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日子之一。这天天象异常,白天刮起大风,天色阴暗,白昼如同黄昏。当天晚上,元礼、裴虔通在皇宫殿阁值班,负责殿内安全,唐奉义负责城门安全,这几个人都是造反团伙成员。三更时分,司马德勘在东城集结士兵数万人,燃起火把,跟城外部队互相呼应。

www.463.com永利皇宫 1


骁果统帅

www.463.com永利皇宫 2

大业十二年七月,炀帝从东都第三次乘龙舟南下江都。这时农民起义的烽火已蔓延全国。

www.463.com永利皇宫 3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大业十二年(616年),隋炀帝第三次驾幸江都。他畏于北方农民起义的发展,不敢北还,隋朝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司马德戡一向得炀帝信任,隋炀帝派他统领骁果,驻扎在东城,司马德戡与平时要好的虎贲郎将元礼、直裴虔通商量,说:“现在骁果人人想逃跑,我想说,又怕说早了被杀头;不说,事情真发生了,也逃不了族灭,怎么办?又听说关内沦陷,李孝常以华阴反叛,皇上囚禁了他的两个弟弟,准备杀掉,我们这些人的家属都在西边,能不担心这事吗?”元、裴二人都慌了,问:“既然如此,有什么好办法吗?”司马德戡说:“如果骁果逃亡,我们不如和他们一齐跑。”元、裴二人都说:“好主意!”于是相互联络,内史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秉、符玺郎牛方裕、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勋侍杨士览等人都参与同谋,日夜联系,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商议逃跑的事,毫无顾忌。有一位宫女告诉萧后:“外面人人想造反。”萧后说:“由你去报告吧。”宫女便对隋炀帝说了,隋炀帝很生气,认为这不是宫女该过问的事,杀了这个宫女。后来又有人对萧后说起,萧后说:“天下局面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没法挽救了,不用说了,免得白让皇上担心!”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说起外面的情况。赵行枢与将作少监宇文智及历来很要好,杨士览是宇文智及的外甥,赵、杨二人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宇文智及,智及很高兴。司马德戡等人定于三月月圆那天结伴西逃,宇文智及说:“皇上虽然无道,可是威令还在,你们逃跑,和窦贤一样是找死,现在实在是老天爷要隋灭亡,英雄并起,同样心思想反叛的已有数万人,乘此机会起大事,正是帝王之业。”司马德戡等人同意他的意见。赵行枢、薛世良要求由宇文智及的兄长右屯卫将军许公宇文化及为首领,协商定了,才告诉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性格怯懦,能力低下,听说后,脸色都变了,直冒冷汗,后来又听从了众人的安排。

隋骁果卫

大业十三年,瓦岗军逼近东都,公布炀帝十大罪状。李渊亦攻进长安,自封唐王。江南起事队伍逼近江都,炀帝自感末日将临,引镜自照说:“好头颅,谁来砍它呢!”江都宫中人人自危。这时宫中由司马德戡率领的骁果军都是关中人,他们长期在外,思念故乡。司马德戡和虎贲郎将元礼、直合裴虔通密谋推左屯卫将军宇文化及为主,发动兵变,率众西归。

江都兵变

杨广在宫中看到了火光,而且听到了外面的喧哗,问发生什么事,裴乾通说:“草料库失火,士兵正会同城外的人扑救。”当时宫内跟外界隔绝,杨广就相信了。

大业十四年夜间,司马德戡引骁果自玄武门入,虔通与元礼直入宫中搜捕,炀帝闻变,匿于永巷。驱之出,至天明,押至寝殿。宇文化及使校尉令狐行达缢杀炀帝。隋氏宗室、外戚在江都宫中者皆被杀,惟炀帝侄孙秦王浩因素与宇文智及交往密切,得不死,并被立为帝。后宇文化及自为大丞相,宇文智及为左仆射,准备率隋官兵十余万众西归。

