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大韩帝国简史,日韩联合条约缔结后续

四月 12th, 2019  |  www.463.com

隆熙三年6月14日,伊藤博文辞去统监职务,副统监曾祢荒助升任统监。伊藤博文的去职,标志著朝鲜统监政治时期的结束,进入合并时期。在合并时期,主要是具体实施吞并朝鲜半岛的方案和取得国际上帝国主义的支援。隆熙三年10月,伊藤博文到中国东北活动,计划与俄国财政部长科科夫佐夫密谈,一则密谋进一步掠夺中国东北权益,二则事先征得沙俄对日本吞并韩国谅解。同年10月26日,韩国爱国志士安重根在哈尔滨车站击毙了伊藤博文。12月22日,李在明伏击了卖国贼李完用,使李完用身负重伤,险些丧命。

www.463.com 1
大韩帝国建立于1897年,灭亡于1910年,从脱离清朝藩属到被日本吞并,大韩帝国在历史上仅仅存在13年。尽管时间短暂,但这一帝国在朝鲜历史上影响深远。本文将为读者简单介绍一下这一帝国的历史进程。
大韩帝国简史,日韩联合条约缔结后续。脱离清朝藩属
大韩帝国是朝鲜王朝第26代国王李熙在光武元年建立的近代君主制国家,通常被认为是朝鲜王朝历史的一部分,也是朝鲜半岛历史上第一个帝国。现今韩国的历史学家为区别后世的大韩民国,又称这一时期为“旧韩国”或“旧韩末”。大韩帝国的疆域与朝鲜王朝相同,相当于当代朝鲜和韩国面积的总和,北面隔鸭绿江与图们江与中国和沙俄接壤,南面隔大韩海峡与日本相望。其地方行政单位较朝鲜王朝时期有所改变,为道、府、郡三级制,没有了县的建制,只保留一个州即济州。行政区划也与朝鲜王朝略有不同,平安、咸镜、忠清、全罗、庆尚等五道分别被拆分为南北两道,因而由朝鲜王朝时期的八道变为十三道。首都仍为汉城。
外部局势
朝鲜王朝在光绪二十年甲午中日战争以前是我国清朝的属国。在甲午战争期间,日本控制朝鲜政权,强迫其废止与中国的宗藩关系。朝鲜开国五百四年(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日本明治二十八年)4月,战败的清朝政府在与日本签订的《马关条约》中被迫放弃对朝鲜的宗主权,承认朝鲜独立。
但事实上,朝鲜当时被亲日的金弘集内阁统治,因而日本不断插手朝鲜政局。开国五百四年10月8日,日本人在“乙未事变”中杀害了亲俄的朝鲜王后闵氏,又嗾使金弘集内阁实行一系列“改革”,如实行太阳历、颁布断发令等。这些都严重伤害了朝鲜人民的民族感情。人们高呼“头可断,发不可剪”,第一次义兵运动迅即展开并蔓延全国。而俄罗斯帝国则深恐日本干预朝鲜内政限制了其在远东的扩张,因而派军舰停泊朝鲜仁川港,“支援”朝鲜反抗日本。建阳元年2月,在当时的亲俄派大臣李完用、李范晋等人的劝诱下,朝鲜高宗李熙率王族前往俄国公使馆避难,史称“俄馆播迁”。俄馆播迁事件改变了朝鲜国内的政治力量对比,使亲俄派的实力膨胀,随后亲日的金弘集内阁迅速倒台,日本在朝鲜的扩张得到遏制。俄馆播迁事件平衡了日、俄在朝鲜半岛的势力,这种外部局势为后来的大韩帝国建立创造了条件。
藩王称帝
光武元年10月3日,朝鲜高宗李熙“勉强”接受了臣民的称帝请求。公元1897年10月12日凌晨2时,李熙前往圜丘坛祭天,仪式完毕后,李熙登上金黄色座椅,接过了新制的“大韩国玺”,穿上十二章衮冕,正式登基为皇帝。其后李熙从圜丘返回庆运宫,于正午12时在太极殿举行百官朝贺仪式,册封王太子李坧为皇太子,追封闵妃为皇后。这天晚上,“长安各家遍挂灯笼,亮如白昼,家家户户高挂太极国旗,以彰显人民的爱国之心”。
次日晨8时,李熙再度莅临庆运宫太极殿,颁布登基诏书,宣布改“朝鲜”国号为“大韩帝国”[,大赦天下。当天李熙还接见了日本、美国、俄国、法国、英国和德国等外国驻韩使节,接受他们的祝贺。高宗李熙称帝建国的程序、规格等主要依据的是中国明朝的典章制度,即《大明会典》卷四十五所录之《高皇帝登极仪》。大韩帝国诞生的全过程被编为《大礼仪轨》一书。
乙巳条约订立
