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京城新禧佳节民俗,留住年俗www.463.com永利皇宫:

八月 24th, 2019  |  风俗习惯

留 住 年 俗

京城新禧佳节民俗,留住年俗www.463.com永利皇宫:。春节是中国人传统中最重要的节日,是五千年历史文化的积淀。然而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过去老百姓过年常用的一些年俗物品,渐渐远离了我们的生活,成为了一种越来越模糊的记忆。  新的时代有新的生活,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正在创造新的年俗。而过去农耕时代那些年俗老物件,记载着我们的文化和历史,与旧日的生活紧密相联,回味起来也颇有几分温馨和乐趣。  兔年春节来临之际,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年俗专家王作楫先生,请他讲述了一些旧时年俗老物件背后的故事。  老百姓过新年,最重要的是图个吉祥。王作楫告诉记者,过去春节使用的年俗用品,多半都与吉祥的祈盼有关。从某种意义上说,春节文化也可以称为吉祥文化。  吉祥画儿  木版印刷已成了文化遗产  农耕社会中,图画是传递信息的重要媒介。过去老百姓过年少不了要贴年画儿。年画儿年年要换新,是春

春节即旧历新年,是我国人民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北京是元代以来我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又是多民族杂居之地,这使北京传统的春节习俗源远流长,更加丰富多彩。《光绪顺天府志》、《康熙大兴县志》、《宛平县志》、《日下旧闻考》等古籍之中,颇多有关记载。除文献之外,北京的传统春节行事亦见于民谣之中。”老婆、老婆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过几天,漓漓拉拉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首,三十晚上熬一宵,大年初一去拜年。”这首广为流传的民谣概括地描述了从腊八到大年初一人们忙忙碌碌过节的情景。

年的脚步近了!城市里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商场里的年货琳琅满目,人们在享受着节日喜悦的同时,又都感到“年味儿”似乎淡了!

萧放 袁昌顺

节喜庆的重要标志。  过去北京地区老百姓贴的年画儿,多半来自天津的杨柳青以及过去属于河北的武清。年画的内容主要是“鲤鱼跳龙门”、“莲生贵子”、“麒麟送子”、“年年有余”之类,都是吉祥图。  除了年画儿,像灶王爷画、门神爷画、财神爷画,也都属于图画的范畴。传说很久以前,有名叫神荼、郁垒的两个兄弟,专门监督百鬼。于是黄帝就在门户上画神荼、郁垒的像用以防鬼。这个神话就是后来“门神”画产生的缘由。据说唐代皇帝曾命吴道子画钟馗像,并摹刻出来分赏给大臣贴挂以辟鬼。宋代出现雕版技术后,为木版年画提供了技术制作条件,促使年画不断发展。到清代年画发展到高峰,从最初被作为辟邪驱鬼的符录,渐渐地又增加了吉祥如意、多子多寿、娃娃仕女一类的题材,从而具有了表达在新一年中美好意愿的功能。  木版画的制作方法,现在已经属于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春节举办的一些庙会上,有时还能看到现场表演。简单地说方法是这样:在一块木版上刻好画模,在木模上敷以墨色,铺上纸,用磙子一推,再把
纸轻轻揭下来,一张木版画就印出来了。也有彩色木版画,最常见的是三种颜色,最多有五种颜色,颜色再多制作起来就十分困难了。吉祥字儿  “福”字儿不该倒贴  对联儿、斗方儿、春条儿、福字儿,都是属于书写的吉祥符号。直到今天,贴春联、贴福字,还在人们的春节习俗中被广泛使用。  春联,起源于桃符。据说“桃符”是周代悬挂在大门两旁的长方形桃木板,桃木板上书“神荼”、“郁垒”二神,也是为了避鬼的意思。五代时,后蜀主孟昶令学士章逊在桃木板上题写联语:“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这便是我国的第一副春联。  到了明代,桃符改称“春联”。据说朱元璋提倡公卿士庶家门口都书写春联,并亲自微服出宫察看。他经过一户人家,见门上不曾贴春联,便去询问,知道这是一家阉猪的,还未请

腊月初八,家家熬腊八粥。传说这天为佛祖得道之日,当年释迦牟尼用??化缘,化得五谷杂粮充饥。后人为纪念他,在每年腊月初八也用多种米、豆熬粥供佛。清代北京雍和宫内专备一口为皇室、列位王公大臣和宫内喇嘛熬腊八粥所用的大铜锅。在民间,人们熬好腊八粥后,往往盛入食盒,亲友相互馈赠。

