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63.com永利皇宫

胡梅林为啥对谭伦说是他搅砸了风声【www.463.com】,大明王朝1566中

四月 8th, 2019  |  历史人物

问题:严嵩一派要改稻为桑,严世蕃密令决堤淹田,事后泄露,嘉靖皇帝要胡宗宪进京。胡宗宪进京后上朝前,连夜赶着见严嵩,并言称不见就来不及了。这里是什么意思?

问题:在《大明王朝》中,胡宗宪隐瞒了毁堤淹田的真相,为什么嘉靖帝没有责怪他反而夸奖他呢?

问题:为什么呢?

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事情:皇帝看似不理朝政 但其实事事心中都清楚 劳心者役人啊
要理好这么大一个国家真的不容易 。让我想到我先把自己家给理好了先。

回答:

回答:

回答:

再有就是官途深似海

这件事的经过是这样的:

胡宗宪他也是没有办法,不得不隐瞒真相,而嘉靖帝也没有办法,不得不默许他的隐瞒,具体怎么回事,请听我慢慢道来:

关于这件事情,胡宗宪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里只需要要把胡宗宪的话引用出来就可以了。胡宗宪是这样说的:

第一集 元宵降瑞雪殿前议事 讨论亏空为增进收入 严世蕃等趁机进言
帝命次年改农为桑通海商 裕王得子 裕王妃是闫妮耶
(腊月二十九周云逸被冯大半恶意杖毙 )吕芳安插其义子冯大半在裕王儿子身边
第二集 裕王派怀疑严党欲吞桑田牟利 群议去说动胡宗宪明大局
马宁远强行踏苗改桑抓人(农民阻止 表情触泪点啊 不容易的百姓) 戚继光来阻
江浙百姓造反胡宗宪 杨公公私自应下50万匹丝绸
胡宗宪为本省若改稻换桑恐民不聊生要造反无奈上奏要求调配粮食以稳定民心
严阁老命在皇上去裕王府的时候上呈胡的奏则让裕王等人进言为难 第三集
皇上不看胡的奏则 裕王等无进言后恐难以说
杨公公等人按严世蕃的意思为着50万匹丝绸背着胡宗宪毁堤淹田欲将田地卖与纺织厂沈老板
果然端午汛期大暴雨9个堰口裂 胡宗宪和戚继光驻扎堰口 沙包无用
军人筑起人墙(场面震撼!!!感动泪奔事在人为啊)为减少所淹的县尽人事
最后只淹了1个半县 马宁远请罪 第四集 胡宗宪问罪马宁远 马宁远忠心不二
其他官员想以天灾蒙混 胡宗宪为大局(田已毁 粮食借贷困难 若借贷未来需归还
则改稻换桑必须延缓方可去内忧 避免内忧外患
)以马宁远的供诉让杨公公等人将决堤毁田之事上奏 老阁老方知决堤毁田真相
故而上报皇帝知 皇帝一一召见杨公公 胡宗宪 裕王部下谭伦谨见
当晚胡宗宪先行到严府求见老阁老 小阁老从中阻挠 第五集
胡宗宪誓不推行改农换桑 小阁老严世蕃私为胡宗宪拟辞呈 逼其离职
胡宗宪见皇上揽罪责于一身递辞呈并交马宁远等的关于“护堤失修”全过程的供词
(之前在其他大人面前明明是马宁远写的关于毁堤毁田的供词啊?!估计胡宗宪是为了保护老阁老严嵩)皇帝知其善顾大局和做实事故而留下他命其与内阁尽量既能抗倭通商路又能推行桑国策
难啊
帝私下言浙江不能少了胡宗宪若严党容不下胡则帝也容不下严党了,又命吕芳吕公公和杨金水公公不能再为难胡宗宪,
又让裕王等的若要帮胡宗宪皆批准
裕王、高拱张居正徐xx谭伦等商量要不要拨粮食给胡宗宪
,张等以改农为桑为是严党贪污填补自己亏空的手段为由决定旁观不借粮让浙江彻底乱起来以推到严党
,裕王妃以无论何时皆应得民心护自己的子民进言。新任杭州知府为严党提携的高翰文。
第6集 嘉靖四十年公元1561年海瑞临危授命出任浙江淳安知县;
王用及出任浙江建德知县。 胡宗宪一方面去往苏州借粮 ,又在驿站见高翰文
,高翰文提出以改兼赈,胡宗宪提出10多天后发放的粮用完了
,百姓被迫卖田买粮,大户或许会趁机压低买田的价格,于是胡宗宪建议高翰文重新解释以改兼赈
(让大户以不低于30石粮食的价格买田 ,则浙江的百姓仍有田,
浙江不会乱),高翰文又担心丝绸的数量跟不上,胡宗宪则建议让大户去别的县以不低于50石的粮买田地,将养桑的任务分担到9县
,又告知有海瑞和王用及可协助他为百姓争田地。 若大户不愿则高可明言于帝。
海瑞王用汲高翰文见而论 第7集 严党下令扣粮船阻挠运粮 , 海瑞、王用汲阻止
高翰文与严党据理力争解释以改兼赈保田地 沈老板以风雅和美人诱惑高翰文
第8集 沈老板利用美人诬陷高翰文通奸
严党又想方设法要百姓去跟倭寇买粮再抓他们 这帮人太坏了 第9集
严党部下中丞、何某人、沈大人等以美人计要挟高翰文在议文上签字
海瑞、王用汲据理力争不从
,何大人与倭寇勾结诬陷大柱等淳安百姓通倭。胡宗宪向江苏赵贞吉借粮被拒,恰逢李时珍在为胡宗宪诊脉,赵说一定把药方的药都拿到,李时珍巧开妙方
讨要粮食,赵贞吉无奈将实情(严党和徐阁老等都不准借粮)皇帝命严嵩、徐阶写青词,强调突出“贞”
,严嵩明白皇帝的用意(胡汝贞、赵贞吉),让徐阶写信告诉赵贞吉借粮。 第10集
海瑞赶来淳安审通倭案子
(因为昨天天亮前抓的但是昨天早上就通报到两百多里外的巡抚衙门
而且没有案件的审查等有漏洞)所以他把犯人抓起来阻止砍头
杨公公让高翰文摘掉织造局的灯笼不让郑泌昌何茂才用宫里的名义去买田 第11集
海瑞为保护犯人而亲自坚守牢房 xx官员要放火烧牢房逼出他
高翰文携带谭伦的军队调用文书连夜赶来 阻止了放火 也带来了新机会 (这个事
就是一方要强行要推行国策 一方考虑百姓千方百计地应对阻止) 第12集
皇帝追问严世蕃浙江有人打着织造局名义买田的事
严嵩严世蕃并不知这些(严嵩好像是好人耶!严世蕃应该是笨)
裕王要裕王妃将皇帝赐的丝绸退给皇帝 二人起争执裕王责备裕王妃
;海瑞对沈一石,本以为沈一石是以织造局卖粮买田他却出乎意料地打出“奉旨赈灾”的牌。王妃决定退丝绸了(妈的这个裕王骂人真的太伤人了)
第13集 杨公公知道自己被底下郑必昌何茂才蒙蔽连累 利用锦衣卫抓走郑必昌审问
锦衣卫首领从农民处得证 何茂才赶到淳安跟海瑞要倭寇的人 第14集
海瑞跟何茂才谈 海瑞以史大柱等不知者无罪所以不能杀只能鞭打数十
只要何茂才同意 就可以放了真正的坏人给他带走;
海瑞处理了史大柱等又安抚了百姓 用赈灾的粮借给百姓让百姓改种桑树
…谭伦带着李时珍还接来了海瑞的家人 谭伦还告诉海瑞 现在军情紧张 国库亏空
朝廷要么打百姓的主意要么打商人的主意
(这也是沈一石出粮赈灾的原因以为这样可以保命)而朝廷将以商人乱政罪名抄他
(我这时候才知道这剧情真的是没完没了啊这么深我真的是想不到
一个个人物都在推动着剧情 每一个都那么重要那么吸引人) 何夜(处)无月
何月不照人 只无人如我二人也