日俄战争以日本获胜告终。光武九年9月,日俄签订《朴茨茅斯和约》,日本自此独占朝鲜半岛。于是日本政府逼迫韩国与之缔结其一手炮制的保护条约,在韩国宫廷的御前会议上,诸大臣坚决反对缔约,亲日派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同意缔约。当年11月17日,日本派遣数万军队开入汉城,包围庆运宫。日本特使伊藤博文和驻韩司令长谷川好道携条款亲自进宫,由于高宗称病缺席,由韩国政府的八大臣负责会见伊藤博文。伊藤博文对八大臣威逼利诱,以学部大臣李完用(李完用已由亲俄转向亲日)为首的原本亲日的五大臣同意缔约,其余三人则表示反对,其中参政大臣韩圭卨因为坚决反对缔约被日本军强行拖出宫廷。日本军还从韩国外部夺取大印,强迫韩国外部大臣朴齐纯在《日韩保护协约》(第二次日韩协约,又称“乙巳保护条约”)上签字。大韩帝国从此名存实亡。
日本吞并韩国
隆熙三年6月14日,伊藤博文辞去统监职务,副统监曾祢荒助升任统监。伊藤博文的去职,标志着朝鲜统监政治时期的结束,进入合并时期。在合并时期,主要是具体实施吞并朝鲜半岛的方案和取得国际上帝国主义的支持。隆熙三年10月,伊藤博文到中国东北活动,计划与俄国财政部长科科夫佐夫密谈,一则密谋进一步掠夺中国东北权益,二则事先征得沙俄对日本吞并韩国谅解。同年10月26日,韩国爱国志士安重根在哈尔滨车站击毙了伊藤博文。12月22日,李在明伏击了卖国贼李完用,使李完用身负重伤,险些丧命。
伊藤博文被刺大大震惊了日本帝国主义。日本政府趁机煽动复仇情绪,为吞并韩国制造舆论。军政首脑山县有朋、大隈重信、寺内正毅等劝说桂太郎内阁立即吞并韩国,有的公开发表声明、谈话,敦促政府采取果断措施。御用报刊也推波助澜。“朝鲜问题同志会”、“偕乐园”等组织纷纷出笼,四处演说,鼓吹吞并韩国。隆熙四年初,在日本第26届议会上,在野党议员组织“中央俱乐部”,向首相提出质询,要求追究“推动合并不力”的现任统监曾祢荒助的责任。隆熙四年春,曾祢荒助回东京治病,日本政府遂将其解职。5月30日,任命陆军大将、前陆军大臣寺内正毅出任统监。6月3日,日本内阁通过了《对韩国施政方针》。按照这一方针,吞并韩国后,设立总督府,“总督直接隶属于天皇”,在朝鲜半岛“有统辖一切政务之权限”,“委总督以大权,有发布有关法律事项、命令之权限”等。
寺内正毅又据此拟订《日韩合并条约》,方案包括改“韩国”国号为“朝鲜”等22项条款。隆熙四年8月22日,汉城的日本军、宪、警全部出动,警戒全城,城门、要冲、大臣住宅和皇宫更是戒备森严。下午1时,召开了御前会议,总理大臣李完用说明与统监府交涉经过,强调“韩日合邦”不可避免,并宣称全体大臣一致赞成合邦。下午4时,李完用和农商工部大臣赵重应到统监府,提交了纯宗皇帝授予签约的委任状。李完用和寺内正毅在《日韩合并条约》上正式签字。8月29日,《日韩合并条约》生效,韩国灭亡。

www.463.com 2
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俄国被日本击败,俄国势力由此退出了朝鲜半岛,之后朝鲜半岛被日本彻底掌控。日本方面一直企图将朝鲜半岛并入自己的版图。1910年8月,在日本的胁迫下,大韩帝国和日本签署了《日韩合并条约》,大韩帝国彻底沦为日本殖民地。
日韩合并条约背景
日本和韩国是亚洲东部两个隔海相望的邻国,历史上纷争不断。到了近代,日本从1868年起实行“明治维新”,走上了资本主义国家的道路;而韩国尚处在朝鲜王朝的封建统治之下。那时的日本扩张欲望非常强烈,准备吞并朝鲜,以朝鲜半岛为跳板进军中国,也就是后世所谓的“大陆政策”。因此在明治维新以后,“征韩论”甚嚣尘上。日本正式实施侵略朝鲜的计划是在1876年,日本以武力打开了朝鲜的国门,强迫朝鲜签订了《江华条约》。1894年—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战胜朝鲜的原宗主国清朝,驱逐了中国在朝鲜的势力,加紧控制朝鲜。1897年,朝鲜王朝改国号称“大韩帝国”,朝鲜从此改称韩国。而此时的日本则逐渐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对于将韩国变为其殖民地的要求也就更加强烈。1904年—1905年,日本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沙皇俄国,又将俄国的势力赶出了朝鲜半岛,至此日本成为唯一支配韩国的外国势力,为其最终吞并韩国开辟了道路。