曾几何时,烟台人过年就像这首民谣中所描绘的景象: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白肉,二十七宰只鸡,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新年是中国人的神圣节日,是中国人的信仰、情感、伦理意识与审美趣味的集中体现。为了生动地呈现新年时期人的精神状态,满足人们特定的节日需求,在新年这样的重要时间里,我们的祖先发明与传承了丰富的民俗节物,让我们的年节在充满文化内涵的同时,具有人间趣味与民俗魅力。春节新年流传千载,在波峰浪谷、跌宕起伏的岁月长河中,新年民俗没有因为王朝的代换与政治的兴替而堙没,年节节日物品不仅保持了基本形态,而且不断丰富与扩展,当然也有节物发生形态变化,或者已经消散,但其承载的文化意义与留下的历史记忆依然鲜活。值得我们追溯与回味。下面择其要者与读者分享。

腊月二十三,又称”小年儿”。这一天,家家户户要郑重其事地举行祭灶仪式。过去多数人家厨房的北墙或东墙上都设一神龛,常年供奉灶君爷像。据民间传说,每年腊月二十三,灶君爷要升天向玉皇大帝禀报这家人一年的善恶,供玉皇赏罚。送灶时,人们在灶君像前摆设桌案,上供关东糖、清水和秣草。古时祭灶用黄羊、鱼和猪头等物。明清时才改用关东糖。祭灶时要把关东糖用火温热,使其融化,涂于灶君嘴上。唐代文献《辇下岁时记》记载民间以酒糟涂于灶上,使灶神酒醉。可见此类风俗由来已久。二十三祭灶与正月有密切关连,传说七天后的大年三十晚上,灶王爷与诸神同来人间过年,因之要举行”接神”、”接灶”仪式,此后方可过节。

过腊八 分糖瓜

腊八粥

灶祭之后,人们就开始准备过年了。

老烟台人过年,一般从腊八开始,一直延续到元宵节后。腊月最重大的节日应属腊八节。从先秦起,腊八节都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

腊八粥。这是年节来到的节物提示,北方民俗“过了腊八就是年”,所以有“报信的腊八粥”的说法。腊八粥,它是将果味、豆类与糯米等一起熬制而成,享用的时间是在腊八的早上(农历十二月初八)。它起源于古代冬至祭祀的豆糜,传说它与佛祖养生成道也有关系,是僧俗两界共享的节日食品。腊八粥最早见于文献是在宋人孟元老撰写的《东京梦华录》中,“诸大寺作浴佛会,并送七宝五味粥与门徒,谓之‘腊八粥’。都人是日各家亦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也”。宋代东京寺院与城市平民都在腊八这天享用腊八粥。明清时期腊八食粥成为民俗习惯。据清乾隆年间成书的《帝京岁时纪胜》记载:“腊八日为王侯腊,家家煮果粥,皆于预日拣簸米豆,以百果雕作人物像生花式。三更煮粥成,祀家堂门灶陇亩,阖家聚食,馈送亲邻,为腊八粥”。清代北京人将腊八看作重要的日子,提前准备粥料,而且重视生活的美化与情感的表达,用果品雕刻人物与各色仿生形象,以表达人寿年丰的祈求。清晨煮好腊八粥后,首先是祭祀祖先、门神、灶神以及土地之神;然后全家团聚共享,并在亲邻间相互馈送,从此拉开年节亲情汇聚的序幕。寺观也在这时以舍粥的方式联系信众,一些著名寺观在腊八清晨举行舍粥活动,如北京的雍和宫,自清朝以来,年年在庙内摆起大锅熬粥,施舍给信众。杭州的灵隐寺也是如此。腊八粥在传统社会是年节社会上下共享的第一道食品。今天多数城里人已经淡忘了腊八节,当然也就想不起要享用腊八粥。其实腊八粥是寒冬时节的饮食佳品,核桃仁、红枣、花生仁、板栗、红豆等与米杂汇熬成的腊八粥是补冬的营养食品。

春节前,家家要彻底清扫,人人都理发洗澡,准备干干净净过新年。民谚道:”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掸尘土,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理发师傅们这时也挑着挑子走街串巷,忙于为人理发。

腊八这一天有吃腊八粥的习俗,腊八粥也叫“七宝五味粥”。我国喝腊八粥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最早开始于宋代。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寺院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做腊八粥。

灶糖

春节前夕,人们把居处内外整饰得特别有节日气氛。一般人家在门上贴门神、门框上贴春联,门楣上挂挂笺,门前插芝麻秸。屋门上贴有”抬头见喜”等吉祥文句,窗上贴剪纸。屋内摆设的八仙桌、太师椅带上桌围椅帔。条案正上方挂上有吉祥图案、语句的中堂、对联。条案前方桌上摆设五供、高足盘,放上蜜供或年糕。屋里挂起大红灯笼。墙上要贴年画、福字。