www.463.com永利皇宫 4

www.463.com永利皇宫 5

背景

司马德戡让许弘仁、张恺去备身府,对认识的人说:“陛下听说骁果想反叛,酿了很多毒酒,准备利用宴会,把骁果都毒死,只和南方人留在江都。”骁果都很恐慌,互相转告,更加速了反叛计划。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十日,司马德戡召集全体骁果军吏,宣布了计划,军吏们都说:“就听将军的吩咐!”当天,大风刮得天昏地暗,黄昏,司马德戡偷出御厩马,暗地磨快了武器。傍晚,元礼、裴虔通在下值班,专门负责大殿内;唐奉义负责关闭城门,唐奉义与裴虔通等商量好,各门都不上锁。到三更时分,司马德戡在东城集合数万人,点起火与城外相呼应,炀帝看到火光,又听到宫外面的喧嚣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裴虔通回答:“草坊失火,外面的人在一起救火呢。”当时宫城内外相隔绝,炀帝相信了。宇文智及和孟秉在宫城外面集合了一千多人,劫持了巡夜的候卫虎贲冯普乐,部署兵力分头把守街道。燕王杨倓发觉情况不对,晚上穿过芳林门边的水闸入宫,到玄武门假称:“臣突然中风,就要死了,请让我当面向皇上告别。”裴虔通等人不通报,而把杨倓关了起来。三月十一日,天还没亮,司马德戡交给裴虔通兵马,用来替换各门的卫士。裴虔通由宫门率领数百骑兵到成象殿,值宿卫士高喊有贼,于是裴虔通又返回去,关闭各门,只开东门,驱赶殿内宿卫出门,宿卫纷纷放下武器往外走。右屯卫将军独孤盛对裴虔通说:“什么人的队伍,行动太奇怪了!”裴虔通说:“形势已经这样了,不关将军您的事,您小心些不要轻举妄动!”独孤盛大骂:“老贼,说的什么话!”顾不上披铠甲,就与身边十几个人一起拒战,被乱兵杀死。千牛独孤开远带领数百殿内兵到玄览门,敲请求:“武器完备,足以破贼,陛下如能亲自临敌,人情自然安定;否则,祸事就在眼前。”竟然没有回答的人,军士逐渐散去。反叛者捉住独孤开远,又为他的忠义行为感动而放了他。早先,隋炀帝挑选了几百名勇猛矫健的官奴,安置在玄武门,称为“给使”,以防备突然发生的情况,待遇优厚,甚至把宫女赐给给使。司宫魏氏得隋炀帝信任,宇文化及等人勾结她作内应。这天,魏氏假称圣旨放全体给使出宫,致使仓促之际玄武门没有一个给使在场。

www.463.com永利皇宫,杨广剧照

隋炀帝即位后,横征暴敛、穷兵黩武,这种无休止的征调、兵役和徭役的负担,差不多骚扰了全国的农户,更把社会经济推向绝境。史称:”黄河之北,则千里无烟;江淮之间,则鞠为茂草”。阶级矛盾严重激化,广大人民”安居则不胜冻馁,死期交急,剽掠则犹得延生”,农民起义终于全面爆发。

江都之变的过程,探究其陵墓真实地址。悖逆弑君

城内已是一团乱,四处都有士兵行动。燕王杨倓发觉情势不对,假称生病,深夜要求进宫,被裴虔通等人逮捕囚禁。

大业七年,邹平人王薄在长白山首揭义旗,自称”知世郎”,作《无向辽东浪死歌》,以号召农民起义。各地农民纷纷响应,起义烈火很快燃遍了黄河南北,又向淮水、长江流域发展。到大业十三年前后,各地农民起义军逐渐汇合为三大主力军,即窦建德领导的河北起义军、翟让和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以及杜伏威和辅公祏领导的江淮起义军。