日本在日俄战争爆发后不久,曾强迫大韩帝国政府于1904年2月23日与之签订《日韩议定书》,规定韩国协助日本对俄作战,将韩国拉进了日本阵营。同年8月22日,日本又强迫韩国签订《日韩新协约》,将日本人以财政顾问和外交顾问的身份安插到韩国政府。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又于1905年11月17日胁迫韩国与其缔结《日韩保护协约》(第二次日韩协约,又称乙巳条约),剥夺了韩国的外交权,设置韩国统监府以控制韩国,伊藤博文出任第一任韩国统监,韩国由此沦为日本的保护国。1907年7月24日,日本和韩国又订立了《丁未七款条约》,剥夺了韩国的司法权,解散了大韩帝国军。经过这短短三年间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大韩帝国已经名存实亡,沦为了日本事实上的殖民地,被日本吞并只是时间问题了。
日本对韩国的吞并自然得到了其他资本主义列强的支持。当时日本和英国关系良好,双方达成“英日同盟”,因此英国对日本大力支持。美国表面上对韩国表示同情,实际上为日本张目,1905年7月29日,日本首相桂太郎与美国陆军部长塔夫脱交换秘密照会,美国和日本互相承认彼此对菲律宾和韩国的支配权。1905年9月5日,日本和俄国在美国的撮合下签订了《朴茨茅斯和约》,俄国承认了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统治地位。1907年,大韩帝国皇帝高宗李熙派密使前赴荷兰海牙,准备利用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的机会呼吁列强支援韩国摆脱日本。但由于欧美列强早已承认日本对韩国的统治,拒绝韩国密使参加会议,同时日本也利用这一事件逼迫高宗皇帝退位,由皇太子李坧继位,是为韩国的末代皇帝——纯宗。“海牙密使事件”表明西方国家在韩国问题上已经彻底倒向日本。
而在韩国内部,也有大批亲日派为虎作伥。在政府中以李完用、朴齐纯等人为首,他们被韩国人民骂为“乙巳五贼”、“丁未七贼”;而民间则是宋秉畯、李容九组建的“一进会”,积极推动日本对韩国的吞并。但更多的韩国人并不甘做日本人的奴隶,一批有民族气节的文武官员接连上疏请求诛杀卖国贼,闵泳焕、赵秉世等大臣为此自杀殉国。广大普通百姓更是拿起武器,组织义兵,反抗日本的侵略,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日义兵运动。义兵运动自1905年“乙巳保护条约”签订后展开,1907年日本解散韩国军队时达到高潮,几乎全国各地都爆发了义兵斗争。义兵一度在1908年2月围攻韩国首都汉城,对日本的统治构成了巨大威胁。日本急忙从国内增援两个旅团,综合调动军、警、宪力量镇压义兵运动,并对韩国人民进行血腥的屠杀,据统监府显然是缩小的官方统计,仅从1907年7月到1908年底,就杀害了近15000名反抗日本的韩国人。到1909年下半年,义兵运动逐渐平息下去。镇压了韩国人民的反抗以后,以及在日本经过三十年的努力,成功排挤中俄、剥夺韩国一系列主权、得到列强承认和韩国亲日派支持的背景下,日本方面认为吞并韩国的时机已经成熟,决定正式将韩国变为殖民地。
日韩合并条约签署过程 前奏