严世藩命令郑泌昌、何茂才等人瞒着胡宗宪毁堤淹田之后,胡宗宪利用马宁远,成功的把延缓改稻为桑政策执行的奏疏送到了朝廷,随后便被嘉靖帝召回京城,那么进京当晚他为什么急于求见严嵩呢?

www.463.com 1

“当初你谭纶不来,我还可以想严阁老进言,也可以向皇上奏疏说明事由。我可以慢慢做,比方说把今天一半稻田改为桑田的目标分成三年做。事缓则圆,大势尚有转圜的余地。因为你来了,上上下下都把我胡宗宪看成党争之人了。”

www.463.com 2

www.463.com 3

一、

www.463.com 4

皇帝给严嵩严世蕃吕芳等以裕王退丝绸讲为父为君父之难啊 第15集
沈一石告别杨公公并告知一切(哇沈一石应该很爱芸娘的
而且沈一石瞒着杨公公原来是为了杨公公好 因为怪罪下来 杨公公一直是被瞒着的
如果他们不说 我想我是没有想到的 毕竟我只以为他只顾自己
我倒愿意相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他是真的) 郑何二人让高翰文去抄家
结果抄不到东西!!沈一石自焚 第16集
郑何二人为了掩盖贪污罪行焚烧自以为是沈一石账册的本本并安给高翰文办事不力的罪名
胡宗宪告诉高翰文找锦衣卫去领罪 趁现在还没有掀起整顿赶紧离开浙江
史大柱等抗倭有功 第17集 (严嵩严嵩真的没有贪污!真的一心为国家选贤举能)
杨公公联通锦衣卫 将真正的贪污账本交给皇帝 皇帝怒 胡宗宪前来报告军情
同时皇帝让他带着这些有严党贪污的账本去找严嵩对证
啊啊啊严嵩以为胡宗宪还没见到皇帝前就来见他了 一心担心胡宗宪 (这对师徒啊
胡宗宪跪着的时候严嵩一个摸头杀真的让我泪目啊 )

一、

大明王朝这部剧,虽然处处暗藏杀机,但是各方势力第一次微妙的发生变化,还是在胡宗宪第一次进京的这次。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要说一下谭纶这个人的特殊身份。众所周知,谭纶是裕王的人,跟随裕王十几年,可谓是深得裕王信任。对于这一点,朝野中的大臣都是知道的。以裕王为首的清流和严嵩为首的严党在朝中争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改稻为桑这个节骨眼上,裕王的心腹突然跑到浙江去,难道真的是为了做参军来浙江历练历练?

www.463.com 5

胡宗宪选择了分洪之后,一举抓获了淳安、建德的知县,还有河道监管太监李玄。同时他也召集郑泌昌、何茂才还有杨金水前来商谈上奏疏的事。

这次进京也使得后面的形势变得不明朗起来,并且终于引出了剧中第一男主角——海瑞!

www.463.com 6

皇帝颁旨 内阁大动 将严世蕃、张居正高拱调出内阁
,并要求派一人任新浙江巡抚抓拿贪污官员 第18集
内阁派赵贞吉担任浙江巡抚抓拿郑何二人
李时珍为海瑞家诊脉(让他夫妻二人对视)(海南俗语 :下不下雨看老天爷
生没生病听郎中 )
郑何二人还在催生丝准备卖掉织造机给其他商人以完成军粮的筹备和50万匹丝绸
第19集 赵贞吉抓郑何
郑何已和那些胡宗宪家乡亲戚的商人签订接收沈一石织造局的合约

胡宗宪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次发大水就是有人刻意毁堤,杨金水还想置身度外,并提出百姓造不造反是你们的事,不是我们宫里人的事,并且提出了两件事来压胡宗宪:

说来有点惭愧,杨角风谈大明王朝都讲到第18讲了,主角海瑞还没有出来呢,惭愧,惭愧!