人们通常在腊月初七的晚上就开始忙碌起来,洗米、泡果、拨皮、去核、精拣然后在半夜时分开始煮,再用文火炖,一直炖到第二天的清晨,腊八粥才算熬好了。
腊八粥熬好之后,要先敬神祭祖。之后要赠送亲友,一定要在中午之前送出去,最后才是全家人食用。吃剩的腊八粥,却是好兆头,取其“年年有余”的意义。如果把粥送给穷苦的人吃,那更是为自己积德。

过了腊八,转眼就到了祭灶日。灶神祭祀的时间是在腊月二十三,明代以前是腊月二十四,南方地区至今多为此日,俗有“军三民四”之说。即驻防的军人二十三祭灶,老百姓二十四祭灶。灶神祭祀的重要祭品是灶糖。北方民谣有:“糖瓜祭灶,新年来到”。灶糖是用麦芽熬制、粘度高、味道纯正的甜食,糖瓜的味道是新年到来的味道,过年吃麦芽糖的历史可追溯到汉魏六朝时期,《荆楚岁时记》记载,荆楚人过年吃“胶牙饧”,不过那时为新年食品,还没有与祭灶活动挂钩。唐宋时期的灶神祭祀还是以酒糟抹灶门的方式进行,明代开始灶糖成为祭灶的首要祭品。《帝京景物略》:“廿四日,以糖剂饼、黍糕、枣栗、胡桃、炒豆祀灶君”,说灶君第二天上天朝见玉皇大帝,要汇报所监察人家一年的大事小事,民人奉祀灶神祭品,祈求它“好多说,不好少说”。明人有诗云:“盘中有饴凝作脂,愿神口舌甘如饴”(陈荐夫《祭灶行》)人们希望用甜蜜的灶糖,暖化灶神的心,让灶神在天上汇报人间家事时,多多包涵体谅。清代祭灶时间一般在腊月二十三,“二十三日更尽时,家家祀灶”,祭品是羹汤灶饭、糖瓜糖饼(《帝京岁时纪胜》)。晚清北京民间灶糖是灶神的唯一祭祀食品,灶糖有南糖、关东糖、糖饼等形式。北京大鼓词唱:“年年有个家家忙,二十三日祭灶王。当中摆上一桌供,两边配上两碟糖。黑豆干草一碗水,炉内焚上一股香。当家的过来忙祝赞,祝赞那灶王老爷降了吉祥。”

《山海经》记载,古时有神荼、郁垒两兄弟善捉鬼。后人将其像绘于桃木板,挂在门上,以驱鬼避邪,故称桃符。以后改木为纸,像也改画唐朝大将秦琼、尉迟恭。五代十国时,后蜀主孟昶在桃符上写了”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据考证此为最早的春联。明初由于朱元璋的大力提倡,春联逐渐普及,并改桃符为红纸。年画是由门神演变而来的。北京出售的年画以天津杨柳青出品为主,亦有山东潍县和苏州桃花坞的出品。

“小时候,腊月里喝过那香气四溢的腊八粥后,便开始盼着那甜甜的灶糖了!”家住兴隆街的肖东华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一年,“那时候的人们,连饭都吃不饱,可一提起过年,心里仍充满了喜悦。”

关于灶糖糖瓜的制作,近人邓云乡在《增补燕京乡土记》中有一段细致的描述:“麦芽糖刚刚熬成时,是咖啡色的浓浆,从锅中盛出,倒在洒满面粉的石板上,冷却,变成一大块,好像沥青一样的东西,不过是褐色的。做糖瓜时,把这大块的麦芽糖敲下一大块,放在洒了干粉的案板上加热揉搓,使之变软,慢慢软得像嚼过的口香糖一样了。然后把它弄成一个圈,套在一个抹了油的木桩上,再用一个小木棍套上来拉,拉长了再折一转,绞成麻花状再拉,反复多次,说亦奇怪,褐色变成白色了。拉到这种程度时,取下把粗长的糖条,用手一段段勒细,成葫芦腰状,稍冷,把细腰处快刀切断,变成倭瓜杨的糖瓜了,多好玩呢?”灶糖是小儿女的最爱,也是成年男女的甜蜜新年记忆。

旧日的戏班差不多天天都演出。只在腊月下旬有几天不演。每年演出的最后一场戏叫封箱戏。封箱戏多演双出或反串。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曾演封箱戏不收戏份,一时成为梨园美谈。