事实上,日本政界长期以来围绕朝鲜半岛问题存在较大分歧,一派是以山县有朋、寺内正毅为代表的“强硬派”(又称“武断派”),一派是以伊藤博文、井上馨为代表的“稳健派”(又称“文治派”),“强硬派”主张尽快吞并朝鲜半岛,而“稳健派”则对合并持慎重态度,比如伊藤博文主张应先对韩国进行“抚慰”,以获取他们的好感,进而不断增加日本的影响力,在时机成熟时再合并。伊藤任韩国统监时期的对韩政策遭到了日本“强硬派”、右翼组织黑龙会和韩国亲日组织一进会的猛烈抨击,主张立即合并的占了上风。1909年3月30日,日本外相小村寿太郎出台“韩国合并方针”,4月10日,该方针征得了伊藤博文的同意,1909年7月6日为日本内阁正式通过,决定“在适当时机断行对韩国的合并”。在日本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日韩合并、还没有对韩国下手的时候,1909年10月26日,日本的韩国前统监伊藤博文在中国哈尔滨被韩国青年安重根刺死。以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为契机,合并论浮上水面,日本朝野开始大力鼓吹立即对韩国实施吞并。军政首脑山县有朋、大隈重信、寺内正毅等劝说桂太郎内阁立即吞并韩国,有的公开发表声明、谈话,敦促政府采取果断措施。“朝鲜问题同志会”、“偕乐园”等组织纷纷出笼,四处演说,鼓吹吞并韩国。至此日韩合并进入实质性阶段。
1910年初,在日本第26届议会上,在野党议员组织“中央俱乐部”,向首相提出质询,要求追究“推动合并不力”的现任韩国统监曾祢荒助的责任,并呼吁从速合邦。而韩国方面,亲日组织“一进会”也发起了“合邦请愿运动”。一进会的头目宋秉畯具有深厚的日本背景,他的日本名字是野田平次郎。《日韩保护协约》签订后进入政府,历任农商工部大臣、内部大臣等职,与内阁总理大臣李完用素不睦,遂于1909年2月辞职出走日本。伊藤博文被刺的消息传来后,宋秉畯立即拜访了日本首相桂太郎,劝说日本趁机灭韩,并表示愿意动员一进会百万会员玉成此事。1909年12月2日,一进会成员崔永年和日本黑龙会派出的顾问武田范之起草了《日韩合并上疏》,准备呈给大韩帝国皇帝纯宗李坧。12月4日,一进会会长李容九亲自去韩国统监府递交《上统监府书》,同日,一进会的机关报《国民新闻》发表了《合邦声明书》,声称“一进会会长李容九等一百万会员,代表二千万臣民”请求实行日韩合并。李容九表示“李容九等上观天时,下察人事,切之于我大韩之前途,保全我社稷民人,可永远之道,唯在实行日韩合邦而已矣。”而韩国亲日派头子李完用于1909年12月22日遭李在明行刺未遂,前往京畿道温阳温泉疗养,署理总理大臣朴齐纯又软弱无能,所以“合邦请愿运动”都是由李容九为首的一进会操办的。
就在一进会发表《合邦声明书》的第二天,“西北学会”、“大韩协会”、“汉城府民会”等韩国社会团体在汉城召开临时国民大会演说会,声讨一进会的卖国行为,坚决反对日韩合邦。《大韩每日申报》则作为与《国民新闻》对立的报刊,成为反对日韩合并的一个重要舆论阵地。12月5日,《大韩每日申报》以《奴会宣言》为题目发表社论,称一进会是“奴会”,揭穿其“合邦请愿”的阴谋;8日,又发表社论历数一进会之卖国历史。韩国政府的一些重量级大臣,如闵泳韶、李重夏等也反对合邦。反对合邦的运动迅速蔓延到韩国各地,特别是西北地区抵制最力。人们在布告中宣称“古今中外,哪有愿意合并到别国之人?我们国民只知保卫具有四千年历史的祖国!我们生为大韩人,死为大韩鬼!”刺伤李完用的李在明就是平安南道平壤人。俄国远东、中国东北及上海、美国和日本东京等地的韩国侨民也掀起反对合邦的运动,响应国内的斗争。留日学生金益三为刺杀李容九专程归国,刚到永登浦就被日本宪兵发觉并逮捕。统监府面对声势浩大的反对运动,一面于12月9日召集大韩协会等团体的负责人,要求禁止一切集会;10日又查封了“国民大会演说委员会”,没收该会拟向韩、日皇帝提出的反对合邦的上书、宣言等文件;另一方面,统监府当局以1000元收买了在汉城的日本新闻记者,让他们组成记者团,宣布赞成合邦;又收买李容九,指使他成立一系列组织与大韩协会等团体对抗。12月10日,李容九成立了“一进会合邦声明赞成同志会”,随后又成立了“汉城普信社”、“赞成建议所”、“国民义务赞成会”、“绅士协议所”等有名无实的亲日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呼吁合邦。在金钱收买下,大韩协会要人如尹孝定等人也在合邦问题上改持“中立”立场,闵泳韶等人也为自身安全计而销声匿迹。到1910年春,反对合邦的论调逐渐被压下来,一进会的“合邦请愿运动”反而是如火如荼地展开,要求合邦的韩国人越来越多。