司马德戡等人领兵从玄武门进入宫城,炀帝听到消息,换了衣服逃到西。裴虔通和元礼进兵推撞左门,魏氏开,乱兵进了永巷,问:“陛下在哪里?”有位美人出来指出了隋炀帝的所在。校尉令狐行达拔刀冲上去,隋炀帝躲在窗后对令狐行达说:“你想杀我吗?”令狐行达回答:“臣不敢,不过是想奉陛下西还长安罢了。”说完扶隋炀帝下去。裴虔通本来是隋炀帝作晋王时的亲信,隋炀帝见到他,对他说:“你不是我的旧部吗!有什么仇要谋反?”裴虔通回答:“臣不敢谋反,但是将士想回家,我不过是想奉陛下回京师罢了。”隋炀帝说:“朕正打算回去,只为长江上游的运米船未到,现在和你们回去吧!”裴虔通于是领兵守住隋炀帝。天明后,孟秉派武装骑兵迎接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有人来参见,他只会低头靠在马鞍上连说:“罪过”表示感谢。宇文化及到宫城门前,司马德戡迎接他入朝堂,称丞相。裴虔通对隋炀帝说:“百官都在朝堂,需陛下亲自出去慰劳。”送上自己随从的坐骑,逼隋炀帝上马,隋炀帝嫌他的马鞍笼头破旧,换过新的才上马。裴虔通牵着马缰绳提着刀出宫城门,乱兵欢声动地。宇文化及扬言:“哪用让这家伙出来,赶快弄回去结果了。”隋炀帝问:“虞世基在哪儿?”乱党马文举说:“已经枭首了。”于是将隋炀帝带回寝殿,裴虔通、司马德戡等拔出兵刃站在边上。隋炀帝叹息道:“我有什么罪该当如此?”马文举说:“陛下抛下宗庙不顾,不停地巡游,对外频频作战,对内极尽奢侈荒淫。致使强壮的男人都死于刀兵之下,妇女弱者死于沟壑之中,民不聊生,盗贼蜂起;一味任用奸佞,文过饰非,拒不纳谏,怎么说没罪!”隋炀帝说:“我确实对不起老百姓,可你们这些人,荣华富贵都到了头,为什么还这样?今天这事,谁是主谋?”司马德戡说:“整个天下的人都怨恨,哪止一个人!”宇文化及又派封德彝宣布隋炀帝的罪状。隋炀帝说:“你可是士人,怎么也干这种事?”封德彝羞红了脸,退了下去。炀帝的爱子赵王杨杲才十二岁,在炀帝身边不停地嚎啕大哭,裴虔通杀了赵王,血溅到隋炀帝的衣服上。叛军要杀炀帝,隋炀帝说:“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怎么能对天子动刀,取鸩酒来!”马文举等人不答应,让令狐行达按着炀帝坐下。隋炀帝自己解下练巾交给令狐行达,令狐行达绞死了隋炀帝。当初,隋炀帝料到有遇难的一天,经常用罂装毒酒带在身边,对宠幸的各位美女说:“如果贼人到了,你们要先喝,然后我喝。”等到乱事真的来到,找毒酒时,左右都逃掉,竟然找不到。萧后和宫女撤下漆床板,做成小棺材,把隋炀帝和赵王杨杲一起停柩在西院流珠堂。

三月十一日凌晨,司马德勘把军队交给裴虔通,替换掉了宫城各门卫士。裴虔通率兵进入成象殿,杀掉非造反团成员独孤盛将军,下令关闭所有城门,只开东门,驱逐殿内所有禁卫军军士。军士们发现情形不对,纷纷扔下武器逃走。

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从根本上动摇了隋王朝的统治。各地官僚地主也乘机起兵,全国处于割据状态。隋王朝所控制的地区,在北方只有东都洛阳及其他几座孤城,在东南只有江都一隅之地。杨家天下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土崩瓦解之势。

狼狈为奸

www.463.com永利皇宫 6

大业十二年,隋炀帝第三次驾幸江都。他畏于北方农民起义的发展,不敢北还,隋朝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次年,太原留守李渊起兵占据了都城长安,立隋炀帝的孙子杨侑为帝,遥尊隋炀帝为太上皇。江都更是人心惶惶。

隋炀帝死后,隋炀帝与其党孟秉等推宇文化及为丞相。宇文化及首封司马德戡为温国公,食邑三千户,加光禄大夫,仍统本兵,宇文化及很猜忌他。宇文化及以左武卫将军陈棱为江都太守,总管留守事宜。三月二十七日,命令内外戒严,声称准备回长安。皇后和六宫都按照老规矩作为御营,营房前另外搭帐,宇文化及在里面办公,仪仗和侍卫的人数,都比照着皇帝的规模。他们抢了江都人的船,取道彭城由水路向西行。宇文化及因折冲郎将沈光骁勇,让他在御营内统领给使营。行进到显福宫,虎贲郎将麦孟才、虎牙郎钱杰和沈光商议:“我们都受了先帝极大的恩典,现在低头为仇人做事,受他驱使指挥,有什么脸见人!我一定要杀了他,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沈光流着泪说:“这正是我指望将军的。”于是孟才联合了与他有恩旧的人,率领数千名部下,约定早晨起床后准备出发时袭击宇文化及。消息走露,夜里宇文化及和心腹走到御营外面,派人通知司马德戡,让他去诛戮麦孟才等人。沈光听到营里喧哗,知道事情被发觉了,马上袭击宇文化及的营帐,空无所获,碰着内史侍郎元敏,就列举了元敏的罪状,杀了他。司马德戡领着兵进入营中围住沈光一行,杀了沈光,沈光手下的几百人全都拼杀而死,没有一个人投降,孟才也死了。

