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拼尽全力,内阁首辅费宏高风峻节的平生

六月 1st, 2019  |  历史人物

费宏(1468年-1535年),字子充,号健斋。又号鹅湖,晚年自号湖东野老。江西省铅山县福惠乡烈桥人,明朝状元,内阁首辅。费宏自幼聪慧好学,13岁中信州府童子试“文元”,16岁中江西乡试“解元”,20岁中殿试“状元”,深受宪宗皇帝朱见深的赏识,把费宏留京任职。此后,官职屡迁,曾三次入阁。正德6年,武宗封授费宏为文渊阁大学士,第二年加封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生干明朝中叶的费宏,少年聪慧,有济世之练达才干。仕途虽经曲折,然始终以高风亮节,与杨廷和、杨一清等人共治天下,深受君主、朝臣倚重,百姓称赞。

(公元一四六八年至一五三五年)字子充,铅山人。生于明宪宗成化四年,卒于世宗嘉靖十四年,年六十八岁。成化二十三年,进士第一,授修撰。正德中,累迁户部尚书。幸臣钱宁阴党宸濠,构之不理,乃诬以他事,遂乞休归。宸濠败,争荐于朝。世宗即位,起加少保,入辅政。宏持重识大体,明习国家故事。及杨廷和去位,遂为首相,委任甚至。后又为张璁、桂萼所构,致仕去。及萼死,璁亦去位,帝思宏不置,再起旧职。卒,谥文宪。宏所著鹅湖摘稿本二十卷,今仅存费文宪集选要七卷,《四库总目》与宸章集录并传于世。
铅山费氏在明代人才辈出。费宏伯父费瑄,成化十一年进士,弘治年间担任兵部员外郎,官至贵州参议。费宏弟费采以进士任赞善,从子费懋中为正德探花,授编修,而长子费懋贤也于嘉靖五年中进士,改庶吉士。一时之间,父子兄弟并列宫禁,被传为佳话
在嘉靖初年“议大礼”事件中,首辅杨廷和同阁臣蒋冕、毛纪合力与皇帝争持不下,费宏的看法虽同杨廷和等一致,作为阁臣他也在论疏上署名,可不同于杨廷和顽强地坚持己见,使嘉靖帝难以接受。皇帝看出他们四人中态度有差别,认为费宏不错,等到嘉靖三年二月,杨廷和致仕,费宏进吏部尚书被任为首辅。四月,蒋冕、毛纪也因“议大礼”而离职回乡。他只因受国厚恩,未忍立即离去。正直的廷臣由于见费宏在朝而人心安定。
费宏为人正直和顺,对后辈爱护提携,受到入们的尊敬。嘉靖帝也很尊宠他。一次,嘉靖帝还御制律诗,命辑倡和诗集,皇帝亲自在费宏名字前面署上官衔:“内阁掌参机务辅导首臣。”这引起在“议大礼”中与当时阁臣杨廷和等作对的张璁、桂萼的嫉妒。他二人自恃“议大礼”之功,常常勾结起来在皇帝面前诋毁费宏,甚至数次在奏章上诋骂他。嘉靖帝虽是抚慰费宏,但始终对张璁、桂萼二人没有一句责怪之语。费宏于是坚决要求致仕。嘉靖六年,费宏二次入阁近六年后离京返乡。这时,他的儿子懋贤刚考中进士不久,被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土,而庶吉土当时人们称之为“储相”——储存在那里的内阁相位的接班人。懋贤也坚决要求回乡侍养,不要这锦绣前程。因为凭费宏的和顺、机敏、练达,斗不过张璁、桂萼,可见皇帝的天平已倾斜了,故而决心远离吉凶难测的政冶漩涡。
费宏是六年二月辞的官,到了十月份,张璁就以尚书、大学士身份入了内阁。过了一年,桂萼也入了内阁。于此可见费宏的二次出阁,完全是嘉靖帝为他二人入阁扫除障碍、创造条件。
张璁、桂萼进入内阁,张璁并曾一度成为首辅,位尊权重,但在正直的朝臣和正统的士大夫心目中,他们是一伙投机取巧的无耻小人。他们植党营私,罗织罪名,打击他人,更激起朝臣们的反感,后来连嘉靖帝也觉察到他们太过分了,由不满到厌恶。先是桂萼于嘉靖十年致仕,病死。到嘉靖十四年四月,张璁也离开内阁。

费宏(1468年-1535年),字子充,号健斋,又号鹅湖。江西铅山福惠乡烈桥人。晚年自号湖东野老。当地民间称作费宰相,铅山人。

www.463.com 1

返回目录

十三岁中信州府童子试“文元”,十六岁中江西乡试“解元”,二十岁中殿试“状元”。

每日知识

人物家族

入仕以后,官职屡迁,三次入阁,正德五年进礼部尚书。次年兼文渊阁大学士,参预机务。进户部尚书。

“真正懂得欣赏荷的人,才真正懂得爱。”“此话怎讲?”“据说伟大的爱应该连对方的缺点也爱,完整的爱包括失恋在内。”“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与欣赏荷有啥关系?”“爱荷的人不但爱它花的娇美,叶的清香,枝的挺秀,也爱它夏天的喧哗,爱它秋季的寥落,甚至觉得连喂养它的那池污泥也污得有些道理。”“花凋了呢?”“爱它的翠叶田田。”“叶残了呢?”“听打在上面的雨声呀!”