缔约
在日韩双方主流舆论要求合邦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开始行动,1910年5月30日,日本任命陆军大将、前陆军大臣寺内正毅出任统监。6月3日,日本内阁通过了《对韩国施政方针》。按照这一方针,吞并韩国后,设立总督府,“总督直接隶属于天皇”,在朝鲜半岛“有统辖一切政务之权限”,“委总督以大权,有发布有关法律事项、命令之权限”等。寺内正毅又据此拟订《合并实行方法细目》,方案包括改“韩国”国号为“朝鲜”等22项条款,并在7月8日被日本内阁通过。[5]
而驻韩日本宪兵司令兼警务总监明石元二郎则侦察韩国各方面动静,并发布了集会演说的禁止令,以尽可能控制韩国人反对合并的骚动。1910年7月23日,寺内正毅来到汉城,准备强迫韩国签订《日韩合并条约》,以完成对韩国的吞并。这时候,一进会在韩国社会动员合邦工作已经完成,退居二线已久的总理大臣李完用再次粉墨登场了。他当时伤病尚未痊愈,便于7月29日急赴汉城。李完用及农商工部大臣赵重应于1910年8月16日与寺内正毅在统监府官邸展开密谈,寺内正毅摆出了日韩合并的方案,并把关于合并的照会交给李完用。照会声明:“日韩两国国土相连,人文相似,自古以来凶吉利害相同,终于形成不可分离之关系。因此,帝国敢于担二次大战(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之风险,牺牲数万生命和数亿钱币以保护韩国。帝国政府虽不断致力于维护韩国之安全,但由于现在复杂之制度,不能永久保护韩国皇室之安全与韩国人民之全部幸福。为此,帝国认为将两国合并为一体,废除彼此差别,将韩国统治机关统一,始裨益于两国。”
这份照会其实就是日本吞并韩国的理由。李完用提出的意见只有不改变韩国国号及封韩国皇室为贵族这两项。后来日本政府否决了前者,但同意封韩国皇帝、太皇帝为王。
1910年8月17日,日本内阁正式批准了《日韩合并条约》;1910年8月18日,李完用主持韩国内阁会议,讨论日韩合并事宜,却因为学部大臣李容稙的坚决反对而未获通过。李完用又去疏通元老大臣闵丙奭、尹德荣等人,迫使他们赞成这个条约。又命李容稙为赴日慰问水灾的特使,令其即日登程,谁知被李容稙以患病为由拒绝。另外,李完用还去找到纯宗皇帝和太上皇高宗,请求他们的指示。这对皇帝父子见大势已去,被迫接受李完用的日韩合并要求,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哭泣。
1910年8月22日,汉城的日本军、警、宪全员出动,戒备全城,即使行人密语也要遭到审讯。大韩帝国政府在昌德宫之兴福轩举行了最后一次御前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李完用、赵重应、朴齐纯、高永喜等内阁大臣,还有政界元老代表金允植、宫内府大臣闵丙奭、侍从院卿尹德荣等人,以及皇族代表李载冕等,还有两名日本人——小宫宫内和国分象太郎参与监视会议。会议是在警备森严、极其秘密的情况下召开的。李完用在会议上说明日韩合邦已经不可避免,并说经过与统监府的交涉,内阁全体大臣一致赞成合邦,纯宗皇帝及皇族代表李载冕也被迫同意,其他皇族和大臣看见皇帝如此,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有金允植表示不可,他对纯宗说:“惟我韩国,非陛下一人之韩国也,不可轻易让于他人也。”但这只是消极的反对而已,无济于事,会议遂匆匆结束。而誓死反对合邦的学部大臣李容稙则被李完用有意不通知出席会议,他后来听说后,只能捶胸顿足地痛哭而已。