另外,还有一点,谭纶和胡宗宪两个人私交又好。胡宗宪又当着浙直总督,在改稻为桑中作用极为重要。虽然胡宗宪对严嵩那是忠心耿耿,非常顾及师生之情。但是中国有两句话,一句叫做瓜田李下,另一句话叫做人言可畏。在旁人来看,裕王肯定是想利用谭纶来拉拢胡宗宪,进而在改稻为桑上从中作梗,以便搬到严嵩。

第20集海瑞、王用及审郑必昌何茂才关于沈一石家产的案子
海瑞执意查毁堤淹田和通倭真相 杨公公担
心害怕事情败露而疯了第21集赵中丞等知道杨公公疯了的事情。海瑞与王用汲道真心,并托孤。海瑞说:“官做大了便没有书
生这件事我要彻查到底,最后致我于死地的不是织造局,
而是赵贞吉”海瑞知赵中丞心机重(他让海瑞 去提审郑何
目的就是揣摩圣意,逢迎皇上,皇上护短织造局,罪责则是海瑞的恶名是皇上
皇上追查制 造局 他既可以不得罪宫里
又可以邀得功名。在大厅穿便服等四大锦衣卫让锦衣卫的人认准是海瑞在追
查而他赵中丞并不认同海瑞的做法可见其心机)

一件是说胡宗宪你可以一山望着一山高,意思是说他两头押宝,另一件则是拿吕公公能跟皇上直接对话来压他。

这次嘉靖帝急招胡宗宪、杨金水、谭纶进京,无外乎要了解两件事:

www.463.com 7

第22集 齐大柱大喜
赵中丞吧海瑞审出来的查到宫里和织造局的供词奏疏到宫里了,吕公公找高翰文询
问沈一石抄家的案子的情况

最后逼得胡宗宪拿出了杀手锏,马宁远本人以及马宁远的供状!

一件是“河堤失修”的事,胡宗宪必须当面向他汇报,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隐情?

特别还是胡宗宪上奏疏要求延缓改稻为桑,这就更让世人加深了这种看法——那就是严阁老的徒弟胡宗宪倒戈了,投靠到裕王这边了。这个时候不要说严世蕃了,哪怕是一直对他重用有加的严嵩也是不能够容忍他这样干的。

第23集 杨金水押送京师 郑何因沈一石的案子而起 沈一石因织造局而起
赵大人、海瑞王用及、锦衣卫 等审问郑何
海瑞一审就追问毁堤淹田、井上十四郎被放出狱一案要求无论牵涉谁都要说。赵中丞以胡
宗宪原已结案不愿扰乱朝政为由判定不许再提毁堤淹田的事情并让谭纶去劝说海瑞重申不提这些。赵中
丞等因为担心会有辱圣明而不愿呈递供词。海瑞重申何茂才
何茂才是奉杨金水命令毁堤淹田而杨金水是
封了上面的意思海瑞猜测出是司礼监是皇上、(所以现在是海瑞一直要查到皇帝身上。)何茂才最后承
认是小阁老的命令。第24集
皇帝把吕公公派去吉壤,内阁大换班(严阁老出内阁回家 徐阁老入内阁)

其实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让三个人签字,以达到延缓执行改稻为桑政策的执行,从这一点上看,胡宗宪跟后来的淳安知县海瑞有明显的区别:

第二件事则是“改稻为桑”的国策,到底还能不能执行?

这个时候的胡宗宪处境是非常尴尬的,因为他已经被当做了党争之人。说得难听点,他投靠裕王完全就是“卖主求荣”。这种情况下他是没有办法控制严党下面的人,更没有办法控制织造局的人。

第25集 原本是严阁老拟票 司礼监的公公一同审核
经过调整后内阁和司礼监陈公公私自批红 徐阁老不 满。

胡宗宪更像是一个裱糊匠,对严党控制的内阁和执行的政策进行修修补补,尽量维持。而海瑞则更像是一个战士,面向所有的不平开战,甚至于嘉靖帝!

在展开这个剧情之前,我们先总结一下目前各方势力掌握的情报情况:

www.463.com 8

第26集 齐大柱杀死了倭寇头头 立大功
赵中丞当着郑何面当面宣读朝廷的急递,让郑何翻供,赵命海瑞
王用及再次审郑何 海瑞利用毁堤淹田的士兵的证言证。

最终按照胡宗宪的主意,闹灾的原因也变成了贪墨修河公款,并且相关人员已经伏法,最后请求朝廷延缓改稻为桑国策的执行。

www.463.com 9

因为谭纶没有来之前,胡宗宪是严嵩的得意门生,满朝皆知。像郑必昌、何茂才这样的人肯定会惧怕胡宗宪,因为他背后有老严嵩。杨金山虽然不归胡宗宪管,但是毕竟胡宗宪是浙直总督,人望很大,吕芳和严嵩又合作密切,因而杨金水为首的织造局也得顾及胡宗宪几分。

第27集 杨公公入京医治并审讯 皇帝审问时沈一石上身??

奏疏到了朝廷,到了严世藩手里,严世藩简直要跳起来了,并且要发动人员弹劾胡宗宪。其实他也不好好想想,改稻为桑政策落地的时候,嘉靖帝就说了:

嘉靖帝:

但是胡宗宪成了党争之人就又不一样了,严世蕃对他不满,使得郑必昌何茂才等人有了靠山,可以不必管胡宗宪,从而导致了毁堤淹田。吕芳自然会给杨金水当招呼,让他帮着郑必昌何茂才改稻为桑。胡宗宪这个浙直总督实际上已经管不住当时的局面。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毁堤淹田。这便是为什么胡宗宪会说谭纶搅乱了局势。

第28集 皇帝烧了海瑞记录的供词 第29集

“事情还得靠胡宗宪去办!”