司马德勘

隋炀帝自知大势已去,荒淫更甚。他在江都宫中设百余间房舍,间间铺陈华丽,每房居一美人,轮流作东道主。隋炀帝则自作客人,带着萧后和众姬妾东游西宴,天天酒杯不离口,日夜常醉,从姬千余人也常常醉卧不醒。虽然如此,隋炀帝见天下大乱,也觉得不安。他退朝则戴幅巾、着短衣,策杖步游,遍历各宫院,非夜不止。对各处的风光景色,他总觉得看不够。

贼臣相杀

宫内已都换成了自己人,司马德勘即率军从玄武门进入宫城。杨广听到政变的消息,换了衣服逃到西阁。裴虔通跟元礼骑马闯进永,问:“陛下在哪里?”有宫女出来指了指西阁,校尉令狐行拔刀直进,冲到门外,杨广隔着窗子问:“你是不是要杀我?”令狐行说:“不敢,只是打算请您西返。”

隋炀帝通晓占卜相面,爱说江浙话,经常半夜摆酒,抬头看星象,对萧后说:“外间有不少人算计侬,不过侬不失为长城公陈叔宝,你也不失为沈后。我们姑且只管享乐饮酒吧!”然后倒满杯喝得烂醉。炀帝还曾拿着镜子照着,回头对萧后说:“好一个头颅,该由谁斩下来?”萧后惊异地问他为什么这样说,炀帝笑着说:“贵贱苦乐循环更替,又有什么好伤感的?”

宇文化及拥有十几万人,占有六宫,自己的供养与隋炀帝完全相同。每天象帝王一样面朝南坐在帐中,有人奏事,他默然无语;下朝后,才取出上报的启、状和唐奉义、牛方裕、薛世良、张恺等人商量着处理。把少主杨浩交付给尚书省,命十几名卫士看守,派令史取少主签署的敕书,百官不再朝见皇帝。到彭城,水路不通,又抢百姓车、牛得二千辆,用来运载宫女和珍宝;长枪铠甲武器准备,全都由士兵背着,因为路远,累得很,士兵开始不满。司马德戡私下里对赵行枢说:“你真是害我不浅!当今治平乱世,一定得靠杰出而有才干的人,化及没才能又糊涂,一群小人在他身边,肯定要坏事,那该怎么办?”赵行枢说:“全在我们这些人了,废除他又有什么难?”宇文化及部署诸将分别领兵,以司马德戡为礼部尚书,表面看是升官,实际是夺他的兵权。司马德勘因此愤恨不平,得到赏赐,都用来贿赂宇文智及;宇文智及替他说情,才派他领着一万多后军殿后。于是,司马德戡、赵行枢与几位将领李本、尹正卿、宇文导师等策划,准备用后军袭击诛杀宇文化及,改立司马德戡为主。派人到孟海公那里,联结他做外援,拖延着没有发动,等着孟海公的回音。许弘仁、张恺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报告了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派宇文士及装作游猎,到后军,司马德戡不知道事情败露,出营迎接,宇文士及趁势逮捕他。宇文化及责备司马德戡道:“我和阁下共同努力平定海内,冒着天大的风险。如今事情刚刚成功,正想一起保富贵,阁下又为何要谋反呢?”司马德戡说:“本来杀昏主,就是受不了他的荒淫暴虐;推立足下,却比昏主有过之而无不及;迫于人心,也是不得已。”宇文化及吊死了司马德戡,并杀了司马德戡十九名同党。

www.463.com永利皇宫 7

过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杨广剧照

隋炀帝见中原已乱,不想回北方,打算把国都迁到丹阳,保守江东,下令群臣在朝堂上议论迁都之事,内史侍郎虞世基等人都认为不错;右候卫大将军李才极力说明不可取,请炀帝御驾回长安,并与虞世基忿然争论而下殿。门下录事衡水人李桐客说:“江东地势低洼,气候潮湿,环境恶劣,地域狭小,对内要奉养朝廷,对外要供奉三军,百姓承受不起,恐怕最终要起来造反的。”御史弹劾李桐客诽谤朝政,于是公卿都曲意阿奉隋炀帝之意说:“江东百姓渴望陛下临幸已经很久了,陛下过江抚慰统治百姓,这是大禹那样的作为。”于是隋炀帝下令修建丹阳宫,准备迁都丹阳。