当天下午4时,李完用携纯宗皇帝之委任状与赵重应前往韩国统监府,向寺内正毅汇报了御前会议的情况后,便与寺内正毅在《日韩合并条约》上分别签字。1910年8月29日,条约正式生效,大韩帝国为日本所灭,朝鲜半岛也从此沦为日本的殖民地。

www.463.com 3
《日韩合并条约》标志大韩帝国灭亡的同时,正式宣告朝鲜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可见这份条约在朝鲜历史上的重要意义。所以,研究朝鲜近代史,这份条约绝对绕不过去。究竟《日韩合并条约》的内容原文是怎样的?这份条约签订之后日朝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日韩合并条约原文全文
按:《日韩合并条约》共计八条,原文为国汉文和日文两种文本,现经编者将其内容直译为汉文。现代汉语版本参见参考资料二的链接。
韩国皇帝陛下及日本国皇帝陛下顾念两国间之特殊而亲密之关系,欲增进相互幸福,永久确保东洋平和,为达此目的,确信不如并合韩国于日本国者,两国间兹决定缔结并合条约。为此韩国皇帝陛下以内阁总理大臣李完用、日本国皇帝陛下以统监子爵寺内正毅,仍各任命其为全权委员。右列全权委员,会同协议,协定左开诸条:
第一条
韩国皇帝陛下将关于韩国全部一切统治权,完全且永久让于日本国皇帝陛下。
第二条
日本国皇帝陛下受诺其前条揭载之让与,且承诺并合全然韩国于日本帝国。
第三条
日本国皇帝陛下对韩国皇帝陛下、太皇帝陛下、皇太子殿下并其后妃及后裔,各应其地位,使享有相当之尊称、威严及名誉,且约供给十分之岁费以保持之。
第四条
日本国皇帝陛下对前条以外之韩国皇族及后裔,各使享有相当之名誉及待遇,且约供与必要之资金以维持之。
第五条
日本国皇帝陛下认以有勋功之韩人而应特为表彰者,授以荣爵,且与恩金。
第六条
日本国政府以前记并合之结果,担任全然韩国之施政,对遵守该地施行法规之韩人之身体及财产予以十分之保护,且图增进其福利。
第七条
日本国政府对诚意忠实尊重新制度之韩人且有相当资格者,其于事情所许之范围,登用为在韩国之帝国官吏。
第八条 本条约经韩国皇帝陛下及日本国皇帝陛下之裁可,自公布日施行之。
隆熙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内阁总理大臣 李完用 明治四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
统监子爵 寺内正毅 www.463.com,日韩合并条约签订后续
《日韩合并条约》其实是秘密签订的,签订后这一条约在韩国并未公开,因此绝大部分韩国人还不知道亡国的消息。1910年8月25日,警务总监明石元二郎召见各社会团体负责人,命令他们在一星期内解散本团体,并宣布以后不准再组织任何的结社或集会。一进会也不例外,遭到了解散。8月29日,纯宗皇帝李坧颁布了让与诏书,宣布退位。这一天,汉城的日本军、警、宪继22日后再度全员出动,在城门和要冲处戒严,韩国统监府公布了《日韩合并条约》全文。与《日韩合并条约》同时公布的还有明治天皇的《合并诏书》、纯宗皇帝的《让与诏书》和寺内正毅的《谕告》,又在当天发布了一系列法令,其中第一项就是“韩国国号自今日改称朝鲜”,自此韩国在日本的命令下又恢复了“朝鲜”的称呼。日本天皇的诏书中还宣布册封纯宗为昌德宫李王,高宗为德寿宫李太王,皇太子李垠为李王世子,均列入日本皇族。