嘉靖帝的消息来源是吕芳,吕芳的消息来源是杨金水,看这部剧比较纠结的就是杨金水的人设。说他是坏人吧,剧中几次关键的转折点都是他在推动,包括后来沈一石的账册,也是他秘密交到嘉靖帝手里的。说他是好人吧,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毁堤淹田的执行者中就有他。

回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温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严世藩要是真敢弹劾胡宗宪,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结果这一句话彻底惹恼了严嵩,他眼睛一瞪:

倒是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杨金水做事的原则就是不能欺瞒吕芳,不能欺瞒皇上,即使死点老百姓,也是无妨的。

胡梅林为啥对谭伦说是他搅砸了风声【www.463.com】,大明王朝1566中。多谢邀请

“毁堤淹田是怎么回事?”

果然,嘉靖帝对毁堤淹田的事并不怎么在意,毕竟他管的是九州万方,一两个县被淹是小事。而面对杨金水的忠诚,面对他的如实汇报,嘉靖帝很高兴,让吕芳暗地里赏点他什么。

胡宗宪在面对“改稻为桑”国策的推行,上疏了朝廷,请求给浙江调粮并延缓国策的推行。

www.463.com 10

通过杨金水的汇报,嘉靖帝知道了毁堤淹田的事,知道浙江的水灾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其次,嘉靖帝还知道胡宗宪手中有一份杭州知府马宁远的供状,至于这份供状到底写的什么,并不知道,大概率是跟毁堤淹田有关;第三,嘉靖帝还知道胡宗宪一方面不违背严嵩,另一方面还受到谭纶影响,但是有投靠裕王的嫌疑。

 
可惜被严嵩等人巧妙地通过吕芳利用嘉靖帝的性格,给退了回来,至此,胡宗宪为浙江百姓的努力化作泡影,也把自己推到了严世藩的打击对立面,面对这个情况,他为什么说是谭伦搞砸了大局呢?

二、

www.463.com 11

嘉靖帝忙着修仙连看都没看胡宗宪的奏疏,就退回到了内阁,也就回到了严世藩手中,严世藩回复的总体思想就一句话:“得让他明白,他的天上只有一片云,那片云就是我们严家!”

由此可见,严嵩的实权其实已经落到了严世藩手里,毁堤淹田这么大的事,竟然是瞒着严嵩严阁老的,而真正了解严嵩的恰恰又是胡宗宪,还记得他之前说过的严嵩也会毁到他们手里吗?这里严嵩自己也说了:

二、

  那么胡宗宪明白了吗?当然明白了啊,只可惜他没有办法给严世藩解释,就像他后来跟谭伦说的那样,不管你谭伦在不在,我都要这样做。正因为你在这里了,所以我这样做,就导致了严世藩等人错误地判断了我的立场!

“这条命也该送到你们手里了……”

严嵩和严世藩:

如果谭纶没来,胡可以向严格老进言,也可以向皇上上奏疏说明事由,可以慢慢做,比方可以把今年就要将一半稻田改种桑苗的方案分成三年做完,事缓则圆,大势尚有转圜的余地。因为谭纶来了,如果胡宗宪再要把改稻为桑分为三年来做就是倒向裕王,严党不会同意,肯定会处处设置障碍,从上到下都把胡宗宪看做党争之人,皇上更不会同意。

随后吕芳跟严嵩面见嘉靖帝,嘉靖帝的出场又是那样神经兮兮,说了一段道德经,原文不上了,大意是百姓管的严了也不行,管的松了也不行,连朕自己也迷糊了……

对于严嵩来说,他就是典型的坑爹代表中的那个被坑的爹,如果不是后来胡宗宪足够聪明,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能从容应对,那么这次严党很危险,很危险!

如果裕王派系真想阻拦国策实施,就不该让这个国策落到浙江,现在落到浙江,已经变成党争。胡宗宪说话上边不会听了,想在浙江做的事也不会让做了。

显然嘉靖帝知道受灾的事了,但是知道不知道是人为的呢?其实是知道的,因为后来他跟吕芳对话时,已经知道是严世藩下达的毁堤淹田的命令。

此时的严嵩知道如下几条信息:

回答:

嘉靖帝下达了让胡宗宪、杨金水、谭纶一起进京面圣的命令,本来严嵩是建议只让胡宗宪进京的,但是从嘉靖帝的话中,严嵩也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嘉靖帝已经不完全信任自己了,最起码也开始考虑宫里的人和裕王的人一起来,以便更加贴近事实真相。

严世藩竟然瞒着自己搞了一出“毁堤淹田”的“好事”,再加上嘉靖帝跟自己说的那一段话,他现在怀疑嘉靖帝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不确定;不信严世藩分析的胡宗宪跟谭纶两个人都知道马宁远的供状,并且由谭纶汇报嘉靖帝的事;严嵩还知道胡宗宪手中握着马宁远的供状,但是头一晚他竟然没有来求见。

因为谭伦举荐了海瑞,从而使朝廷的局势发生改变。

随后杨金水先去见了吕芳,吕芳又带他见了嘉靖帝,由于杨金水一五一十汇报了浙江毁堤淹田的情况,结果嘉靖帝竟然不怪罪的,用吕芳自己的话讲:

www.463.com 12

“你可是为了宫里好,难得是你不隐瞒,这便是最大的忠,一两个县嘛,皇上心里装的是九州万方。”

严世藩知道的事情略多一些:

由此也可看出嘉靖帝的私欲,他哪里装的是九州万方啊,他在意的是下人忠诚不忠诚,咳,不说也罢……

毁堤淹田这件事是他策划并推动的;他坚信胡宗宪已经投靠了裕王,并且把马宁远的供状由谭纶报告了嘉靖帝;瞒着严嵩,不让胡宗宪见;跑到贤良祠找到胡宗宪,向他要马宁远的供状,但是胡宗宪没有给;跟胡宗宪的对话充满火药味,最后深信胡宗宪不会再推行改稻为桑国策,并且一心投靠裕王;激怒胡宗宪,并拿出替胡宗宪写好的辞职报告,让他明天在嘉靖帝面前辞职。

从后面他们见面穿便装也可看出,这就是主子跟奴才的对话,而且不是外人,是对家奴的私人对话,自己人!