腊月二十一过,孩子们的嘴里就会不停地唱着民谣,盼着大人快点儿把糖瓜买回来。据民间传说,人们在腊月二十三日都要祭灶,并把又粘又甜的糖瓜献给灶王,粘住灶王爷的嘴,让它“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孩子们则把这一天当作春节的序幕和“彩排”。天一擦黑儿,就放起了鞭炮,在鞭炮声中由家中的男主人把糖瓜一盘、清茶一碗供在灶王像前,点上蜡烛和线香,祈祷行礼后,把灶王像从墙上揭下来烧掉,再把茶水泼在纸灰上,糖瓜则由孩子们抢着分吃了。

桃符、春联

除夕和元旦是春节的高潮,守岁辞岁、送神仙、接灶、祭祖先、吃团圆饭、过桥、摸门钉、拜年等,活动繁多。举行”接神”、”接灶”仪式时,要将”接神桌”放在院中,置”百份”于案上。”百份”亦称”天地”,上绘有天地间诸神像。在”百份”前要摆设蜜供、年糕、饺子、苹果等祭品。夜深之后,人们点上红烛,打开大门,燃放鞭炮、烧”元宝”、”接神咒”,贴上准备好的新灶君爷神像。接神完后,一家人在神坛前行叩首礼,并祭拜家中的祖先像或家谱。

备年货 蒸饽饽

岁首新年是年度循环的重要时间节点,我们在新旧交替的神圣时刻,有多种方式护佑我们顺利通过。桃符与春联是传统社会新年装饰门户的重要节物,它们都具有民俗信仰的意义。

大年初一,人们纷纷外出拜年。亲友相见,总要拱手作揖,并说”恭喜发财”、”新喜、新喜”等等。

从腊月二十三起,“年”也就开始了,再穷的人家也会开始准备年货了。
在那个凭票供应的年代,从肉蛋菜蔬到瓜子糖果,每一样都得排队购买。寒冬腊月,大清早就从热呼呼的被窝里爬起来,在寒风中哆哆嗦嗦排队的情景似乎成了许多人抹不去的记忆。

桃符,是家庭门户守护牌,它起源于古老的桃木崇拜。“桃者,五行之精,厌伏邪气,剬百鬼,故作桃板著户,谓之仙木”(《玉烛宝典》引《万典术》)。由此可见桃木属于具有厌邪制鬼的神奇灵力,故号称“仙木”。在先秦时代,人们就开始以桃木镂刻成人形,称为桃梗,以为守门的护卫。后来的神荼、郁垒的门神形象,很可能由此生发。桃木可以镂刻为偶人作为守护的神物,也可以在桃板上绘画、书写,作为佑护家室的符牌。宋人吕原明在《岁时杂记》中记载了桃符的形制,“桃符之制,以薄木版长二三尺、大四五寸,上画神像、狻猊、白泽之属,下书左郁垒右神荼,或写春词,或书祝祷之语。岁旦则更之”。由此我们对宋代流行的桃符有一个直观的印象,它是一块较大的图文并茂的特制桃板,上面画有神灵、神兽的形象,下面左右书写神荼、郁垒的名字。这些图像文字是自汉代以来门户预防鬼邪的惯例。但具历史启示意义的是,宋代桃符上开始书写“春词”或“祝祷之语”。人们已不满足于原始的心理防御状态,而是以语言文字主动地表达迎春祈福的心愿。在岁首新年,家室门口挂上迎春祈福的桃符,对于百姓来说是重要的信仰行为与心理期待。宋代大政治家王安石有诗为证:“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元日》)桃符的新旧置换,昭示着时间的斗转星移,寒冬过去,新春来临。

初二祭财神,一大早人们就拜祭财神像,有些人还要到广安门外五显财神庙烧香祭拜。传说早年有五个绿林好汉,杀富济贫,百姓因之在此建庙祭祀。人们烧香后,还带纸糊的元宝回家,用布或红纸包好放在床下,祈望发财。