铅山费氏在明代人才辈出。费宏伯父费瑄,成化十一年进士,弘治年间担任兵部员外郎,官至贵州参议。费宏弟费采以进士任赞善,从子费懋中为正德探花,授编修,而长子费懋贤也于嘉靖五年中进士,改庶吉士。一时之间,父子兄弟并列宫禁,被传为佳话。

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在南昌反叛。费宏组织义兵,联络府县官员,会兵进剿,致使叛乱旋起旋灭。嘉靖二年为首辅,加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六年,致仕。十四年,复官如故。
费宏待人平易,为政宽和,体恤民情,为官清廉。但刚正鲠直,不畏权奸,不为物役,决断果敢。虽屡遭迫害,一生坎坷,两落三起,却又不损清誉。费宏居家时,开挖惠济渠,建筑新成坝,讲学含珠山,造福桑梓。

2019高考倒计时71天!

人物生平

费宏工诗善文,著有《鹅湖摘稿》二十卷,以及《湖东集》、《宸章集录》、《遗德录》、《惭愕录》等若干卷。另有徐阶、刘同升编《费文宪集选要》七卷,存于《四库全书》中。六十八岁时无疾而终,谥文宪。归葬故里铅山横林。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0~13题。

年少有为

“费氏曾同窦氏芳”

费宏,字子充,铅山人。甫冠,举成化二十三年进士第一,授修撰。弘治中,迁左赞善,直讲东宫,进左谕德。武宗立,擢太常少卿。正德二年拜礼部右侍郎,寻转左。五年进尚书。

拼尽全力,内阁首辅费宏高风峻节的平生。费宏十三岁中信州府童子试“文元”,十六岁中江西乡试“解元”,
成化二十三年春,费宏参加进士考试,中头名状元,被任命为翰林院修撰。时虚龄方二十岁,为明代最为年轻的状元翰林。这年八月,成化帝去世,参加修纂《宪宗实录》,总裁、副总裁都推重费宏,放手让他负责。孝宗弘治三年(1490年),礼部考试的试官、主考官是阁臣、礼部尚书徐溥和汪宗伯,他们信任费宏,试卷的评定、上奏的文章都让费宏草拟,这一次,选拔了不少英才,受到人们的赞扬。费宏虽年轻,但在从政的几年中,参与了大臣主持的政务,显示了他不仅有文才,而且娴于政理,办事练达。弘治九年,为廷试执卷官。不久,调左春坊左赞善。从官阶看,与在翰林院一样,并不高,但翰林为清贵之府,赞善旨辅导太子之责,对官员品德、学问的要求很高,于此可见费宏在朝中时望之高。

萃英堂

帝耽于逸乐,早朝日讲俱废。宏请勤政、务学、纳谏,报闻。宏持重识大体,明习国家故事,数劝帝①革武宗弊政。“大礼”之议,诸臣力与帝争,帝不能堪。宏颇揣知帝旨,第署名公疏,未尝特谏,以是帝心善之。及廷和等去位,宏为首辅。加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委任甚至。

www.463.com 2

铅山县地处江西省东北部,如今是欠发达地区,但在明代可是一个人才辈出、誉满全国的地方。铅山县柴埠村,明代一个可与燕山窦氏相媲美的大户人家。这户人家姓费,其先祖是蜀国宰相费。诸葛亮在《出师表》中郑重地举荐费,认为他可以出任蜀国宰相,能完成光复汉室的大业。

宏为人和易,好推毂后进。其于“大礼”不能强谏,亦未尝附离。而是时席书、张璁、桂萼用事。书弟检讨春故由他曹改用及《武宗实录》成宏议出为佥事书由是憾宏璁萼由郎署入翰林骤至詹事举朝恶其人。宏每示裁抑,璁、萼亦大怨。帝尝御平台,特赐御制七言一章,命辑倡和诗集,署其衔曰“内阁掌参机务辅导首臣”。其见尊礼,前此未有也。璁、萼滋害宏宠。萼言:“诗文小技,不足劳圣心,且使宏得冯宠灵,凌压朝士。”帝置不省。萼遂与璁毁宏于帝,言宏纳郎中陈九川所盗天方贡玉,受尚书邓璋赇谋起用,并及其居乡事。宏上书乞休,不允。

