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韩美林获联合国,和平音乐家赵东军

七月 22nd, 2019  |  风俗习惯

教科文组织新闻稿 2011- 66

为了表彰张军长期以来在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特别是在推动昆曲艺术的传播方面所做出的积极贡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授予张军“和平艺术家”的称号。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将于5月26日在教科文组织总部巴黎举行授勋仪式。届时,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也将出席仪式。

  31.05.2011 – UNESCOPRESS

韩美林获联合国“和平艺术家”称号

来源:新华网 2015-10-14 尚栩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13日在巴黎总部授予中国著名艺术家韩美林“和平艺术家”称号,以表彰他“长期以来用艺术推动和平、为促进中国高等艺术教育发展所作出的积极贡献”。

  博科娃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赞韩美林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的艺术始终关注全人类的福祉,反对战争、呼吁和平,聚焦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对于教科文组织而言,这些同样是重要的主题。

  博科娃说,未来,教科文组织希望同韩美林展开更全面的合作,尤其是在支持和帮助有才华的艺术人才方面,要努力让世界充满艺术和美。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7届大会主席郝平在致辞中说,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联合国成立70周年,在过去的70年中,教科文组织为全球和平事业作出了不懈努力。作为中国著名艺术家,韩美林能够在如此重要的时刻加入教科文组织为世界和平而努力的事业之中,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相信韩美林会同教科文组织紧密合作,为可持续发展和世界和平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韩美林是一位孜孜不倦的艺术实践者和开拓者。在6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韩美林涉猎了书法、绘画、陶瓷、雕塑、设计等诸多领域,而且在每个领域都取得卓尔不凡的成就。韩美林还热衷于社会公益与慈善事业,推出“艺术大篷车”、设立韩美林艺术基金会,在文化教育、文化艺术、文化培基、文化遗产四个领域进行有针对性的捐赠与资助。

韩美林获联合国,和平音乐家赵东军。  年近80岁的韩美林在获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称号后显得十分激动。他在发表感言时说,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跟上了队伍”,能够同教科文组织一起守卫地球、呼吁和平。

  韩美林说,成为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不仅是一种殊荣,更是一种使命、一份责任。未来,他将积极参与到教科文组织各类与文化艺术教育相关的工作与国际交流活动之中,同时会努力做好“韩美林80艺术大展”以及致力于保护中国古文字的《天书》工作,为人类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获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称号的均为国际艺术界知名人士,他们运用个人在某一领域的影响力和威望,帮助推广教科文组织的理念及活动。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影星巩俐、昆曲艺术家张军、加拿大歌手席琳·迪翁、喀麦隆音乐家马努·迪班戈等都曾获得这一殊荣。

巴黎,5月23日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将于5月26日下午6时在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的一个任命的仪式上,向中国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张军授予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称号。届时,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也将出席仪式。

张军1974年生于上海,是昆曲表演艺术的领军人物。张军在追求舞台事业的同时,还积极投身于一系列社会公益活动,如支持希望工程,帮助中国穷困地区办学,以提高教育水平,他还为上海的许多文化事业提供了支持。

  和平艺术家张军:为世界打开昆曲园林的大门

www.463.com永利皇宫,这一任命是为了表彰张军长期以来在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特别是在推动昆曲艺术的传播方面所做出的积极贡献。

昆曲发源于14、15世纪苏州昆山的曲唱艺术体系,揉合了唱念做表、舞蹈及武术的表演艺术。其舞蹈更是融合了杂技技巧以及象征手法.昆曲于2001年首批列入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代表作》名单,并于2008年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www.463.com永利皇宫 1

张军1974年生于上海,是昆曲表演艺术的领军人物。昆曲作为中国戏曲艺术最古老的形式,于2001年首批列入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代表作》名单,并于2008年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作为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张军将在国际、国内进一步推动对包括昆曲在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关注以及公众对保护非物质遗产重要性的认识。

  张军从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手中接过和平艺术家证书。版权©
UNESCO/PatrAnia Freindorf

张军在追求舞台事业的同时,还积极投身于一系列社会公益活动,如支持希望工程帮助中国穷困地区办学及提高教育水平的工作,并为上海的许多文化事业提供支持。

教科文组织每年将“和平艺术家”授予一批利用个人影响力和威信,帮助推广教科文组织理念及其活动项目的国际艺术界知名人士和团体。教科文组织与这些卓越的艺术家共同合作,提高公众对教科文组织重大行动的认识,并向公众通报教科文组织在其活动领域内的工作。

  采访者:教科文组织新闻官员 肖凡

作为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张军将在国际、国内进一步推动人们对包括昆曲在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关注,以及对非物质遗产重要性及对其进行保护的重要性的认识。

此前,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以及著名影星巩俐曾获此殊荣。

  昆曲《牡丹亭》中有一句著名的唱词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我希望能为我们这一代人打开昆曲这座园林的大门。张军

昆曲是发源于14、15世纪苏州昆山的曲唱艺术体系,揉合了唱念做表、舞蹈及武术的表演艺术。其舞蹈更是融合了杂技技巧以及象征手法。

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还包括加拿大歌手席琳•迪翁(Celine
Dion)、喀麦隆音乐家马努•迪班哥(Manu
Dibango)、西班牙舞蹈家华金•柯特斯(Joaquín
Cortés)以及伊拉克出生的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等。