家家户户最先买的就是猪肉,数量的多少要视经济条件而定,但无论多少,都是过年必备的。“买肉回家的这天晚上,我们全家就开始打牙祭。妈妈会割下一小块肉,切成薄薄的片儿,盛在一只小碗里,再放点葱花和盐,放在锅里蒸,很快,屋子里就会弥漫着肉香,那简直成了天底下最好的美味。”肖东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随着时代的变化,人们要表达的意愿越来越多,在桃符上的字也就越写越长,春词逐渐形成了对仗工整的吉祥联语。于是出现了春联这一新年门饰,最早的春联是写在桃符上的,相传五代后蜀国主孟昶是第一幅春联的作者,他在桃板上撰写了“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的联语。开创了春联这一雅俗共赏的文学新体裁。《宋史·五行志》亦有:“岁除日,命翰林为词题桃符,正旦置寝门左右”。新年桃符词需要翰林题写,可见对桃符上文辞的雅意有特别的要求,当然这是皇家的作派。普通人大约文辞工整即可。周密在《癸辛杂志》中记载,“黄谦之题桃符板云:‘宜入新年怎生阿,百事大吉那般者’”。看来宋朝开始,在桃板上书写春联的风气,由皇宫扩展到民间,由此逐渐占居桃符的主导位置,这也是后人“春联者,即桃符也”说法的来源。

www.463.com永利皇宫 ,初五又称”破五”。自这天起,年节期间的各项禁忌均可解除。初六以后,虽然人们的生活起居逐步恢复常态,但仍很有节日气氛。

杀猪宰鸡,蒸包子,做年糕,打肉冻,蒸饽饽,煎鱼炸丸子,这也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每当这时候,盼年的孩子们总是兴奋地跑前跑后围着看。

春联。从桃符图像文字到吉语联对,是新年春联出现的重要预演。当然古代还有“宜春帖”,这是立春时写的吉利文辞,贴在门楣上。它也是年节春联的来源之一(特别是春联的横批类似春帖文字)。明朝之后,过年写贴纸质春联,成为迎接新年的普遍民俗习惯。

初八称”顺星日”,传说众星神于此日降临下界。当是日夜幕低垂、群星闪现之时,人们在院中案上放置糕点果品,祭拜星神。有些人家还要把”星神马”放在胡麻杆上烧掉。

烟台的饽饽更是一绝,类别较多。除了供神祭祖的大枣饽饽和小枣饽饽外,还有很多有趣又好吃的特色饽饽。比如莲子花,只有拳头那么大,是用专门的花模子盖出来的,荷花莲蓬的造型,意寓好事连连,多子多孙。家家一做就是三两锅,裂口的饽饽为上品,意为饽饽“笑”了,预示着来年吉祥如意。

春联的最初起源虽在唐末五代,但以纸写联语并普及社会的时代,应该是在明清时期。清人陈尚古《簪云楼杂说》记载,明太祖朱元璋特别重视过年贴春联,在定都金陵之后,除夕前,传旨公卿士庶家,“门上须加春联一幅”。明太祖微服出行,见一人家没有贴春联,经询问,原来是一个阉猪的,他还没有请人写春联。明太祖一高兴,就挥笔写下了如下联句:“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下是非根”。这虽然属于民间传说,但也说明明朝春联比以前普及。以春联表示主人的心境,亦是古代联俗的传统。苏州人夏愈是明朝吏部小官,“清介而贫”。除夕,邀同乡学士钱溥和朋友沈粲在家中聚会,照例“当作一春联”,求沈粲写之,沈曰“座上无毡,且喜心安身内乐”,正构思下句,夏愈当即云:“吾已得之矣。”对曰:“门前有粟,谁怜眼饱肚中饥。”因为夏家正对粮仓而居。钱溥闻此言后在新正三日,送来六十石米,以周济夏愈。(李诩《戒庵老人漫笔》卷一)从上述除夜需要作春联的叙述中,可见当时撰写春联成为重要年俗。明人刘侗等所写的《帝京景物略》有:“东风剪剪拂人低,巧撰春联户户齐”(“元旦作”)。年节中家家户户都要贴春联,并且一般讲究寓意吉祥,词语对仗工整。

正月十五为元宵节,又称上元节或灯节,是春节活动的又一高潮和尾声。从正月十三日到十七日大街小巷、宫苑庙宇到处张灯结彩。入夜后,观灯者满街满巷,耍社火,放鞭炮。旧时,一般妇女要遵守许多森严的清规戒律,平常很少出门,大家闺秀更是如此。但在元宵之夜,她们亦有”?一ㄒ幌?”的自由,可以逛街观灯。

写春联 贴门神

清代北京从进入腊月开始,就有文人墨客在市场店铺的屋檐下,摆开桌案,名曰“书春”、“书红”、“借纸学书”、“点染年华”等,一些读书人借给人书写春联,赚些润笔钱。在祭灶之后,人家就开始陆续粘挂,“千门万户,焕然一新”。北京大小四合院旧时都有门联,这种门联用油漆写在门扇上,过年时再用油漆重新刷饰一遍,性质如同新贴春联。联语大都为“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家吉征祥瑞,居安享太平”一类。