三次入阁

柴埠村离铅山县城五公里,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农村,但村中还保留着一幢与费氏家族有关系的建筑“萃英堂”。“萃英堂”是明代正德与嘉靖年间内阁首辅费宏的府第,只是一幢平房,极为简陋,与农舍没有什么区别,无法与地位显赫、位居极品的宰相府第联系起来。经了解,费宏的府第早就毁于战火,其后人散落在全国各地,没有重建,直到近几年,费宏后裔成立了费宏文化研究会,买下了一家小学的旧校舍,又将它开辟成费宏文化陈列室,以费宏故居命名,叫“萃英堂”。

展开剩余80%

皇帝又开始想起为他江山社稷操劳的费宏了。这年夏天,皇帝问礼部尚书夏言说:“不知费宏近况如何?”夏言躬身回答道:“身体还挺健康。”第二天,下诏重新起用费宏,并派行人(行人司属官,供差遭出使)王献芝前去促行。费宏在六月十五日冒着酷暑启程,并派人飞马上报朝廷。皇帝非常高兴,回信写道:“爱卿可以日夜兼程赶来,我等着见到你。”七月,费宏到达京都,皇帝正行“斋居”(嘉靖帝信奉道教),派中使慰问。费宏上奏给朝廷的奏章大都是当务之急的治国决策,皇帝看了更加高兴。随即召费宏在便殿相见,言语中多安慰、嘉勉,还赐给费宏一颗“旧辅元臣”的银质印章。从此,费宏每日到内阁上班,以备皇帝询问,案头需要批复的文件往往堆成小山,多次受命代皇帝祭祀先师孔子、帝社、帝稷,还蒙皇帝恩宠到西花园游玩。每到一些新设的机构去,总是停下车辇询问有关情况,对众大臣的进退,朝廷大政的得失十分关心。张璁、桂萼当政八年,打击报复,排斥异己,朝臣中门户之见甚深。费宏复出,人们感到天下将欣欣向荣、太平盛世有望。

在明成化至嘉靖年间,费氏的仕途与家业到了最高峰,五代出了进士六人,举人十三人,其中状元与探花各一人,其代表人物是明代正德与嘉靖年间的内阁首辅费宏。

及璁居兵部,宏欲用新宁伯谭纶掌奋武营,璁遂劾宏劫制府部。无何,又因宏子懋良坐罪下吏,攻之益力,复录前后劾疏上之。宏亦连疏乞休。帝辄下优诏慰留,然终不以谴璁、萼。于是奸人王邦奇承璁、萼指,上书污故大学士廷和等,并诬宏。宏竟致仕去。时六年二月也。十月,璁遂以尚书、大学士入直内阁。间一岁萼亦入矣。

守制复出

当时的大学士李东阳曾这样称颂费家:铅山不让燕山秀,费氏曾同窦氏芳。

十四年,萼既前死,璁亦去位,帝始追念宏。再遣行人即家起官如故。自是眷遇益厚。偕李时召入无逸殿,与周览殿庐,从容笑语,移时始出。赐银章曰“旧辅元臣”。数有咨问,宏亦竭诚无隐。承璁、萼操切之后,易以宽和,朝士皆慕乐之。未几卒,年六十有八。帝嗟悼,赙恤加等,赠太保,谥文宪。

弘治十二年,母亲余安人去世,费宏回乡治丧守孝,第二年父亲又去世。守制期满(照规定三年,但实际上只有二年多),恰好朝中召修《通鉴纂要》,到弘治末年为官满九年,经过吏部考核,升为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讲,朱厚照嗣位,参于修《孝宋实录》等,提拔为太常侍少卿,父母亦得封赠,又升为经筵日讲官、礼部右侍郎。刚步入不惑之年,费宏已为王者师,官阶为正三品部堂大臣。

窦氏指的是《三字经》里讲到的天津蓟县的窦燕山,是个教子有方的民间楷模。他乐善好施,周济乡里,兴学教子,极有成就。他有五个儿子,都是有用之才,先后登科及第。长子中进士,授翰林学士,曾任礼部尚书;次子中进士,授翰林学士,曾任礼部侍郎;三子曾任补阙;四子中进士,授翰林学士,曾任谏议大夫;五子曾任起居郎。当时人们称为“窦氏五条龙”。

(节选自《明史·列传第八十一》)

入阁辅政

在明景泰至崇祯年间,铅山柴埠的费家在各级官府任职的达70余人。在明成化年间,费家出了个费暄,中进士后任贵州布政使右参议,他的儿子费宏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二十岁高中状元,三次出任内阁首辅。费宏的儿子费懋中也学富五车,在明正德年间高中进士第三名,任河南按察使副使。费懋中的儿子费尧年也在嘉靖四十一年一举考中了进士,任福建按察使与广东左布政使。费宏的堂弟费也是进士出身,曾任礼部尚书。铅山柴埠费氏成为当时全国知名的豪门望族。