这里再单独说一下:

www.463.com 13

其实这次事件对严嵩和严世藩父子来说是一场艰巨的考验,严嵩和严世藩以对嘉靖帝的了解,知道即使胡宗宪把毁堤淹田的事告知嘉靖帝,最多也不过是把他们免职,其实并没有性命之忧。

三、

关键的问题不在这里,而在于“改稻为桑”政策还能不能继续执行,只要还能继续执行,那么他们的位置就不会变。所以严世藩才会在确信胡宗宪已经投靠了裕王之后,一再问他还会不会执行改稻为桑政策,确信他不会再执行后,打算把他换掉,换一个能继续执行的人来干。

嘉靖帝跟杨金水的对话主要是确认三件事:

事实证明,严世藩的预测没有错,嘉靖帝在明知毁堤淹田真相后,并没有追究他俩责任,目的也是为了继续依赖他们改稻为桑。

第一件事就是严世藩到底有没有写那封“毁堤淹田”的信?

www.463.com 14

第二件事就是马宁远手中的那份供状到底是不是真的?

三、

第三件事则是胡宗宪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裕王:

第一件事是确定了,第二件事打个疑问,第三件事杨金水的解释是这样的:

裕王这边的人已经相当忐忑了,一方面嘉靖帝让谭纶也进京,让他们推断嘉靖帝可能怀疑他们在阻拦改稻为桑。甚至高拱提出不能见谭纶,一旦见了谭纶,担心引起嘉靖帝的怀疑。

胡宗宪怕的是百姓丢了土地,赶上倭寇一闹,到时候他担不起罪;其次胡宗宪多少是受到了一些谭纶的影响,意思就是有点往裕王那里靠拢;第三则是确认他对严嵩是忠诚的,但是对严世藩的做法有些看法。

而张居正认为应该见,谭纶是裕王府的詹士,岂有进京不见之理。其次,裕王乃皇储,理应关心国家大事,哪能不闻不问?

www.463.com,杨金水的说法还算是中肯的,因为实话实说,嘉靖帝竟然很满意,还要赏他!

李妃这时候又过来参与政事了,提出让冯保明着去叫谭纶过来,并由冯保汇报吕芳,这样就正大光明了。

我的天,这是深通帝王之术的嘉靖帝做的事吗?毁堤淹田,死了那么多老百姓,作为罪魁祸首之一的杨金水,竟然还要赏他?

这部剧刻画的李妃还是相当饱满的,也为正史中后来李妃跟冯保控制万历皇帝做好了铺垫。

真不知道嘉靖帝修道都修到哪里去了……

裕王这边知道这么几条信息:

嘉靖帝这边已经确认事实了,可是严嵩跟胡宗宪还没有对口供啊,等明天到了大殿上,他俩该怎么说?

浙江的大水是人灾,且胡宗宪手中有一份马宁远的供状;嘉靖帝应该不知道这件事,不确定胡宗宪明天会不会如实汇报;胡宗宪现在没有明显迹象投靠裕王,他还是严嵩的人。

所以,一方面胡宗宪深夜急于见严嵩,另一方面严嵩也早早地守在家里等着胡宗宪前来拜访。

www.463.com 15

只是严嵩根本不知道,胡宗宪早就来了,而严世藩竟然不让他进,作为一个封疆大吏,态度低微到如此地步,也是没谁了……

再说胡宗宪:

这倒让杨角风想起《雍正王朝》里面的一个情节,那是年羹尧跪拜老四胤禛,也是不肯离去,但是结局不同的是,最终年羹尧进去了,也跟老四胤禛达成了一致,而胡宗宪,最终也没有进去……

胡宗宪这次进京面圣的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牺牲掉马宁远等人,换来浙江改稻为桑的延缓推行;隐瞒这次毁堤淹田的事,不想把严嵩牵扯进来;不相信毁堤淹田的事是严嵩指使的,但是当晚严嵩并没有见到。

www.463.com 16

另外还有几件事一方面既有点突然,也不出他的意料,那就是严世藩的态度:

四、

严世藩不让他见严嵩,并说明是严嵩的意思;严世藩一心认为我投靠了裕王,我没有过多解释;严世藩认为我不会推行改稻为桑政策,打算把我换掉,并让我交辞呈。

胡宗宪去拜访严嵩之前,其实内心也七上八下的,但是以他跟严嵩的交情,他这是要推心置腹的说些实话,说些良言,最起码要把自己对改稻为桑政策的看法跟严嵩进行深入的交流。

其实从胡宗宪不愿多说一句话就能看出,他根本不想鸟严世藩,是从骨子里瞧不上他,认为他水平太低,不值得一驳!

胡宗宪能够两次要求门童汇报,并说出于公于私都得拜见严阁老,基本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可惜那个严世藩在干嘛?

同时,还有几条信息不确定,一方面是嘉靖帝应该不知道毁堤淹田的事,我没有说,杨金水是执行人,他应该不会自己供出自己的罪。另一方面则是谭纶,更是裕王那边的人,希望我把这件事捅大了,让严党下台。

在让一个衙内替胡宗宪写辞职信,一个两省总督,封疆大吏,竟然让一个衙内写辞职信,还让门童回报:

正是在四方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这次御前会议在四方势力同时参与的情况下召开了!

“要是私事,我严家和他胡宗宪无私可言!”

www.463.com 17

由此可见严世藩的愚蠢,如果真的没有私,这次胡宗宪就真的向嘉靖帝摊牌了,到时候谁寒碜?

四、

门童还算良心,说出了这样说会伤到胡宗宪,结果严世藩直接爆粗口了:

御前会议一开始,嘉靖帝就要试探胡宗宪是否已经投奔了裕王,他必须解开这个疑问:

“伤你M的头!”