据文献记载,过去北京城近郊区共有七百余座寺庙。春节期间,大小庙宇均向香客、游人开放。在庙内或其附近设有集市,故称庙会。北京的庙会以白云观、大钟寺、东岳庙等处最为著名。一年一度的厂甸,更是盛极一时。

在过去,大年三十的主要活动是贴春联、年画、窗花等。据说贴春联的习俗,大约始于一千多年前的后蜀时期,到了宋代,人们便开始在桃木板上写对联,一则不失桃木镇邪的意义,二则表达自己美好心愿,三则装饰门户,以求美观。又在象征喜气吉祥的红纸上写对联,新春之际贴在门窗两边,用以表达人们祈求来年福运的美好心愿。
前几年农村大都是每家买来红纸,请村里的先生、老师或是能写善画之人,说明自家房屋布局,请他们挥毫写就。

苏州人岁暮时节,更换春帖。清初钮玉樵《觚剩续编》说:“吴俗每逢改岁,必更易红笺,以吉语书门”。这一习俗传承到晚清更为兴旺,在除夕前数天,街市上有专门写卖春联的,并在门口挂起“春联处”的招牌。春联内容多写“千金百顺”、“宜春迪吉”、“一财二喜”以及家声世泽诸语;有的集录古代诗文佳句,如“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天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等。这样求吉祈祥的联语是“岁岁用之,比屋皆然”。(袁景澜《吴郡岁华纪丽》卷十二)清代湖北德安,除夕“家家大门贴神荼、郁垒,曰门神,并以红笺书吉语,曰春联”(光绪《德安府志》)。

第1页第2页

那时候,胶东沿海居民多以皮纸糊窗。为了迎接新年,家家户户贴上窗花,
颜色一般以红色为主,窗户旁要用花花绿绿的彩纸糊起来,使屋子显得喜庆。一踏进腊月里,老太太、大闺女、小媳妇便围坐炕头,共同切磋手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剪纸不再单纯是为了贴窗花,而是成为一种手工艺品,以其丰富的内容和多样化的形式,渗透到生活的各个领域。

从桃符到春联,不仅仅是物质形态的变化,其实也是社会精神演进的标志。桃符重在驱邪,春联意在求吉,形制的变化也反映了民众心态的变化。当代社会在乡村地区,年节春联如旧。但在城市新年贴春联的似乎越来越少,没有春联的城市缺乏新年的气氛与温暖的感觉。衷心期待城市居民门庭在新年时节贴上春联,“焕然一新”,诗意栖居,悦己愉人。

不论富裕人家还是穷困家庭,年画是一定要贴的,为的是表示对即将到来的一年的美好期盼。年画的主题主要是“吉庆有余”之类,也有各种故事如《唐僧取经》等,历史故事如《梁红玉》、《楚汉相争》等,戏曲故事如《大闹天宫》、《水漫金山》等,还有山水画等。年画的形式有中堂、单开、四条屏等。在诸多的年画中以鸡画、鱼画、娃娃画较为普遍,因为鸡表示吉祥,鱼意味着钱粮有余,娃娃则象征人丁兴旺。

窗花、挂钱、门神像、年画

为了祈求一家的福寿康宁,人们还要贴门神。民间相传,大门上贴上两位门神,一切妖魔鬼怪都会望而生畏。

年节门庭的装饰还有窗花、挂钱与门神年画。

曾经的那个年代,周围响着零星的鞭炮声,处处弥漫着浓浓的年味,左邻炖鸡,右舍煮鸭,家家蒸起枣饽饽,炖着蒸着煮着年就到了……

先说窗花。华北年节民谣,“二十八,贴花花”。窗花是剪纸工艺的产品,也是民间美术的样式。窗花何时出现,没有见到确切史料,作为民间美术也难断定确切起源时间。不过,我们大体可以认定为宋代,因为宋代是纸业发展的时代,也是世俗生活蓬勃兴起的时代,民众更加关注生活环境与岁时节日的情趣。因此,以特定节物护佑门庭的信仰也逐渐转变为节日门庭的装饰。传说窗花起源于家庭安全的需要,当年姜子牙封神,没有封他的夫人,夫人不高兴,姜子牙就封她为穷神。穷神当然不被欢迎,据说穷神怕镂空的饰物,所谓“见破即止”。民间为了防避穷神,就在门窗上贴窗花或福字。这传说反映了文化的真实,年节在门窗上贴窗花,起源于辟邪祈福的古老信仰。