①帝:指明世宗嘉靖皇帝。明武宗无后,由堂弟兴献王朱祐杬之次子朱厚熜继承大统。

当时,以刘瑾为首的“八虎”擅权乱政,公卿百官在奸宦的淫威之下,噤若寒蝉,不敢吐气,而费宏并不把这些一时得势的歹徒放在眼里,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刘瑾败亡被诛后,他主持改正被刘瑾等破坏的各种规章制度。费宏以敢于直言、勇于行动、办事得体,受到廷臣的敬重和信任。内阁缺人时,内阁大臣杨廷和首推费宏,得到朝盲的赞同和皇帝的批准,武宗正德六年,费宏四十四岁,以文渊阁大学士入阁,与李东阳、杨廷和、梁储,同心辅政,共治天下,朝野交口称赞,深得人心。

萃英堂的主人费宏是费氏家族最为杰出的人物,他明成化二十三年进士第一,时年仅20岁,成为明代最为年轻的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此后费宏平步青云,到明正德二年,官拜礼部左侍郎,正德五年为礼部尚书,当时才43岁。费宏勤于政事,敢于主持正义,不畏强权与诬陷,口碑极佳。当时鲁府邹平王子邹当理应继承父爵,但父爵反被其弟弟邹当凉夺走,时间长达数年。费宏仗义执言,为邹当奏明真情,爵位归于邹当。邹当凉大怒,诬陷费宏受了贿赂,费宏不为动摇。到明正德六年,明武宗命费宏兼文渊阁大学士,进入内阁,加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升为户部尚书,时年44岁。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www.463.com 3

费宏为官清正,明代官员及市民要在朝中求得一个职位或一份差使,盛行行贿请托,请托之人如同过江之鲫。明朝有个铸印局,设正使与副使各一名,儒士二名,都是肥差。他们任期届满,前来补缺的不止数千人,请托之人不可胜数。费宏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便在儒士二名之外,预取候补四名,习字四名,如有空缺就依次递补。四名候补全部上任完毕,需要12年,四名习字上任完毕,又需要12年。请托的人见上任渺渺无期,就自动打消了念头。

A.书弟检讨春/故由他曹改用/及《武宗实录》/成宏议出为佥事/书由是憾宏/璁萼由郎署/入翰林骤至詹事/举朝恶其人

对抗宁王

萃英堂后就是费宏墓。这是一座园锥体古墓,用条石砌成,保存基本完好。墓前有两排石人石马,多数为明代文物。费宏墓的右侧有一块纪念碑,镌刻着费氏家族先贤中举为官者的姓名,一数竟有三十余人。

B.书弟检讨春/故由他曹改用/及《武宗实录》成/宏议出为佥事/书由是憾宏/璁/萼由郎署入翰林/骤至詹事/举朝恶其人

宁王朱宸濠嗣位后,先恢复原有的护卫,乘机壮大自己的军事实力。他结交上宠臣钱宁、兵部尚书陆完等人,想乘机谋复被夺的护卫、良田,并用万金遍结朝廷显贵,不少官员被收买,暗中许愿同意给他增丁添地,费宏却神情严正冷峻地说:“听说他早就存有贰心,假如给他增添护卫,就会使他如虎添翼了。”这下,费宏得罪了钱宁,还得罪了权重势大而又跋扈凶横的、封地在他家乡的藩王宸濠,以及与宸濠勾结的朝中官员。护卫之事后,钱宁、宸濠勾结越紧,也就越加憎恨费宏。钱宁甚至派人日夜在费宏门前窥视,总想找出费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甘心。几个月过去,他们在清正廉洁的费宏门外一点东西也没有捞到,但贼心不死,多方勾结,上下乱窜,钱宁老在正德帝面前说费宏的坏活,并与心怀鬼胎、早就觊觎其相位的入人沆瀣一气。御史余珊弹劾费宏的从弟费寀不应留在翰林,并归罪费宏,攻击数落费宏。一天,忽然圣上有旨责怪费宏,在这种情况下,费宏只有引咎辞职。正德五年入阁三年多的费宏奉旨致仕,费寀也被罢免南归。

费宏墓

C.书弟检讨春/故由他曹/改用及《武宗实录》成/宏议出为佥事/书由是憾宏/璁/萼由郎署/入翰林骤至詹事/举朝恶其人

费宏离京后,宸濠的同党派人跟在费宏回老家的船后。船到山东临清一带,派去的亡命之徒放火烧了费宏的船,费宏回到家中,朱宸濠又唆使费宏家乡一些恶棍地痞,偷了费宏家的东西,烧了他的家,甚至毁坏费宏的祖坟。为了人身安全,费宏携家带口到另外一座城池避难,宸濠狗急跳墙,又出钱资助一帮坏人装成盗贼攻城,绑架了费宏的哥哥和弟弟。哥哥竟被杀死。这帮家伙也知国法难容,索兴公然为盗。巡抚孙公向朝廷请求派兵,才剿灭了这帮乌合之众,维护了地方的安定。