杨广走下阁楼,看到了裴虔通——
这是他当晋王时候的老亲信,没想到如今成了敌人。杨广很是讶异,问:“你难道不是我的故人吗?有什么怨恨,竟然要谋反?”裴虔通说:“臣不敢反,只是将士们想回家乡,请您回京而已。”天亮之后,造反团派骑兵去接宇文化及,宇文化及不知事情发展得怎样,害怕得抖成一团,说不出话。有人来晋见,他也只是低着头,不断说“罪过”。等被接到宫城,司马德勘把宇文化及引到金銮殿,尊称他为“丞相”。

当时江都的粮食吃完了,随炀帝南来的骁果大多是关中人,长期在外,思恋故乡,见隋炀帝没有回长安的意思,大都策划逃回乡。郎将窦贤便带领部下西逃。隋炀帝派骑兵追赶,杀了他,但仍然不断有人逃跑,令炀帝很头痛。

西阁中,裴虔通对杨广说:“文武百官都在金銮殿,陛下必须亲自出去慰劳。”说罢把自己所骑的马拉过来请杨广上马,而杨广声称马鞍太破,不肯上,裴虔通找人换了一副新鞍新缰绳,杨广才不得不跨上马。

虎贲郎将扶风人司马德戡一向得炀帝信任,隋炀帝派他统领骁果,驻扎在东城,司马德戡与平时要好的虎贲郎将元礼、直裴虔通商量,说:“现在骁果人人想逃跑,我想说,又怕说早了被杀头;不说,事情真发生了,也逃不了族灭,怎么办?又听说关内沦陷,李孝常以华阴反叛,皇上囚禁了他的两个弟弟,准备杀掉,我们这些人的家属都在西边,能不担心这事吗?”元、裴二人都慌了,问:“既然如此,有什么好办法吗?”司马德戡说:“如果骁果逃亡,我们不如和他们一齐跑。”元、裴二人都说:“好主意!”于是相互联络,内史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秉、符玺郎牛方裕、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勋侍杨士览等人都参与同谋,日夜联系,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商议逃跑的事,毫无顾忌。

www.463.com永利皇宫 8

有一位宫女告诉萧后:“外面人人想造反。”萧后说:“由你去报告吧。”宫女便对隋炀帝说了,隋炀帝很生气,认为这不是宫女该过问的事,杀了这个宫女。后来又有人对萧后说起,萧后说:“天下局面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没法挽救了,不用说了,免得白让皇上担心!”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说起外面的情况。

杨广剧照

赵行枢与将作少监宇文智及历来很要好,杨士览是宇文智及的外甥,赵、杨二人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宇文智及,智及很高兴。司马德戡等人定于三月月圆那天结伴西逃,宇文智及说:“皇上虽然无道,可是威令还在,你们逃跑,和窦贤一样是找死,现在实在是老天爷要隋灭亡,英雄并起,同样心思想反叛的已有数万人,乘此机会起大事,正是帝王之业。”司马德戡等人同意他的意见。赵行枢、薛世良要求由宇文智及的兄长右屯卫将军许公宇文化及为首领,协商定了,才告诉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性格怯懦,能力低下,听说后,脸色都变了,直冒冷汗,后来又听从了众人的安排。

裴虔通一手拉缰,一手提刀,将杨广带出宫门。政变的军士们大声号叫,声震大地。宇文化及看了恐惧,说:“把这东西弄出来干什么?还不带回去下手?”政变军再把杨广拉回寝殿,准备杀掉。

司马德戡让许弘仁、张恺去备身府,对认识的人说:“陛下听说骁果想反叛,酿了很多毒酒,准备利用宴会,把骁果都毒死,只和南方人留在江都。”骁果都很恐慌,互相转告,更加速了反叛计划。

人之将死,杨广叹息:“我有什么罪?你们这样待我。”军士马文举说:“陛下背弃宗庙,不停地巡游,对外不断发动战争,对内荒淫奢侈,让全国的青年死在刀下,妇人孩子的尸体填满沟谷,人民失业,盗贼遍地。宠信小人,粉饰太平,还不听规劝。还好意思说没罪?!”杨广说:“对人民,我是辜负了。可对你们都不错,你们荣华富贵,应有尽有,而且都到了顶点,为什么还这样做?今天的事,谁是首领?”司马德勘说:“普天之下全都怨恨,岂止一个人?”