“你是个谨慎的人啊,可这一次不但先斩后奏,而且杀的人,既有小阁老的人,也有吕公公的人,你就不怕他们给你小鞋穿?”

胡宗宪为什么要深夜拜访严嵩?

这句话是一箭三雕,一方面提醒小阁老和吕公公,你们的人被杀了,是被胡宗宪杀的,你们会不会给他穿小鞋;另一方面也点名吕公公和小阁老,毁堤淹田的事,是你们的人干的,小心你们的头;最后一句是敲打胡宗宪,你这么谨慎,为什么要杀他们的人,是不是投靠了裕王?

一方面他们有十年的师徒之情,进京拜访是人之常情。

严嵩聪明,马上回“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嘉靖帝当然也懂,政治觉悟嘛。

其次,胡宗宪想从严嵩的口中得知嘉靖帝的想法,也就是宫里的情况如何,他们该怎么向嘉靖帝汇报浙江的事。

随后嘉靖帝把矛头对准了裕王,问了几句谭纶的事,说了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话:

最后,胡宗宪仍然想维护严嵩,怕明天的大殿对话被嘉靖帝掌握了主动,到时候事态往哪发展就不可控了。

“吾有三德,曰慈,曰俭,曰不敢为天下先。”

www.463.com 18

www.463.com 19

而情况确实如此,因为严嵩在府内也在思考嘉靖帝说的话,并怀疑嘉靖帝是否已经知道浙江的事了:

意思仍然明确,仍然认为是谭纶说服了胡宗宪投靠了裕王,并且对他的行为提出批评,最后提出警告,朕都不敢为天下先,你裕王的人就敢为天下先?如果浙江改稻为桑政策不能继续执行,你们几个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皇上说这段话,是不是从哪听到了毁堤淹田的风声?……那皇上为什么要说这番话呢?”

吓得裕王赶紧跪下请罪……

假如严世藩让胡宗宪面见严嵩,他们自然就能通话,也就明白胡宗宪其实并没有马宁远的供状,也并没有把这里面的事情告诉谭纶,这样的话,他们明天也就不至于被嘉靖帝牵着走了,也就不会有胡宗宪辞职的报告了……

这时候胡宗宪出来发话了,他也听出了嘉靖帝话中话,先是讲自己没有投靠任何人,所有的行为都是自己的意思。其次揽下所有的罪状,并没有把矛头对准任何一个人,并提出了引咎辞职。

这也是胡宗宪后来跟严世藩见面时,感慨:

随后嘉靖帝一针见血地指出新安江刚花了二百多万两银子修,为什么会决堤?

“你可以不念及天下苍生,但不应该不念自己的白发老父!”

胡宗宪怎么回答,将会牵动在场的每一个人,如果实话实说,嘉靖帝也下不了台,处罚不处罚吕公公的人?尤其是自己前面还让吕芳奖了杨金水呢;严嵩和严世藩也不希望胡宗宪说出真相,不然俩人职务,甚至性命难保;裕王这里此刻也不希望胡宗宪说出真相,不然胡宗宪投靠裕王的猜忌就成了现实,嘉靖帝自然不容。

www.463.com 20

结果马宁远的供状交到嘉靖帝手中,嘉靖帝先愣住了,让拿给严嵩看,严嵩也愣住了,在场的大家都愣住了……

由此可见,胡宗宪深夜拜访严嵩,就是为了保严嵩,没有别的意思,但是遭拒后,不得不发出为时已晚的感慨!

最后这件事以胡宗宪浙江巡抚的职务被撤销为结局,改稻为桑继续执行,毁堤淹田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

我叫杨角风,换种视角看大明王朝,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乐趣,原创文章,喜欢就关注吧!

会议结束,嘉靖帝确认胡宗宪并没有投向裕王,对此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对吕芳说了句:

回答:

“真是苦了他了!”

《大明王朝1566》和《雍正王朝》是同一个编剧,都是刘和平先生。在《雍正王朝》中有相似情节。

www.463.com 21

年羹尧是四阿哥的门人,按照电视剧里的规矩,外放的家奴,进京述职首先要去主家请安。年羹尧因为马上要升任陕甘总督,而在朝堂上举荐他的是十四阿哥,于是偷偷进京,先去了十四阿哥那里。然而年羹尧升官是四阿哥和十四阿哥私下达成的不成文协议:四阿哥推荐十四阿哥出任大将军王,十四阿哥再举荐年羹尧做为西北大军转运粮草的陕甘总督,以投桃报李。www.463.com 22

随后以不想让他累死,不想让他愁死为由,叫杨金水不要再为难胡宗宪,还让裕王派几个清流过去,由此,我们的男一号海瑞终于要出场了……

但是年羹尧求官心切,为了往上爬,多少有点想背叛四阿哥,投靠十四阿哥和八爷党的意思,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次升职只是交换条件,因此他此次偷偷进了京,不先去主家请安,却先去了十四阿哥那里,而后又跟着去了八阿哥那里。

我叫杨角风,换种视角看大明王朝,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乐趣,原创文章,喜欢就关注吧!

四阿哥听说之后,就跑到刑部,把年羹尧升任陕甘总督的公文给压下来了。这下年羹尧急了,马上跑到四阿哥那里,又是当众下跪谢罪,又是亲自给主子端洗脚水,虽然他已经是四川巡抚,一方封疆大吏了。www.463.com 23

回答:

胡宗宪本是严嵩的门生,又是公认的严党的人,这次进京,他不连夜先去严嵩那里透个口风,刺探一下严嵩的态度,那才叫不正常呢。

这个问题我来答,我是瓦窑堡的碳,如有疏漏,烦请斧正。

这次进京,胡宗宪心情很复杂,因为他也两难,在浙江,严党那些当地官员受严世蕃的遥控指挥,处处跟他对着干,甚至背着他干,这让他很难理解严嵩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这些人做的有些事,严嵩是否知道,比如毁堤淹田这件事,严嵩到底有没有默许。只有知道了严嵩的真实态度,当他进宫向嘉靖帝奏对的时候,才能判断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明白嘉靖帝是知道小阁老严世蕃授意郑泌昌和何茂才毁堤淹田的。

www.463.com 24

那么如果他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会有什么结局呢?