费宏坐船遭纵火

D.书弟检讨春/故由他曹/改用及《武宗实录》/成宏议出为佥事/书由是憾宏/璁萼由郎署入翰林/骤至詹事/举朝恶其人

之后,宸濠果然在正德十四年起兵谋反。他忘不了仇人费宏,一起兵就派数十骑去逮费宏。结果被地方官刘清源率领的部队打败。有人劝费宏躲一下,费宏不同意,与费寀打算组织义兵。这时佥都御史王守仁正在赣南,下令调集分驻各地的人马,进攻宸濠的老巢南昌。在各府县军队集中时,费宏为他们出谋划策,并派人间道给王守仁送去自己对军事部署的意见,终于打败了宸濠。王守仁想把费宏的功劳上报朝廷,费宏婉言谢绝。御史谢源、伍希濡到王守仁军中记功,了解到这些情况,没有通过王守仁就将费宏、费寀在这次平叛中的功劳上奏朝廷,说:“当初宸濠想扩大护卫的时候,费宏、费寀就态度鲜明地阻止,并且预测到今天的情形,等到宸濠起兵谋反,费宏马上飞书上报,与讨伐的将领共同商定用兵之法。”后来,大臣们纷纷上书,争相请皇帝召见起用费宏。当时因皇上正南巡,未及处理。朱厚熜即位才十天,就降旨起用费宏和费寀,并派赵屿去催促费宏快快回朝。到了京都,敕封少保,仍为阁臣,并赐蟒衣、玉带,同时因平定宸濠的功劳,特将费宏返故里船上烧去的东西如数赐给。费寀不久升为南京礼部右侍郎。

费宏身居高位,手握重权,成为各种势力追捧与拉拢的对象。当时南昌有个藩王叫朱宸濠,是明太祖朱元璋儿子朱权的五世孙,世袭宁王。他受了一帮江湖术士的忽悠,动了非分之想,想学明成祖朱棣“靖难之役”的榜样,发兵叛乱,夺取帝位。要起兵叛乱,当务之急是恢复藩王护卫,作为他的合法武装。

www.463.com,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www.463.com 4

朱宸濠带着一车金银珠宝与绫罗绸缎向费宏行贿,没想到遭到了费宏的拒绝。这时费宏得到了一个重要而秘密的情报,朱宸濠有造反的迹象。情报来自朱宸濠的妃子娄妃。原来费宏有个堂弟叫费,任翰林院编修,他妻子的妹妹就是娄妃,姐妹间互通信息,娄妃就将内情告诉了她姐姐,她姐姐又转告费。费宏知情后,感到事情重大,心中有了警觉,必须挫败宁王的阴谋。内阁在讨论恢复宁王私人护卫时,费宏给予拒绝。朱宸濠与钱宁见费宏不受贿赂,反对恢复护卫,对他憎恨到了极点,认为费宏不除,谋反大事难成,阴谋就会暴露,对费宏必须杀人灭口。于是一场血腥而诡秘的谋杀就开始了。

A.甫冠:刚刚加冠;冠礼,是中国古代男性的成年礼,古人在冠礼之后都必须取字。

担当首辅

钱宁是锦衣卫提督,多次派人暗中调查费宏罪状,但一无所获。他又指使御史余珊弹劾费,不应留在翰林院,同时指责费宏为堂弟谋职,同党有罪。明武宗就下令费宏及费退休回家。费宏兄弟离开北京,在张家湾下船,沿京杭大运河一路南下。钱宁派出骑兵,一路跟踪费宏坐船,伺机谋杀。

B.首辅:即首席大学士,明典制虽未明文规定其名,但惯称内阁主要柄政者为首辅。

在嘉靖初年(1522年)“议大礼”事件中,首辅杨廷和同阁臣蒋冕、毛纪合力与皇帝争持不下,费宏的看法虽同杨廷和等一致,作为阁臣他也在论疏上署名,可不同于杨廷和顽强地坚持己见,使嘉靖帝难以接受。皇帝看出他们四人中态度有差别,认为费宏不错,等到嘉靖三年二月,杨廷和致仕,费宏进吏部尚书被任为首辅。四月,蒋冕、毛纪也因“议大礼”而离职回乡。他只因受国厚恩,未忍立即离去。正直的廷臣由于见费宏在朝而人心安定。

费宏对朱宸濠的阴谋事先已有察觉。他坐船到了山东临清,船靠码头过夜,兄弟两人乔装打扮,乘着黑夜,登岸而去。岸上的锦衣卫还以为费宏兄弟在船中,到了后半夜在船头与船尾放上硝石与硫磺,放火烧船。顿时大火熊熊,烈焰腾空,费宏的坐船被全部烧毁。锦衣卫以为费宏兄弟葬身于火海,回京报捷。