大业十四年三月十日,司马德戡召集全体骁果军吏,宣布了计划,军吏们都说:“就听将军的吩咐!”当天,大风刮得天昏地暗,黄昏,司马德戡偷出御厩马,暗地磨快了武器。傍晚,元礼、裴虔通在下值班,专门负责大殿内;唐奉义负责关闭城门,唐奉义与裴虔通等商量好,各门都不上锁。到三更时分,司马德戡在东城集合数万人,点起火与城外相呼应,隋炀帝看到火光,又听到宫外面的喧嚣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裴虔通回答:“草坊失火,外面的人在一起救火呢。”当时宫城内外相隔绝,隋炀帝相信了。宇文智及和孟秉在宫城外面集合了一千多人,劫持了巡夜的候卫虎贲冯普乐,布署兵力分头把守街道。燕王杨倓发觉情况不对,晚上穿过芳林门边的水闸入宫,到玄武门假称:“臣突然中风,就要死了,请让我当面向皇上告别。”裴虔通等人不通报,而把杨倓关了起来。

杨广这句话问得有道理:这些人都是这个政权的既得利益者,世受朝恩,得到的好处无人能及,怎么也会颠覆政权呢?他所不能明白的是,既得利益者也有受不了暴政的一天——
既得利益要有稳定的社会才能得以享用,天下都被搞乱了,再大的利益还能爽几天呢?谁不为未来操心啊!政变军要向杨广动手,杨广仍在摆谱:“皇帝自有皇帝的死法,怎么可以死于刀锋?拿毒酒给我。”被马文举等拒绝。杨广发现无望,解下丝巾,让人将自己勒死,时年50
岁。

三月十一日,天还没亮,司马德戡交给裴虔通兵马,用来替换各门的卫士。裴虔通由宫门率领数百骑兵到成象殿,值宿卫士高喊有贼,于是裴虔通又返回去,关闭各门,只开东门,驱赶殿内宿卫出门,宿卫纷纷放下武器往外走。右屯卫将军独孤盛对裴虔通说:“什么人的队伍,行动太奇怪了!”裴虔通说:“形势已经这样了,不关将军您的事,您小心些不要轻举妄动!”独孤盛大骂:“老贼,说的什么话!”顾不上披铠甲,就与身边十几个人一起拒战,被乱兵杀死。千牛独孤开远带领数百殿内兵到玄览门,敲请求:“武器完备,足以破贼,陛下如能亲自临敌,人情自然安定;否则,祸事就在眼前。”竟然没有回答的人,军士逐渐散去。反叛者捉住独孤开远,又为他的忠义行为感动而放了他。早先,隋炀帝挑选了几百名勇猛矫健的官奴,安置在玄武门,称为“给使”,以防备突然发生的情况,待遇优厚,甚至把宫女赐给给使。司宫魏氏得隋炀帝信任,宇文化及等人勾结她作内应。这天,魏氏假称圣旨放全体给使出宫,致使仓促之际玄武门没有一个给使在场。

最亲的人最不可靠

司马德戡等人领兵从玄武门进入宫城,炀帝听到消息,换了衣服逃到西。裴虔通和元礼进兵推撞左门,魏氏开,乱兵进了永巷,问:“陛下在哪里?”有位美人出来指出了隋炀帝的所在。校尉令狐行达拔刀冲上去,隋炀帝躲在窗后对令狐行达说:“你想杀我吗?”令狐行达回答:“臣不敢,不过是想奉陛下西还长安罢了。”说完扶隋炀帝下去。

宇文化及兄弟、司马德戡、裴虔通,江都政变中的几个核心人物,都是统治阶层里的特权者。

裴虔通本来是隋炀帝作晋王时的亲信,隋炀帝见到他,对他说:“你不是我的旧部吗!有什么仇要谋反?”裴虔通回答:“臣不敢谋反,但是将士想回家,我不过是想奉陛下回京师罢了。”隋炀帝说:“朕正打算回去,只为长江上游的运米船未到,现在和你们回去吧!”裴虔通于是领兵守住隋炀帝。

宇文兄弟的父亲宇文述是隋朝的开国元勋之一,他本是北周旧臣,在杨坚篡周的过程中出力甚多。在决定隋前途命运的韦孝宽战尉迟炯一战中,宇文述冲锋陷阵,俘敌甚众,立下赫赫战功,由此成为杨坚亲信。隋成立后,他又在统一国家的平陈战役中领兵。杨广夺太子位,主要靠的是杨素的帮忙,而杨素就是由宇文述拉拢到杨广阵营当中的。杨广继帝位后,宇文述是杨广最信任的重臣之一,而且他善于迎合。