另外就是向严嵩表明心迹。他不认同浙江当地官员的做法,并不是他想自外于严党,而是想告诉严嵩,郑必昌何茂才那种搞法,肯定搞不下去,对严党是不利的,因为浙江不但有裕王的人谭纶,还有嘉靖的人杨金水,而如果出了什么乱子,不是他这个严嵩门生胡宗宪顶缸,就是严世蕃的人郑必昌何茂才顶缸。事实证明,最后顶缸的就是郑必昌何茂才。却不想,他被严世蕃挡在了大门外,没有见到严嵩。

必然是严党全面倒台,严世藩、郑泌昌和何茂才必死无疑。

www.463.com 25

那么剩一个严嵩,一个80岁的老头还能做什么呢?

本来这个改稻为桑没搞成,首先顶缸的就是胡宗宪,可是严嵩在庙堂上把他保了下来,只撤了他的浙江巡抚的职位,浙直总督却保留了,目的是让他从这个注定是死局的漩涡里抽身出来。

还怎么满足他的需求,他要修个宫殿什么的,必将处处受到清流一党的掣肘。

他没见到严嵩,严嵩本来以为他没去严家,心里是气的不行,当时严嵩并不知道严世蕃挡了驾,但是胡宗宪朝堂上一番奏对,既向嘉靖表明了心迹,又向严嵩表明了心迹,所以严嵩才保了他。

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中杭州知府马宁远临死前写下了他和淳安、建德知县的供词交给了胡宗宪。

如果严嵩不保他,可能胡宗宪这次进京下场不会太好,就算能耐再大,抗倭再需要,嘉靖也不好用他了。

但是当嘉靖帝下旨召见吕芳、严嵩、裕王三方的人员杨金水、胡宗宪、谭纶暗问详情时,他却选择了把供词换掉,换成了是雨大,堤坝决口的供词。

www.463.com 26

那么胡宗宪为什么这么做呢?

严世蕃这个人,电视剧里有点弱化他的心智了,其实历史上严世蕃是个头脑极为聪明的人。嘉靖皇帝这个人喜欢搞玄玄乎乎的东西,比如有什么旨意给内阁,就写个哑谜让内阁的辅臣们去猜,作为首辅的严嵩和其他辅臣有时候就猜不透什么意思,严嵩就会立马派人把字条送给严世蕃,严世蕃往往就能揣摩到嘉靖的意思。

因为他看明白了一切,他是除严嵩之外把所有的事情看的最清楚的一个。

电视剧里,严世蕃总是觉得胡宗宪跟他对着干,还自以为老谋深算,结果反而事情都是他搞砸的。严世蕃就像个刚出阁的大姑娘,总觉得婆家会算计她刁难她,处处装作强势,结果到底也只是外强中干而已。www.463.com 27

他知道嘉靖帝目前还不想让严党倒台。

回答:

其实嘉靖帝是知道一切事实真相的,正是因为胡宗宪的这一举动,他才觉得胡宗宪是一个识大体、顾大局、肯实心用事的人。


www.463.com 28

所以嘉靖帝才没有责怪他反而夸奖他。

胡宗宪当年为了能够在朝廷中站稳脚跟,就拜倒在严嵩门下。也正是在严嵩的推荐下,胡宗宪才步步高升,做到浙直总督位置上。

另外嘉靖帝免去胡宗宪浙江巡抚的官位,其实正是对胡宗宪的一种保护,他想让胡宗宪专心去对付倭寇。

这次嘉靖皇帝找胡宗宪进京,就是为了向他了解对改稻为桑的看法,以及对浙江出现问题的对策和思路。

但是国库空虚,嘉靖帝又不得不依靠严党一派去敛财。

严嵩是内阁首辅,也是胡宗宪的座师。胡宗宪迫切需要了解严嵩的看法,以方便在第二天面见嘉靖皇帝的时候,能够提出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所以任命了严党一派的郑泌昌接任浙江巡抚一职,其实嘉靖帝内心是想让改农为桑实施的,因为这样才能增加财政收入。


www.463.com 29

而且嘉靖帝是知道严党一派为什么这么积极推行改农为桑的,从他和吕芳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出:赚的银子六两归他们十两归国库朝廷也认了。

从另一方面来看,胡宗宪来拜访严嵩也是一个态度问题,就是要向严嵩证明自己是忠诚于他的。

但是嘉靖帝需要严嵩,因为严嵩虽然贪,但是还有识人之明为朝廷办事,严嵩入住内阁这么多年是称职的。

更重要的一点,胡宗宪在浙江的抗倭大业离不开严嵩的支持。而严世蕃等人的行为,已经对胡宗宪在浙江的执政造成了很大困扰。胡宗宪是想借这个机会向严嵩讲清楚这个事实,让严嵩出面制止严世蕃等人的行为。

嘉靖帝也需要严世藩,因为没有严世藩,就没有那么多银子供他挥霍。

然而严世蕃却阻止了胡宗宪的来访,但事后严嵩还是知道了这一切,他安慰了胡宗宪,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同时,他也需要清流党压制严党,不至于让他们做出太过分的事。


www.463.com 30

另外,他更需要司礼监,因为这是他的眼睛、耳朵。

胡宗宪是一个做实事的人,他和戚继光一样,都明白官场的规则。

所以,胡宗宪没有拿出真实的供词,其实是为嘉靖解了围。

只有背靠一棵大树,才能在官场中生存下去,才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所以没有责怪他反而夸奖他。