C.御制:指古代帝王所作之诗文书画等。帝王所用或与之有关的事物常冠以“御”字。

费宏为人正直和顺,对后辈爱护提携,受到入们的尊敬。嘉靖帝也很尊宠他。一次,嘉靖帝还御制律诗,命辑倡和诗集,皇帝亲自在费宏名字前面署上官衔:“内阁掌参机务辅导首臣。”这引起在“议大礼”中与当时阁臣杨廷和等作对的张璁、桂萼的嫉妒。他二人自恃“议大礼”之功,常常勾结起来在皇帝面前诋毁费宏,甚至数次在奏章上诋骂他。嘉靖帝虽是抚慰费宏,但始终对张璁、桂萼二人没有一句责怪之语。费宏于是坚决要求致仕。嘉靖六年,费宏二次入阁近六年后离京返乡。这时,他的儿子懋贤刚考中进士不久,被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土,而庶吉土当时人们称之为“储相”——储存在那里的内阁相位的接班人。懋贤也坚决要求回乡侍养,不要这锦绣前程。因为凭费宏的和顺、机敏、练达,斗不过张璁、桂萼,可见皇帝的天平已倾斜了,故而决心远离吉凶难测的政冶漩涡。

费宏兄弟在临清大难不死,回到铅山老家后闭门谢客,暗中处处防备。朱宸濠恢复了私人护卫后,公开打造武器,收编江洋大盗,组织了一支十万之众的叛乱大军,准备起兵。但这支造反队伍是一群地痞强盗拼凑而成的乌合之众。朱宸濠见费宏没死,又派人拉他下水,要他以状元宰相的身份,加入造反队伍,以壮大叛军声望,但遭到费宏拒绝。

D.乞休:自请辞去官职,亦作“乞免”,古代官员提前请求致仕被称之为“乞休”。

费宏是六年二月辞的官,到了十月份,张璁就以尚书、大学士身份入了内阁。过了一年,桂萼也入了内阁。于此可见费宏的二次出阁,完全是嘉靖帝为他二人入阁扫除障碍、创造条件。

朱宸濠为绝后患,派部将李镇率三千人攻打费宏宅院,但费宏组织了一千义军抵抗,将李镇的部队击退,同时派特使飞报朝廷。后来朱宸濠精心准备了十年的叛乱被王守仁一举剿灭。费宏受到朱宸濠的迫害,九死一生,又为剿灭叛乱立下功勋,声望大增,官员争相上疏要召回费宏重任首辅。这时皇帝换成明世宗,也就是嘉靖,他遣人到铅山请回费宏,加少保头衔,入朝辅政。在位时,费宏革除弊政,杨廷和去位后,费宏任吏部尚书,成为内阁首辅。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张璁、桂萼进入内阁,张璁并曾一度成为首辅,位尊权重,但在正直的朝臣和正统的士大夫心目中,他们是一伙投机取巧的无耻小人。他们植党营私,罗织罪名,打击他人,更激起朝臣们的反感,后来连嘉靖帝也觉察到他们太过分了,由不满到厌恶。先是桂萼于嘉靖十年致仕,病死。到嘉靖十四年四月,张璁也离开内阁。

让出相位避灾难

A.费宏年轻有为,博学多才。他年纪轻轻就高中状元,对国家过往旧事非常熟悉,进入仕途先后历经四位皇帝,担任多个官职,颇受重用。

www.463.com 5

费宏老成持重,为人谦和,但他遇上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大明星,此人名叫张璁,浙江温州人,比费宏小7岁。在“大礼议”事件中,他支持极为孤立的嘉靖皇帝,投机成功,被皇帝引为知已,从此平步青云。张璁想取代费宏任内阁首辅,就在嘉靖面前诋毁费宏,想借皇帝之威,除去政敌。

B.费宏行事持重,恪尽职守。当皇帝耽于安逸享乐时,他极力劝谏,曾多次劝明世宗革除武宗时的弊政,对皇帝的询问竭诚尽力,无所隐藏。

不幸去世

张璁上疏说:“费宏接纳郎中陈九川所盗的天方贡玉,接受尚书邓璋的贿赂,以谋重新起用。”这两项均为大罪,只要有一项成立,费宏就有血光之灾。天方贡玉是贡品,大臣不能拥有;受贿替人求官,是贪污结党之罪。费宏审时度势,知道张璁志在必得,以后诬陷层出无穷,自己防不胜防,唯有让出相位,使张璁志满意得,他才会善罢甘休。于是费宏上疏请求退休,想看看嘉靖是什么态度。他面陈嘉靖皇帝说:“张璁与桂萼挟私怨臣已经好多次了,觊觎臣位也很久了。他俩不参与经筵就抱怨我,不参与修先皇帝实录抱怨我,不当两京乡试考官抱怨我,不当教习又抱怨我。张璁与桂萼联手,臣怎能与如此小人发生口角?请求退休。”但嘉靖不同意。