天明后,孟秉派武装骑兵迎接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有人来参见,他只会低头靠在马鞍上连说:“罪过”表示感谢。

www.463.com永利皇宫 9

宇文化及到宫城门前,司马德戡迎接他入朝堂,称丞相。裴虔通对隋炀帝说:“百官都在朝堂,需陛下亲自出去慰劳。”送上自己随从的坐骑,逼隋炀帝上马,隋炀帝嫌他的马鞍笼头破旧,换过新的才上马。裴虔通牵着马缰绳提着刀出宫城门,乱兵欢声动地。

宇文述剧照

宇文化及扬言:“哪用让这家伙出来,赶快弄回去结果了。”隋炀帝问:“虞世基在哪儿?”乱党马文举说:“已经枭首了。”于是将隋炀帝带回寝殿,裴虔通、司马德戡等拔出兵刃站在边上。隋炀帝叹息道:“我有什么罪该当如此?”马文举说:“陛下抛下宗庙不顾,不停地巡游,对外频频作战,对内极尽奢侈荒淫。致使强壮的男人都死于刀兵之下,妇女弱者死于沟壑之中,民不聊生,盗贼蜂起;一味任用奸佞,文过饰非,拒不纳谏,怎么说没罪!”

宇文述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宇文化及、宇文智及、宇文士及三个生长在富贵窝中的公子哥,有两个都不让宇文述省心。宇文化及“性凶险,不循法度”,喜欢骑着马带着弹弓在长安城内狂奔,看到谁家的女子长得好,或者是犬马珍稀奇特,必定不择手段地搞到手。当太子仆的时候就曾因为受贿被免职,靠杨广多方恳求又官复原职,杨广登基后他更加贪暴,经常和各路商人来往,通过为其当保护伞来赚钱。宇文智及就更恶劣,从小顽劣凶狠,喜欢与人斗鸡、玩鹰狗,长大后“蒸淫丑秽,无所不为”——
就是与父亲的姬妾睡觉,搞淫乱活动等等。他妻子把这事汇报给了宇文述,宇文述气得要死,好几次发作,差点把他打死。

隋炀帝说:“我确实对不起老百姓,可你们这些人,荣华富贵都到了头,为什么还这样?今天这事,谁是主谋?”司马德戡说:“整个天下的人都怨恨,哪止一个人!”宇文化及又派封德彝宣布隋炀帝的罪状。隋炀帝说:“你可是士人,怎么也干这种事?”封德彝羞红了脸,退了下去。炀帝的爱子赵王杨杲才十二岁,在炀帝身边不停地嚎啕大哭,裴虔通杀了赵王,血溅到隋炀帝的衣服上。

化及、智及两公子是历朝历代标准的富贵之家公子哥儿,头脑简单,精力旺盛。因为从小生活在特权中,脑子里没有规则法理的概念,没有畏惧的东西——
对主子也就是帝王也是一样。这与他们的人品无关,这是特权养育的必然结果。一个从来不必遵循规则的人不可能有对任何规则的尊重,即便时势所迫暂时遵循某种规则,也不会把它当真。当有机会破坏时,他们是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的。

叛军要弑隋炀帝,隋炀帝说:“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怎么能对天子动刀,取鸩酒来!”马文举等人不答应,让令狐行达按着隋炀帝坐下。炀帝自己解下练巾交给令狐行达,令狐行达绞死了隋炀帝。当初,隋炀帝料到有遇难的一天,经常用罂装毒酒带在身边,对宠幸的各位美女说:“如果贼人到了,你们要先喝,然后我喝。”等到乱事真的来到,找毒酒时,左右都逃掉,竟然找不到。萧后和宫女撤下漆床板,做成小棺材,把隋炀帝和赵王杨杲一起停柩在西院流珠堂。

司马德戡随杨素讨过杨广的兄弟汉王杨谅,随炀帝本人征过辽左,是炀帝面前的红人、亲信,是炀帝最为信任的亲密战友,在江都时统帅过最核心的骁果万人,在城内扎营。裴虔通在杨广还是晋王的时候就是身边随从,杨广即位后又一直随军出征。对于这些人来说,官职都是次要的,他们与炀帝的关系,是心与腹的关系,手与足的关系,应该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而他们的叛变,说明统帅身边真无可信之人,历朝独夫们爱多疑,确有其道理。