  张军是有着昆曲王子美誉的英俊小生;他曾因与王力宏合作演出《在梅边》,与谭盾合作实景园林版《牡丹亭》而备受瞩目;他也曾因在10年中走遍300所高校和中学推广普及昆曲而广为人知。5月26日,在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的一个任命仪式上,张军成为继巩俐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之后的第三名华人和平艺术家。

昆曲在明代曾激发了中国戏曲艺术的复兴,但自20世纪以来,这一艺术形式正面临着衰落的困境。

  被任命为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是一批运用个人影响力和威信帮助推广教科文组织理念及其活动项目的国际艺术界知名人士。教科文组织与这些卓越的艺术家共同合作,提高公众对教科文组织重大行动的认识,并向公众通报教科文组织在其活动领域内的工作。

  张军:今年是我从业25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唱昆曲50年,如果是的话,今天是我唱昆曲的又一个开始,为数不多的一个开始。我要尤其珍惜这样一个机会。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通过昆曲来交更多的朋友,因为我被昆曲的传统、精神、魅力所深深打动,我觉得它在世界上可以代表中国来跟大家分享我们中国人的文化和精神。我一直像在《牡丹亭》的《惊梦》里一样,在寻找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从什么地方可以真正地重新开始。我今天非常地感慨,能获得教科文组织给我的这样一个支持和机会,在世界的平台上,与大家一同分享中国人引以为傲的昆曲。对我来说,意义实在是太不一般了。

张军是继中国残疾人艺术团(2006年)以及著名影星巩俐(2000年)后,第三位获此殊荣的华人艺术家获此殊荣。

  您刚才在讲话中提到,今天是您父亲的生日。在学习昆曲的过程中,您父亲起到过什么样的作用?

此外,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还包括加拿大歌手席琳•迪翁(Celine
Dion)、喀麦隆音乐家马努•迪班哥(Manu
Dibango)、西班牙舞蹈家华金•柯特斯(Joaquín
Cortés)以及伊拉克出生的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等。

  张军: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便让我练习音乐,其实他并不懂音乐。我学习过二胡,学习过手风琴……就是这样一些非常碰巧的机缘,我与艺术有了接触的机会。我觉得任何一次机缘都足以改变人的一生。我感慨,是因为我觉得很巧,我想起小时候爸爸让我练琴,我非常怨恨为什么我要练琴,但正因为这样一个机会,才让我踏上了昆曲之路。所以我想,要珍惜每一次的机缘。对我来说,人生太梦幻了,人生是需要自己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去把它做好的。就像我这十多年来跟年轻的朋友们交流昆曲,也许有人会觉得我挺傻的,但我自己深深地感受到,在这样的过程里,每一位受众,也就是年轻人给予我的鼓舞,才能让我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这是我非常强大的动力。

教科文组织新浪微博(weibo.com/unesco)届时将进行全面跟踪报道,敬请关注。

  您是否从小就对传统艺术情有独钟?

欲参加任命仪式请联系认证:

  张军:事实上并没有。我自己都觉得干昆曲几年以后,一直没有找到一种成就感和满足感。但是二十五年下来,我自己深深的感受到,与其说我干了昆曲这一行,不如说昆曲改造了我。我认为,作为生活在今天的中国年轻人,我有幸体验了我们的祖国飞速变化的过程,也体验了社会在物质和各方面的快速发展。我很感慨昆曲这样一门艺术始终陪伴着我,给了我中国人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同时昆曲也给了我这样一个机缘,给了我无穷的力量,继续走一条不回头的、坚韧不拔的道路。可以说,是昆曲造就了我。

Djibril Kébé:, +33 (0)1 45 68 17 41 ; D.Kebe@unesco.org

  我们生活在一个迅速变化的时代,就像一首歌里唱的《牡丹亭》里那种很古典、浪漫的感觉已经很难找到了。现在的生活和音乐节奏都很快,您认为昆曲怎样才能跟上形势,打入年轻人的MP4、MP3?

23.05.2011 Source ZH: UNESCOPRESS

  张军:这个问题道出了一个有着600多年传统的艺术,如何在今天更好地生存、发展下去的一个很根本的问题。我觉得我跟我们的前辈,大到梅兰芳大师这样的艺术家,永远是一脉相承、殊途同归的我们通过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把这样的戏、艺术和精神继承下去。但我们又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身处的时代发生了太大的变化,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考虑到如何将我们的爱、将我们的热情和感受,通过当代人能够接受的方式传播下去。今天,在这个舞台上,我唱的这一段其实是400年前的文学,300年前的音乐,1000多年的记谱方式,但我用了全新的方式来演绎它。我觉得这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挑战和机遇我们需要用一种新的方式把我们所熟悉的昆曲传播给大家。我自己十几年来一直在实践这条道路。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用MP3和
MP4来感受传统文化,或者流行文化,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你要进入到他们的领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就需要我们这一代的艺术工作者动更多的脑筋,花更多的时间去实践,最终如果进入了,那就是我们的骄傲。进入了以后,大家就会感受到中国昆曲了不起的一面。我想未来就会有新的观众,昆曲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展道路才会更全面。

  站在教科文组织这个平台上,您对未来的展望是什么?

  张军:就像今天感受到许多外国朋友的热情一样。我认为昆曲有很多跟大家交流的空间。从非遗的角度来说,
2001年5月18日昆曲被教科文组织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至今已有10年。10年是一个总结,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和平艺术家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和平台,我希望到世界各地去,与其他非遗艺术进行互动、交流、学习。既可以把它们带入中国,也可以把中国文化传播到国外。对于我来说,这个机会太伟大了,所以我一定会努力!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