汉魏以来有岁首新年在门户上画鸡习俗,据说是模拟凤鸟以祓妖灾。宋人继承这一传统,“元日,刻为画鸡于户上,盖其遗像也”(陈元靓《岁时广记》卷五)。这些大约是新年窗花的早期形态。明朝北京人在门窗上贴红纸葫芦,说“收瘟鬼”。清代年市上卖“窗户眼”。岁暮送灶神后,扫除祠堂舍宇,“糊裱窗槅,贴彩画玻璃眼,剪纸吉祥葫芦”(《帝京岁时纪胜》)。旧时的窗户多用纸糊,一年一换,大年来临,人们换上洁白窗纸,人们在窗纸上贴新剪的窗花。由于窗花做工细,贴时容易损坏,所以窗花一般由女性来贴。窗花色彩艳丽,构思精巧,是技艺、审美、情感结合的民俗艺术品,喜庆又漂亮的窗花点缀了春节的节日气氛。福字剪纸是窗花的主要题材,它自明清时代流传至今。清朝全盛时期的康熙、雍正与乾隆三位帝王带头在年节书写福字,作为赐赠臣僚的节物。据说康熙帝为了给祖母孝庄太后“请福续寿”自创的“福寿合一”福字,这福字成为书法精品,也是赏赐臣下的礼品。雍正皇帝在即位之初的腊月十八日,曾一次赏大臣年羹尧“福”字九个。乾隆皇帝是一位爱好书写的帝王,乾隆十七年(1752)以后,每到农历十二月初一,乾隆皇帝要亲自去阐福寺烧香,祈求“苍天赐福”,然后“书福”赐赠臣僚。在帝王朝廷年节书福、送福字的带动之下,民间形成了年节在门窗上贴福字的风气,民间剪纸中的福字更是千姿百态。有的将十二生肖嵌入窗花,有的以五只蝙蝠组成福字图案,祥瑞荟萃,新年福到。

再说挂钱,挂钱也称挂笺。挂钱是状如小幡的“长笺”。宋朝已经出现“剪年幡”习俗,元旦时以鸦青纸或青绢剪四十九幡围一大幡,这样的剪纸作品,或家长戴在头上,或“贴于门楣”(《岁时杂记》)。这时的年幡是青色,大约是迎春之意。后世的长笺多用各色颜料浸染而成,其中红、绿、黄的颜色居多,十分鲜艳。人们之所以叫它“长笺”,是希望“长钱”,也就是希望家里常有余钱。刻有图案或文字的长笺,迎风飘舞,它与春联、门神画等交相映衬。

最后说门神像与年画。年画最早的题材是门神。古老的桃符上的神像,是最早的门神像。古人认为人居空间是与外在的神秘空间隔离的自我保护空间,门户是惟一与外界交通的孔道,为了防止外来的侵袭,人们要紧闭门户。在辞旧迎新之际,门户首当其冲,因此门户是年节中重要的被关注对象。因此,特别重视门户的守护。守护的门神最先是桃制偶人,汉代已经将其画在大门之上了,并且传说是神荼、郁垒两兄弟。二位门神也与桃木有关,兄弟二人原来住在度朔山的大桃树上,专门负责捉拿祸害人间的恶鬼。由于神荼、郁垒有如此的神异作用,后来人们就将他们的形象画按门户上。门神画是绘有门神形象的图画,在汉代就已经出现。门神在后代不断增加,主要有钟馗、秦叔宝、尉迟敬德。

钟馗是一位具有正义感的大鬼王。据说唐开元年间,曾经显灵,救治了玄宗。唐玄宗诏画工吴道子,依据梦中印象,画了一幅《钟馗捉鬼图》。唐玄宗为为了表彰钟馗打鬼功劳,特地下诏:“烈士除妖,实须称奖。因图异状,颁显有司。岁暮驱除,可宜遍识。以祛邪魅,兼静妖氛。仍告天下,悉令知委。”钟馗经皇帝这样一宣传名声大震,成为唐朝岁末驱邪的鬼王。宋朝皇帝命画工将钟馗像刻版印刷,在岁除夜赐给宫内人员。(沈括《梦溪笔谈.补笔谈》卷3)其实钟馗与古代桃木棒有关系,有人考证,钟馗源自“终葵”,终与葵的连读为“椎”,椎是大木棒,古代齐国人就将木棒名为“终葵”。人们用终葵打鬼,后来逐渐将打鬼工具人化,出现了钟馗的传说。唐朝开元年间,又有了钟馗的画像,钟馗成为除夕的门神,它一板贴在独扇门户之上。