隋炀帝每次巡幸,常常将蜀王杨秀随行,囚禁在骁果营。宇文化及弑炀帝,准备奉杨秀为皇帝,众人舆论以为不行,于是杀了杨秀和他的七个儿子。又杀齐王杨及其两个儿子和燕王杨倓,隋朝的宗室、外戚,无论老幼一律杀死。只有秦王杨浩平时与宇文智及有来往,宇文智及想办法保全了他。齐王杨暕一向失宠于炀帝,父子一直相互猜忌,隋炀帝听说起乱事,对萧后说:“不会是阿孩作乱吧?”宇文化及派人到杨暕府第杀人,杨暕以为是隋炀帝下令来捕他,还说:“诏使暂且放开孩儿,儿没有对不起国家!”乱兵将他曳到街当中,杀了他,杨暕最终也不知道要杀他的是谁,父子之间至死也没能消除隔阂。

杨广最不能理解的,恐怕就是宇文兄弟的背叛,当宇文化及说“把这东西弄出来干什么?还不带回去下手”的时候,他的心都要碎了吧?且不说他对宇文家有多宠幸,就说反叛这事,兄弟俩有什么呀?离开了这个政权,离开了杨广的庇护,他们能干什么?

乱兵又杀了内史侍郎虞世基、御史大夫裴蕴、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秘书监袁充、右翊卫将军宇文协、千牛宇文、梁公萧钜等人及其儿子。

但宇文兄弟不会这样想,在被推上高位的那一刻,宇文化及除了会害怕万一失败身家覆灭外,不会认为自己没有能力承担这一切,而勇于往上冲的宇文智及就更不会往这边想。权力会使人眩晕,天生特权就更如此。从小做什么事情都那么容易,想得到什么都手到擒来,他不会认为这是“拼爹”的结果,他会错误地估计自己的能力,以为这是自己个人奋斗造成的,顶多能承认家世给他带来更高的眼界和更广的见识而已。身边再有几个人捧,就更容易忘乎所以,以为自己是天才了。

结果

宇文智及踊跃加入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有能力有机会做一件大事,“帝王业”鼓舞着他忽略了隋室给他家的恩德——
反正他也没多在乎这恩德,来得太容易的东西都不会太值钱。在造反团中他是志向最远大的一个,因为他最不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

宇文化及自称大丞相,总理百官。以炀帝皇后的命令立秦王杨浩为皇帝,住在别宫,只让皇帝签署发布诏敕而已,仍然派兵监守。宇文化及以弟弟宇文智及为左仆射,宇文士及为内史令,裴矩为右仆射。

最亲的人最忠诚吗?斑斑史迹显示,这还真不一定。史上好几个皇帝都是被自己着急接班的儿子干掉的,儿子都不可信,亲信家奴又怎样呢?越接近权力顶峰的人,越知道身居权力顶峰的好处,谁不觊觎?归根结底,都是权力惹的祸啊!

评价

宇文化及弑杀隋炀帝后,成为天下公敌,被各路军阀群起而诛之。

瓦岗军首领李密说:“卿本匈奴皁隶破野头耳,父兄子弟并受隋室厚恩,富贵累世,至妻公主,光荣隆显,举朝莫二。荷国士之遇者,当须国士报之,岂容主上失德,不能死谏,反因众叛,躬行杀虐,诛及子孙,傍立支庶,擅自尊崇,欲规篡夺,污辱妃后,枉害无辜?不追诸葛瞻之忠诚,乃为霍禹之恶逆。天地所不容,人神所莫祐。拥逼良善,将欲何之!。”

皇泰祖杨侗说:“化及以此下材,夙蒙顾盼,出入外内,奉望阶墀。昔陪籓国,统领禁卫,及从升皇祚,陪列九卿。但本性凶狠,恣其贪秽,或交结恶党,或侵掠货财,事重刑篇,状盈狱简。在上不遗簪履,恩加草芥,应至死辜,每蒙恕免。三经除解,寻复本职,再徙边裔,仍即追还。生成之恩,昊天罔极,奖擢之义,人事罕闻。化及枭獍为心,禽兽不若,纵毒兴祸,倾覆行宫。”

窦建德谋臣孔德绍说:“宇文化及与国连姻,父子兄弟受恩隋代,身居不疑之地,而行弑逆之祸,篡隋自代,乃天下之贼也。”

唐太宗李世民评价说:“宇文化及弟智及、司马德戡、裴虔通、孟景、元礼、杨览、唐奉义、牛方裕、元敏、薛良、马举、元武达、李孝本、李孝质、张恺、许弘仁、令狐行达、席德方、李覆等,大业季年,咸居列职,或恩结一代,任重一时;乃包藏凶慝,罔思忠义,爰在江都,遂行弑逆,罪百阎、赵,衅深枭獍。虽事是前代,岁月已久,而天下之恶,古今同弃,宜置重典,以励臣节。其子孙并宜禁锢,勿令齿叙。”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