C.费宏和蔼平易,深得圣宠。费宏提携后学,做事有分寸,深得圣心。费宏请辞时皇上极力挽留,后来还赐给他银质勋章,他死后倍享殊荣。

由于年老体弱,积劳成疾,费宏脾病复发了,但他仍抱病处理国家大事,没有丝毫的懈怠。这时正碰上宫中启祥宫完工。皇帝要祭祀祖先,费宏在内殿侍奉皇帝,后来又陪着在钦安殿举行庆典。皇帝让费宏到皇宫后苑观赏,从右边门出宫已是傍晚时分,薄暮的无际透射出几缕晚霞,夕阳照在后苑的花木、宫殿之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这美丽让入惊诧,又让人感叹人生易老,时光飞逝。费宏轻叹一口气,拉一拉衣袖,顿觉这夜晚寒气逼人。他只喝了一点酒,几乎是没怎么吃饭,就上床休息了。准知这竟是费宏的长眠?!

张璁与桂萼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费宏是内阁首辅,要起用新宁伯谭纶掌管京城三大营中的奋武营,张璁是兵部尚书,认为谭纶与费宏是江西同乡,引用谭纶就是引用私人,就是劫制兵部。嘉靖对张璁的弹劾置之不理,费宏的相位没有动摇。

D.费宏遭人嫉恨,被迫辞职。费宏遭到张璁、桂萼等人的嫉恨,多次被他们弹劾,后因张璁、桂萼等指使的奸人王邦奇的诬告,被迫辞职离开了朝廷。

费宏去了。“俄而伏枕长逝”,说明他是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息,这天是十月十九日。从他第三次入阁起算,他在宫中主持国家大事仅仅只有三个多月啊。费宏正希望用自己的智慧为朝廷尽忠效力,即是生病了也不颐惜自己的身体,如今只能留下遗憾了……

费宏的儿子费懋良在家乡获罪,本与费宏无关,但张璁抓到了口实,对费宏的攻讦越加猛烈,费宏接连上疏请求退休,嘉靖帝还是下诏挽留。这时费宏看到了嘉靖态度的变化,这位少年皇帝始终不谴责张璁与桂萼,心向着张璁这一边,不管自己如何小心谨慎,免不了有灾难近身。张璁对相位是志在必得,诬陷费宏是有恃无恐,指使奸人王邦奇上疏诬陷前大学士杨廷和,同时诬陷费宏。费宏看到只有让出相位,才能保平安,于是再次请求退休。他的报告得到了嘉靖的批准。费宏离职后,张璁心满意足,以大学士的身份当上了首辅,不再提费宏老账,费宏平平安安地过了6年平民生活。到嘉靖十四年,张璁伴君不慎丢了相位,嘉靖开始追念费宏的宽厚平和,派人到铅山请他再度出山,出任内阁首辅。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费宏从二十岁进入仕途至六十八岁逝世,历经三朝,两次致仕,三次入阁,辅佐两朝达十年,为官三十余年。虽屡遭谗言,或被贬,或被疏远,或被重用,始终是勤勤恳恳,忠心不贰。他两次主持礼部考试,一次应天乡试,四次为廷试读卷官,门生半天下,虽位至首辅,富贵己极,却一直崇尚节俭,食不兼味,除官服外,很少用丝织品。在他身上还可见到世代为农的家庭烙印。作为师从孔子、孟子的一代风雅大儒,其坎坷的一生就是那个时代的写照。他是历史在明代中期贡献给我们的一位杰出的封建政冶家。

第署名公疏,未尝特谏,以是帝心善之。

费宏居家时,开挖惠济渠,建筑新成坝,讲学含珠山,造福桑梓。费宏工诗善文,著有《鹅湖摘稿》二十卷,以及《湖东集》、《宸章集录》、《遗德录》、《惭愕录》等若干卷。另有徐阶、刘同升编《费文宪集选要》七卷,存于《四库全书》中。死后谥文宪,归葬故里铅山横林。

无何,又因宏子懋良坐罪下吏,攻之益力,复录前后劾疏上之。

费宏无疾而终,享年68岁。世宗皇帝闻讣,念费宏忠心为国,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帝,乃有功老臣,遂赐费宏为太保,辍朝一日,亲自制谕三道祭文,率三品以上官员至费府悼念。并派宰相夏言护送灵柩返归费宏故里,按九千岁礼仪敕葬。

答案及解析

费宏葬地建筑由工部负责营造,计有牌坊、华表、石人、石马、石羊、石狮、石虎等,墓碑镌刻“诰授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赐文宪公费宏墓”。