1910年9月2日,日本又向中、美、法、俄、英等11个与前大韩帝国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发表《宣言》,又对瑞士、西班牙等13个与前韩国无外交关系但与日本建交的国家发表《通告》,宣布《日韩合并条约》内容,并允诺保护外国侨民、保持他们原有的在韩特权等。1910年10月1日,日本正式建立朝鲜总督府,开始了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又发布了总督府官制,寺内正毅为日本帝国第一任朝鲜总督,总督府中的各要职都由日本人担任,像李完用等朝鲜亲日派只能担任中枢院顾问这样的虚职。各道长官分别由7名日本人及6名朝鲜人担任,参与官均为朝鲜人。10月7日,日本又发布了朝鲜贵族令,封李完用、宋秉畯等前大韩帝国皇族及大臣76人为日本华族,授以爵位,还赐予了恩赐金(部分人士拒绝接受爵位及恩赐金)。日本在朝鲜的殖民统治完全确立了。
194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投降,朝鲜半岛也获得解放,推翻了日本的殖民统治。1965年,随着《日韩基本条约》的签订,《日韩合并条约》正式失效。

伊藤博文被刺大大震惊了日本帝国主义。日本政府趁机煽动复仇情绪,为吞并韩国制造舆论。军政首脑山县有朋、大隈重信、寺内正毅等劝说桂太郎内阁立即吞并韩国,有的公开发表宣告、谈话,敦促政府采取果断措施。御用报刊也推波助澜。「朝鲜问题同志会」、「偕乐园」等组织纷纷出笼,四处演说,鼓吹吞并韩国。隆熙四年初,在日本第26届议会上,在野党议员组织「中央俱乐部」,向首相提出质询,要求追究「推动合并不力」的现任统监曾祢荒助的责任。隆熙四年春,曾祢荒助回东京治病,日本政府遂将其解职。5月30日,任命陆军大将、前陆军大臣寺内正毅出任统监。6月3日,日本内阁通过了《对韩国施政方针》。依照这一方针,吞并韩国后,设立总督府,「总督直接隶属于天皇」,在朝鲜半岛「有统辖一切政务之许可权」,「委总督以大权,有释出有关法律事项、命令之许可权」等。

寺内正毅又据此拟订《日韩合并条约》,方案包括改「韩国」国号为「朝鲜」等22项条款。隆熙四年8月22日,汉城的日本军、宪、警全部出动,警戒全城,城门、要冲、大臣住宅和皇宫更是戒备森严。下午1时,召开了御前会议,总理大臣李完用说明与统监府交涉经过,强调「韩日合邦」不可避免,并宣称全体大臣一致赞成合邦。下午4时,李完用和农商工部大臣赵重应到统监府,提交了纯宗皇帝授予签约的委任状。李完用和寺内正毅在《日韩合并条约》上正式签字。8月29日,《日韩合并条约》生效,韩国灭亡。

《日韩合并条约》共计八条,第一条规定:「韩国皇帝陛下将韩国之一切统治权,完全永久地让与日本皇帝陛下」。第二条规定,「日本皇帝陛下接受前条所举之让与,且允许将韩国全部合并于日本帝国」,等等。同年9月30日,日本公布朝鲜总督府官制,任命寺内正毅为第一任总督,10月1日起成立总督府。总督府在朝鲜半岛推行了以「皇化」为目的的「日韩一体」的同化政策,以毁灭韩民族。在日本军人总督手下,对朝鲜半岛实行军人武断统治,由宪兵司令官担任警务总长,禁止朝鲜半岛结社、集会,取消了言论和新闻自由。此外还颁布《朝鲜教育令》,对朝鲜半岛进行奴化教育,强迫高丽人以日语为「国语」,强制各级学校用日语教学。日本对朝鲜半岛的经济命脉也进行全面的控制。在吞并朝鲜半岛后10年内,日本殖民者从朝鲜半岛农民手中夺取了一半以上的土地,仅东洋拓殖会社就霸占10多万公顷的土地。朝鲜半岛75%的农民由于失去土地而沦为佃农、半佃农。在吞并朝鲜的头4年中,殖民者将租税提高了4~5倍。日本殖民者还不断增加朝鲜半岛粮食和原料的输出。从1910年-1919年,按价值计算,大米输出加重了17倍,大豆加重了3倍多,棉花加重了26倍。为巩固其殖民统治,日本政府还不断向朝鲜半岛移民。从此,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朝鲜半岛,沦为日本直接统治的殖民地。李坧则被降为「昌德宫李王」,太上皇李熙被降为「德寿宫李太王」,软禁在这座五百年历史的悠久宫苑中,成了自个国家土地上的异国囚徒。大韩帝国历时13年,传2帝。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