胡宗宪背靠严嵩,戚继光背靠胡宗宪,后来有依靠张居正,才成就了自己的事业。

历史是一面镜子,它照亮现实,也照亮未来。

然而这是一把双刃剑,当严嵩倒台后,胡宗宪被关进了大狱。当张居正倒台后,戚继光被罢官回家。

这就是帝国时代官场的悲哀和无奈,身处其中的人谁也躲不开。无论你是忠臣还是奸臣,都是如此,就连海瑞也是如此,只是他自己感觉不到而已。

回答:

由于大明朝国库空虚,严嵩弄出改稻为桑这个国策。不过,胡宗宪觉得严世蕃这种做法过于急了,容易出事情,所以不愿意去改。加上裕王和徐高张等人希望借着这件事情,在浙江烧起一把火,扳倒严嵩。所以他们派了谭纶过去,希望能够争取胡宗宪的支持。

www.463.com 31

此时的胡宗宪左右为难,但是为了大局着想,只能勉强应付。严世蕃等不了,于是指示郑何二人毁堤淹田来尽快完成国策。后来,胡宗宪还是知道,于是他杀了马宁远和河道衙门的人,并且逼迫郑何二人和杨金水上了那道要求朝廷延迟改稻为桑的国策奏疏上签字。不过事态过于严重,嘉靖调严胡宗宪、谭纶、杨金水等人入京,询问此事。

www.463.com 32

毁堤淹田这件事情,嘉靖自然肯定知道了,裕王和严嵩也知道了。胡宗宪本想着借着杭州知府马宁远等人的人头,由自己扛下这件事情,保全严嵩。因此,他进京之前需要和严嵩好好沟通一下。如果面圣的时候,两个人口径不一致,严嵩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另外,严嵩本是他的老师,对自己有再造之恩,加上严嵩本是阁老,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去拜见严嵩。

www.463.com 33

严嵩也知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胡宗宪肯定要跟他谈一谈。不过,胡宗宪这种做法已经把严世蕃给惹毛了。胡宗宪最后最终也没见到严嵩。

www.463.com 34

回答:

胡宗宪半夜见严嵩,原因从几个方面看:

首先,裕王派了谭纶在浙江插手诸多事谊。当时胡宗宪就说了,谭纶你不来,这改稻为桑的政策还有回旋的余地。再加上胡宗宪虽然算得上是有大是大非的人,但他毕竟是严嵩一手提拔起来的封疆大吏,严嵩又是胡宗宪的老师。胡宗宪于情于理都要见严嵩一面。(这是摆在台面上的)。
www.463.com 35

从下面一层说,胡宗宪不敢确定严嵩对他还相任不?胡宗宪晚上去见严嵩,还是向着维护严家的。胡宗宪想用马宁远的河堤失修来掩盖毁堤淹田,同时给改稻为桑有一个缓冲余地,再给严家一个机会。
www.463.com 36

其实,不管是马宁远的河堤失修还是毁堤淹田,嘉靖一清二楚,说了句话“曰慈,曰俭,曰不敢为天下先”。这三句话代表了他的愤怒,当也代表当时动不了严嵩党派的情形。

总结:胡宗宪这样做是想为老百姓争一争,拖延改稻为桑的时间,但他又是为严嵩一手提拔出来。都是和严嵩党派分不开的。他很为难!
www.463.com 37

欢迎点赞,评论,转发谢谢大家!

回答:

1566没有拍出严世蕃的狡黠,把小阁老拍成了一个二世祖,倒是处处衬托出严嵩的高明。据史书的描述,严嵩能屹立朝堂二十年不倒,其最大的功臣就是严世蕃。回到问题的本身,胡宗宪回京是6月,而当时浙江改稻为桑的国策推行相当困难,而50万匹丝绸的生意和需要进宫的丝绸已经无法完成,以电视剧情节来言,如果政府逼民逼的太紧,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如果反民和倭寇勾结,沿海大部分地区将失陷,也就是朝廷将失去东南赋税重地,那么改稻为桑一样不可能完成。如果不执行,50万匹的生意和进贡也不能完成,所以,这是个死结,如何解这个结?摸一条线,沈一石是丝绸大贾,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富可敌国,所以抄了他家,抄出不如一个中产家庭,最后一博的机会就是转嫁,浙江的两个官员就找来了远在福建的胡宗宪的乡谊,因为浙江本地的都知道了沈一石的家产就是个空壳!是谁拖垮了沈一石?或者说是谁拖垮了整个大明财政?是太监或者严世蕃吗?是浙江的督府衙门吗?抄了一巡抚一道台也没抄出想象的财产出来。都不是,是嘉靖自己,沈一石给高瀚文读的那几笔账,处处都是送进皇宫了,沈一石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填光了整个身家,而那个叫金水的太监在沈一石死后不得不装疯来保命,严嵩父子倒台后整个系统没有得到清算,为啥,严世蕃弄10两银子,有8两是嘉靖的。所以,能解这个死结的是严嵩父子和胡宗宪。缺一不可,如果按照胡宗宪的方式,严嵩父子就是啪啪打自己脸,那就是直接告诉嘉靖,这活动搞不下去了,老板,你得为这次活动还要拿点出来!嘉靖会干嘛?不会,严嵩父子明白,而胡宗宪不明白

回答:

为什么我总说大明1566被高估,因为里面有无法说通的bug,为追求效果而不顾常识。50万匹丝绸,你一毛钱订金不收?那生产出来了洋人不要咋整,有这么做生意的吗?

回答:

胡宗宪以为皇帝马上就要砍了他,所以说不见就来不及了。因为嘉靖皇帝掌握了所有罪证。但是胡宗宪在皇帝面前,又胡说八道,目的不过是拼尽力量为其一争,延缓期限,以达到其目的。他并没有要背叛严嵩的心思,毕竟严嵩还是自己的恩师。严嵩是只老狐狸,他对发生的事情不会先表态。但是嘉靖皇帝对他们所做的事都心知肚明,因为严嵩一党对其还有作用。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