10.B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依据原文:书弟检讨春,故由他曹改用。及《武宗实录》成,宏议出为佥事,书由是憾宏。璁、萼由郎署入翰林,骤至詹事,举朝恶其人。

11.A

古人取字不是必须,取字的规矩最初囿于上层社会的圈子,只有贵族有字。

12.D

“费宏因为受张璁、桂萼指使的奸人王邦奇的诬告,最终被迫辞职离开朝廷”错误,费宏辞职的原因不仅仅在于此。

13.只在公疏上署名,不曾另外劝谏,因此皇帝很欣赏他。(计分点:第、特、倒装句“署名公疏”为“署名于公疏”的省略,介词结构后置,句意2分)

不久,又因为费宏的儿子费懋良获罪下交司法官,攻击费宏更加卖力,又抄录前后弹劾费宏的奏疏上奏皇帝。(计分点:无何、坐罪下吏、复录前后,句意2分)

参考译文:

费宏,字子充,铅山县人。刚成年,就考中成化二十三年进士第一,授官修撰。弘治年间,擢升为左赞善,在东宫中担任直讲,晋升为左谕德。武宗即位,擢升为太常少卿,正德二年被授予礼部右侍郎,不久转任左侍郎。正德五年进升尚书。

正德皇帝沉湎于安逸享乐,早朝、日讲一并废除。费宏请求勤政、务学、纳谏,皇帝批复已知晓。费宏行事慎重,顾全大局,通晓熟知国家旧事,多次劝嘉靖皇帝革除武宗时的弊政。“大礼”之争中,各位大臣与嘉靖帝据理力争,嘉靖帝不能忍受。费宏很能揣摩皇帝心意,只在公疏上署名,不曾另外劝谏,因此皇帝很欣赏他。等到杨廷和等离开内阁,费宏担任内阁首辅。加封少师兼任太子太师、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信任到了极致。

费宏为人和蔼平易,喜欢荐举后进。他在“大礼”之争中不能极力谏诤,也没有依附权势背离道义。而这时候席书、张璁、桂萼掌权。席书的弟弟检讨官席春,原来是从其他部门改用过来的。等到《武宗实录》修成,费宏提议让他来担任佥事,席书因此怨恨费宏。张璁、桂萼从郎署进入翰林,突然官至詹事,满朝大臣都厌恶他们。费宏常常表现出制裁抑制。张璁、桂萼也大为怨恨。嘉靖皇帝曾经驾临平台,特意赐下七言诗一首,命令辑录倡和诗集,署其官衔为“内阁掌参机务辅导首臣”。他受到的尊崇礼遇,在这之前没有人有过。张璁、桂萼更加嫉妒费宏的受宠。桂萼说:“作诗写文章属于小才能,不足以烦劳圣心,并且由此使得费宏凭借恩宠光耀,欺凌打压朝廷其他官员。”皇帝置之不理。桂萼于是与张璁在皇帝面前诽谤费宏,说费宏收纳郎中陈九川所盗窃的天方贡玉,接受尚书邓璋的财物谋划重新起用他,并提到他居住在家乡时发生的事。费宏上书请求退休,不允。

等到张璁官居兵部,费宏想启用新宁伯谭纶掌管奋武营,张璁于是弹劾费宏企图控制府部。不久,又因为费宏的儿子费懋良获罪下交司法官,攻击费宏更加尽力,又抄录前后弹劾费宏的奏疏上奏皇帝。费宏也接连上疏请求退休。皇帝便下褒美嘉奖的诏书安慰挽留,却始终不因此斥责张璁、桂萼。于是奸人王邦奇受张璁、桂萼的指使,上书诬告原大学士杨廷和等,并诬告费宏。费宏最终辞职离去。当时是嘉靖六年二月。嘉靖六年十月,张璁凭借着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的身份入值内阁。隔一年,桂萼也进入内阁。

嘉靖十四年,桂萼已经死在前面,张璁也离职了,皇帝开始追念费宏。又派使者到费宏家里起用他仍任原职。从此费宏得到的眷顾待遇更为丰厚。费宏与李时一起被皇帝召见进入无逸殿,遍览殿堂,谈笑自然,过了好一会儿才出去。赐给他银质勋章“旧辅元臣”。多次咨询,费宏也竭诚回复,无所隐藏。在张璁、桂萼严苛执政之后,改用宽厚平和的执政措施,朝廷官员都仰慕相悦。不久,去世,年龄六十八岁。皇帝哀叹悼念,抚恤助丧都增加等级,追赐太子太保称号,谥号文宪。

为了梦想,为了更好地坚持,今日起,高考语文每日一题开启打卡模式,小伙伴儿们,速度一起来参与吧,每天做完题点下方写留言处写下你的做题次数或答题体验,让更多人见证你的进步。天天坚持打卡的同学,也许会收获意外的惊喜哦!

小坚持,大成长。

每日一题,每天打卡,

分数涨起来!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