秦叔宝、尉迟敬德,是唐朝开国功臣,二人成为门神,也是因为他们的威震鬼邪的英名。传说唐太宗经常梦见鬼魅在寝殿门外呼号,晚上常常不能安睡。于是让秦琼和尉迟恭晚上站在寝殿者外,为其守门。太宗果然没有再受到鬼魅侵扰。后来就将他们两人的画像挂在门上,作为驱鬼的门神。此后二人成为民间通行的门神。人们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画像用纸彩印,年年除夕贴在左右门扉上。

门神画后来扩大绘画题材,变成年节时期装饰屋宇、增添喜气的年画。《东京梦华录》卷十记载了当时开封的年节市场:“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帖子。”其中门神、钟馗、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帖子等就是当时典型的年画题材。古代门神画中多画鹿、喜、宝马、瓶、鞍等象征物,“皆取美名,以迎嘉祉”。明代北京宫廷、浙江杭州过年都贴钟馗、福神、和合二仙等年画。清代苏州桃花坞门神画,“彩画五色”,多绘温元帅、岳元帅,而且多由远方商贩运往外地。

天津宝坻人在扫舍之后,就贴年画,当地小儿最喜欢贴年画,年画的题材有《孝顺图》、《庄稼忙》等,大人给小儿解说年画,寓教于乐。如《乡言解颐》作者李光庭所咏:“依旧葫芦样,春从画里归。手无寒具碍,心与卧游违。赚得儿童喜,能生蓬荜辉。耕桑图最好,仿佛一家肥”。“年画”一词就正式出现在《乡言解颐》中。

最早的年画印制基地大约是开封及开封附近的朱仙镇,朱仙镇的年画至今仍保留着古朴的民间传统。江苏苏州桃花坞、四川的绵竹、山东潍坊、天津杨柳青、河北武强的年画是近世以来著名的年画产地。年画题材广泛,喜庆吉祥是年画的主题,如“鲤鱼跳龙门”、“连年有余”、金玉满堂、“岁寒三友”、福禄寿、群仙赐福、天官赐福、招财进宝、文武财神、摇钱树、龙凤呈祥、天仙送子、“榴开百子”、一团和气、新春大吉等等是常见的年画内容。民间年画还是历史传说、民间故事的有效载体,在年画中常见有:哪吒闹海、长坂坡、空城计、秦琼卖马、四平山、罗通扫北、西厢记、三娘教子、盗仙草、天河配、王小赶脚、钟馗嫁妹、老鼠娶亲、三岔口、忠义堂、文姬归汉、梁祝因缘、铡美案、魁星点斗、刘海戏金蟾等,画面形象生动,情趣盎然。《金陵岁时记》记述了清末民初南京年画情况,“其售自苏州者曰苏画,摹印戏剧人物,形神毕肖,儿童多争购之,谓之年画”。

年画作为民间的艺术,它与民众的生活息息相关,它随着时代的变化也不断发展,人们在继承传统年画题材的基础上,创造了许多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新年画,如骑车仕女、抗战门神等。清光绪二十四年(1844),杨柳青的齐健隆画店印制了一种宣传办学堂、满汉平等等类内容的“改良年画”。民国初年,上海商人郑曼陀将月历和年画二者结合起来,选用传统年画或新式风情为题材,画有公历纪元和阴历的月份,名为“月历牌年画”,这是年画的一种新形式。后来它发展成为当代广泛通行的挂历。我国传统的年画多为木刻水印,线条单纯,色彩鲜明,画面热闹。建国以来的新年画,在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丰富多彩,深受群众喜爱。

窗花、春联、挂笺、年画等张贴的时间是从二十八开始,有的地方大年三十早上贴。清代北京除夕“早贴春联挂钱,悬门神屏对”(《帝京岁时纪胜》)。为了营造红红火火喜庆吉祥的新年气氛,人们在室内室外尽情装饰,将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空间营造成超凡的非常节日空间。

大年的传统节物还有很多,如爆竹、年夜饭、屠苏酒、压岁钱、五辛盘以及节日娱乐物品等等,每一项节物都有漫长的历史与丰富的文化内涵,限于篇幅不一叙述。年节的物质系统是年节习俗的重要承载体,节俗的流传离不开节物的支撑,没有节物的节日是空洞的节日,也不可能得到有效传承。当前,我们的传统节日由于失去了较多的节物,变得越来越单薄,它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自然也就明显减弱。因此重视与重建我们的节日物质系统与节日物质环境,同恢复节日礼仪与认知节日现代价值、意义一样重要。只有节物、节日礼仪与节日精神内涵三者有机统一,我们才能留住年味,我们的传统新年才会重新焕发生机。

《文史知识》,2015年第2期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